第311章 此招無解

第311章 此招無解

「你……什麼意思?」陸媛清盯著他的眼睛說。

他看著她,一字一句說道:「四姑娘你一向聰明,又怎麼會猜不出我那樣說的原因?」

「我很笨,聽不出來你在說什麼。」陸媛清道。她覺得自己彷彿有點兒明白了,但是,她要他親口說出來。

「你聽著,我們之間不能發生事情。這就是那天我那樣說的原因。」他低下頭看著她。

「所以你其實是愛我的,是么?」她抬起頭看他。

她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這反轉未免太快了,當真不是他在故意安慰自己?

「嗯……」

「你怎麼證明你不是在安慰我?」她目光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剛才切菜時不爭氣流下的眼淚還掛在她的臉頰上,在伙房裡的燈光下,那淚珠顯得晶瑩剔透。

「我不會親一個我不喜歡的人。那天我親了你,這樣算不算是證明?」

「不算。當時你反悔了。」

「那……我怎麼證明?」

「看你接下來的表現了。」

「四姑娘,我和你說,咱倆真的不可能,所以我也不會有什麼表現。」

陸媛清道:「你怕什麼?」

「我什麼都怕。當然最怕的還是你以後一輩子受苦。」

陸媛清笑了,她實際上已經相信了吳山的話。

她也明白了吳山那樣說的原因。

他怕這怕那,她可不怕。

她陸媛清,還能被世俗倫理給束縛住了?

那可就不是她陸媛清了。

.

夜晚來臨時,太子殿下的兵營里,幾個塘報騎兵前來彙報情況。

其中為首的那人躬身對太子殿下說道:「太子殿下,這幾日我們已經查探清楚了,在桫山附近埋伏的周靜的士兵共有六處,每處均有五六百人,總共約有三千人左右,他們埋伏在桫山周邊各處,偽裝成逃荒的難民。」

這塘報騎兵說著咽了句口水,接著說道:「為了偽裝成難民,他們還強搶了些真正的難民,那些難民中有嬰兒,婦孺,當然也有青壯年,這些真正的難民現在整日在桫山附近挨餓受凍。」

這幾日太子殿下按兵不動,本來也是想讓塘報騎兵們探探埋伏在桫山各處的敵方部隊共有多少人。

而由於下雪,就讓他的按兵不動顯得更為合理了。

「那桫山的雪化得怎麼樣了?」太子殿下問道。

「北邊雪一直未怎麼化,南邊已經化得差不多有三分之二了。」

「今日晚間突然變暖,明日大概就會化完了?」今日半下午開始,天開始變得暖了。

塘報騎兵道:「屬下也如此推測。」

太子殿下道:「你們辛苦了,下去吧。」

這些塘報騎兵走後,太子殿下讓武書去叫陸世康過來。他覺得塘報騎兵報告的這事有必要和他好好的商討一下。

陸世康來后,太子殿下說道:「看樣子咱們明日應該可以前往桫山了。只是有一事,為兄想和你分析分析,塘報騎兵今晚回來以後說周靜的士兵約有三千多人彙集在桫山周圍的六處,都偽裝成了難民,如此一來,咱們若是明日出發,他們必將對咱們發動進攻,而咱們若是也反擊他們,必然會讓周邊的人以為咱們對難民發動了進攻,輿論便對咱們不利了。」

陸世康聽了之後,沉思片刻之後凝眉說道:「這是他們的一步好棋,這棋咱們已經無解了。」

「無解?」

太子殿下面色凝重看著陸世康,雖然他自己剛才也預測到了這一點,但是陸世康也這樣認為時,他就更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陸世康道:「對,他們偽裝成難民,必然是為了偽裝成對周鵬的遭遇深感不平的那種難民,他們進攻咱們,可以說成是為了替周鵬伸張正義,而若他們進攻咱們時咱們反擊他們,哪怕他們被咱們全數消滅,咱們也成了眾矢之的,所以,桫山之後,局勢會有大變。」

「那咱們可以繞路而行,不走桫山這條道。」

陸世康搖頭道:「他們既然想到此招,這些偽裝的士兵和難民會隨咱們去往任何一處,他們必然會隨時隨地進擊咱們,只要咱們反擊,必然會被他們宣傳成咱們朝無辜難民發動戰爭。」

「所以,既然繞路也不可行,只能走桫山一條路?」

「對。」

「他們的這招,實在是高啊。」

陸世康道:「也不知道是哪個人想出來的,知道利用難民來做事。」

太子殿下道:「你猜會是誰?」

陸世康沉思了一會兒,道:「祁連有勇無謀,不會想出此等主意,周靜之前一直被守護著長大,沒有經歷過世事,應該對謀略也不甚精通,周靜的其他將士,未見有名氣者,所以,為弟便推測,想出這招的人最有可能的是鄭杭肅。」

「那,世康你可否推測一下,桫山之後還會發生什麼?」

太子殿下想起他剛才說的桫山之後必然局勢大變。

陸世康道:「由於咱們要從桫山山頂上行走,必然與他們有一場惡戰,戰事結果必然是他們大敗,但之後,周靜的部隊會大批增加。」

「世康何出此言?」

「在這之後,他們便利用輿論來招兵買馬,而鄭家那些隱藏在各處的山匪便有了出現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理由,他們可以暗暗地充進擴張的隊伍之中。他們可以說成是為了鄭勁和周鵬伸張正義的起義軍。而且,太子殿下您將百口莫辯。」

太子殿下道:「所以,如你所說,一場持久戰已經不可避免?」

陸世康道:「對。」

太子殿下又問:「這招……真的無解?」

陸世康道:「真的無解。」

凡能想起利用民心的人,必然深知民心之所向,也深知如何煽動民心成就大業。

眼下在大隸,四處都是所有的異姓王和其後代必然會被皇家消滅的不利聲音。

皇家已經百口莫辯。

畢竟,接連一個月內,鄭宅無端被燒,周鵬無端被人行刺,眼下太子殿下的部隊又剛好剛剛大敗周靜的部隊,在民眾們看來,便是皇家不能允許有權力滔天的異姓王存在。

人一旦居於弱勢,便會引起百姓的同情和憐憫。

而利用百姓的同情和憐憫來為自己擴張部隊,成就大業,便成了有可能之事。

所以,大隸江山已經汲汲可危了。

太子殿下只是嘆息了一聲,不再說話。

今晚天氣溫暖,他卻心裡一陣發涼。

有那麼一瞬,他不想去想自己接下來將面臨的是什麼樣的棘手之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1章 此招無解

5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