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單挑

第316章 單挑

「對。他們不是平民,個個都是身手敏捷的練家子。」剛才的那士兵道。

常御醫命令其他大夫道:「那咱們也看看有沒有活著的,哪怕讓他當個俘虜呢。」

常御醫的話本來也是青枝想做的,於是在常御醫命令后,她和其他大夫一起查看那些偽裝成平民的周靜士兵們的生命體征。

找了一遍后,沒有找到一個還活著的,於是常御醫又命令道:「咱們繼續隨著部隊出發!」

軍醫營的大夫們也是趕緊在一批士兵的守護下追趕前面的部隊去了。

.

隊伍的前面此時已經下了桫山,在下山以後,太子殿下看了眼陸世康,嘆了口氣道:「經過此戰,他們必然四處宣傳去了。」

就像昨日晚間陸世康對他說過的,此戰將雖勝猶敗。

經過這一場看似不起眼的極小戰役以後,形勢將發生最重要的變化。

一場真正的大戰即將拉開,而他心裡上還沒有完全做好準備。

在這一刻,他想起了花木容。

他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很快就回到她的身邊,眼下看來,沒個幾年,是回不到她身邊去了。

陸世康目光望著前方回太子殿下道:「這幾日太子殿下可派人去探聽消息,大概十日以內,他們就可以集齊至少五萬兵馬了,當然,也許更多。」

路過桫山以後,部隊繼續往前行走。

往前又走了一里路時,太子殿下遠遠看到一些人正立在路邊。

這些人中有婦孺,有孩童,有青壯年,也有老年人。

他看得出,這些人看著他的眼神中懷著輕視之意。

在路過那些人以後,太子殿下輕聲問陸世康:

「世康,你可看到剛才那些人看為兄的眼神?」

「這將是接下來很長的時間裡,世人看你的真正的眼神。」陸世康亦輕聲回太子殿下道。

太子殿下搖了搖頭道:「為兄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被人誤會,且百口莫辯。」

到現在為止,關於這場極小的戰役可能引發的後果,他還從未告訴軍中任何其他重要人物。

畢竟這只是他和陸世康的猜測而已。

他不想因這個尚未成真的猜測低落了士氣。

但他派出了幾個塘報騎兵去周邊各處探聽消息,看看事情是不是真像自己和陸世康猜測的一樣,對方利用此次戰役向民眾傳達謠言。

那幾名塘報騎兵接受命令后立刻出發去附近探聽消息去了。

傍晚時分,禁軍部隊抵達了距離桫山有二十多里路的江水鎮西側的一塊平地上。

後勤兵們挖防護溝圍木欄,安營紮寨,伙房師傅們燒菜燒飯,到天黑時分,士兵們吃了飯,進了帳篷,開始休息。

到了戌時,太子殿下半下午時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塘報騎兵趕來,其中為首的那位塘報騎兵向太子殿下彙報道:「太子殿下,屬下這個下午探聽到位消息不容樂觀。」

「說。」雖然塘報騎兵的話在太子殿下的預料之內,但他想知道民眾們是怎麼說的。

「我們去附近的幾個鄉鎮和城市都探聽了消息,短短一個下午,就有三個鄉鎮,兩個城市裡在散播著這樣的消息:有難民看不慣皇家的做法,帶兵起義,在桫山上和禁軍有一場戰役,禁軍將造反軍全部消滅,還傷害了許多婦孺孩童。」

「還有呢?」太子殿下凝眉問道。

「還有……那些都是罵您的話,屬下就不多轉述了。」塘報騎兵猶豫了片刻,終於沒將平民百姓罵太子殿下的話說出口來,畢竟,實在太難聽了。

這下下午,他聽到了太多的民間怨言。

有人說:「太子殿下此人心極其狹窄,容不得周靜郡主就不用說了,本來就已經將她打敗了,現在又想把她逼到更絕的路上。有平民百姓想為她打抱不平,也被他盡數消滅,此人心腸極狠,以後的天下要是在他手裡,天下蒼生便要受苦了……」

也有人說:「作為太子,他明明可呆在宮裡不出門,非要親自出來消滅平康王和周靜郡主,可見此人是個狠人。」

還有人說:「他連平民百姓都殺,也太過了,居然還有婦孺孩童,何其狠心!這是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做不出來的事情!」

當然,還有直接罵粗話的,罵的更加難聽。

這些話,他怎麼能向太子殿下轉述?

太子殿下對這塘報騎兵道:「好了,你們下去吧,明日繼續出去探聽消息,看看他們接下來是不是要招兵買馬了。」

若是按著他和陸世康猜測的步驟來看,他們必然會在民怨滔天以後開始趁勢招兵買馬。

本來不容易擴張兵力的他們,在此次桫山之戰以後,擴張兵力將易如反掌。

彙報情況的塘報騎兵回太子殿下道:「是。太子殿下。」

說話間他和其他塘報騎兵一起躬身退了出去。

接下來的時間裡,太子殿下讓武書將陸世康叫來,告訴他事情確實如他所料,一切都在之前他所預想的步驟下進行著。

這個夜晚,兩人並未聊得很久,因為彼此的心情都很沉重。

在陸世康離開后,太子殿下的腦海里又浮現著花木純的影子。

每當自己因戰事而煩心時,他總會想起她來,彷彿她是他的動力一樣。

許久未寫信給她的他,在今夜給她寫了封信。

信中只提對她的思念,未提其他。

同時,他也對自己父皇寫了封信,信上寫了今日之戰,以及戰後有人四處散播謠言煽動民眾,在信的末尾,他這樣寫道:

「孩兒將極力阻止最壞之事發生,但若最終力不從心,還望父皇莫怪。」

.

第二日,天色仍然晴好,部隊繼續趕路。

這一日本來應該無事,路上卻出現了一個小插曲。

這個小插曲便是,一個十五歲左右的少年,攔住了隊伍的去路,要和太子殿下單挑。

這少年便是鄭杭裴。

一大早趁著所有跟著他的人全都沒起床,他便一個人單槍匹馬出了門。

騎著一匹白馬,他攔住太子殿下的路,指著隊伍說道:「誰是太子蕭,給我出來!」

秦武在隊伍的最前端帶路,太子殿下和陸世康兩人在他後面,他認不出他們中誰是太子蕭。

雖然太子蕭去過他的宅里,但是,那天他在他自己的房間里沒有出去。

「你是何人?」隊伍最前面的秦武問。

「普通百姓一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6章 單挑

5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