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兄弟情深」

第318章 「兄弟情深」

三天後,隊伍到達了陸世康之前和太子殿下所說的尚頇城以西的砑石鎮上,此處距離尚頇城還有二十里路,以大片大片的平原為主,此處樹木豐茂,方圓五六十里路沒有成片的無樹林的空地可以安營紮寨,也因此,在早一天時,太子殿下派了上千騎兵先抵達這裡開挖防火溝,大兵抵達這裡之時,防火溝已經開挖了只剩下一小段。

剩下的一小段,便由接下來的士兵們共同完成。

部隊在樹林里安營紮寨還屬首次。

為了防止敵人縱火,只挖防火溝還是有風險,畢竟自從那日以後,已經連續多日的晴天,地面乾燥,枯葉堆滿的樹林是極易著火的,若對方從遠處射來一支火箭,這些枯葉會立即被點燃,也因此,清除樹林里的枯葉和枯枝也成了大軍來后的重要之事。

就在枯葉枯枝清理完成,帳篷已經搭建好時,太子殿下剛剛坐在自己帳篷里的桌前看書,幾名塘報騎兵從遠處趕來,來到太子殿下的帳篷中。

為首的那塘報騎兵道:「太子殿下,經過我們探聽到的消息,這短短几日的時間,已經有兩三萬平民百姓聽信謠言,成為起義軍,正在往這邊趕來,說是要打抱不平,要全力拯救周靜郡主和鄭勁的長子。」

「三天就招到兩三萬人?」太子殿下問道。關於這事,他要和陸世康好好探討一下了。

塘報騎兵道:「只多不少,據說以難民為主,這些難民因為被迫處於饑寒交迫的境地而埋怨太子殿下您在本來和平的年代無故生起事端。」

太子殿下道:「行,孤知道了,你們明日再去繼續探聽消息。」

塘報騎兵走後,太子殿下讓武書去叫陸世康過來。

在陸世康來后,他對陸世康道:「聽塘報騎兵說,敵方已經在三天時間內招到兩三萬人了。」

陸世康道:「這兩三萬,大多數應該還是鄭勁之前藏在各處的山匪。」

太子殿下點頭道:「應該是。但是這樣一來,其他不知就裡的百姓會以為他們是打抱不平者,人都有從眾心裡,如此一來,他們也會因從眾而加入周靜的部隊。」

陸世康道:「對,百姓都是任人胡弄的。誰看起來更正義,更弱勢,便會傾向於那一方。」

兩人沉默片刻后,太子殿下道:

「眼下鄭杭肅在周靜的部隊里還是個小角色,怕在這之後,就成為周靜部隊里的主角了。」

陸世康點頭道:「這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周靜自己的部隊已經只剩下一到兩萬人馬,暫時加進來的這兩三萬人馬,必然不會聽令於周靜,而是聽令於鄭杭肅。」

正在兩人神情肅穆聊著天時,突然聽到武書說道:「太子殿下,陸公子,剛才有個軍醫營的軍醫過來問,是否有人看到孔大夫和於大夫兩人。」

陸世康一聽青枝不見了,連忙問武書:「孔大夫不見了?」

武書回他道:「聽軍醫營的人說,半下午的時候就沒見到他們的人了。好像是在半路上就不見了的。也就是說,他們根本沒有隨著大軍一起過來。」

太子殿下皺起眉頭道:「怎麼回事?」

武書道:「此事我也不知。」

太子殿下又問:「他們平素是和誰一起同行?」

武書道:「他們這幾日一直和軍醫營的人一起同行。」

陸世康此時站起身來,道:「我去看看。」

武書道:「我和你同去。」

兩人一起來到軍醫營,見軍醫營里只有兩三個人。因已經入夜,且病人極少,所以只有兩三個人守夜。

武書來到軍醫營便問:「聽說孔大夫和於大夫一起不見了?」

軍醫營里的一個大夫就那麼坐在板凳上,道:「這兩人是師兄弟,一起失蹤的話,估計是怕行軍路途辛苦,所以半路上拉下了。」

陸世康道:「孔大夫不是這樣的人,相信於大夫也不是。」

武書也道:「孔大夫怎麼可能會嫌棄路途辛苦?」

剛才回話的大夫說道:「他們在中途的時候說是要摘什麼路上看到的一種草藥,那種草藥據說是很珍貴,我們以為他們摘了就很快跟上部隊,沒想到就沒跟上來。至於他們去了哪裡,我也不知道。」

武書見陸世康神情焦急,心道,他和孔大夫確實是兄弟情深,當然,他自己也非常擔心孔大夫,於是他對陸公子道:「這樣吧陸公子,我去請求太子殿下派些兵和我們一起去找他們去。沿著我們過來的路途找找他們,看能不能找得到。」

陸世康點頭道:「好,有勞武大哥了。」

武書在陸世康話音落後便去太子殿下那兒請求派兵去了,不多久,他就帶來了一批由五十人組成的騎兵。

此時天色剛剛開始變暗,月光已經升起,陸世康和武書兩人帶著這批士兵出了兵營,便沿著部隊一路走來的路,往西趕去。

然而讓他們失望的是,一直帶著士兵們趕到了上一個安營紮寨的地點,都不曾見到兩人的影子。

在上一個安營紮寨的地點,武書看了看月光下的陸世康一眼,道:「陸公子,咱們該怎麼辦?現在要去哪裡找他們?」

他聽到陸世康的聲音說道:「先沿著道路周邊一帶的村莊附近搜羅一下看看。」

武書能聽得出陸世康的話語有些低沉。

「那個於大夫,到底是什麼人?他真的是孔大夫的師兄嗎?怎麼他一來孔大夫就出事了?」武書問。

「此人我也不甚熟悉,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是孔大夫的父親最近兩個月收留的徒弟。」陸世康回他道。

「什麼,他是孔大夫的父親最近才剛剛收留的徒弟?那……豈不是人品如何難以保證?」武書擔憂說道。

他話音落後,沒聽到陸公子的迴音,他向陸公子看去時,見他雙目往前注視著月光下的路途,眉頭緊鎖著。

看得出來,他是當真極其擔憂孔大夫。

武書心道,陸公子和孔大夫當真是兄弟情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8章 「兄弟情深」

5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