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不得不去

第31章 不得不去

裝病。

這是青枝給自己想出來的可以不用和陸世康同行去外地的方法。

這是她想了幾近半夜,絞盡腦汁,才想出來的她認為可以將自己置身事外的唯一的方法。

不然,她還能有什麼辦法?

她不能讓自己人間消失。

也不能再找借口說是去採藥,因為錢六也可以去。

她不明白那陸府老太太是抽了什麼風,叫她那還在養傷的孫子去外地。

是為了避風頭?避免再出意外?

還是有不可推脫的其他事情?

那錢六回來說的不清不楚,既沒說原因,也沒說去哪。

會不會還有另一種可能,要去某地這事,是陸世康自己提出來的?然後老太太覺得可行,就認同他去了?

或者,這是否是陸世康的又一個圈套?

不過,他就算再怎麼設圈套,也休想她再往裡跳。

於是。

第二日一早,當郭氏來到青枝房裡,向她傳達一個消息,那就是陸家有人來叫青枝時,郭氏看到的是青枝躺在床上,滿面潮紅,眼神憔悴,一副疲憊無力,無精打採的樣子。

「陸家三公子今日要出遠門,因為他身上傷勢未好,得叫個大夫同行,看來只能你去了。」郭氏道。

「娘,你看不出我今日病了嗎?」青枝有氣無力說道。

郭氏看了看青枝通紅的臉,摸了摸她的額頭,驚覺額頭確是有些滾燙,「你今日怎麼有些燒似的?」

青枝裝著氣若遊絲回道:「這幾日給許多傷寒之人看了病,許是被他們給染上了。」額頭上的燒,是她在郭氏來之前剛剛用熱毛巾貼在了額頭上做出來的效果。

而面上的潮紅,同樣也是熱毛巾敷出來的效果。

她今日一早便自己去伙房燒開了水,就放在自己床邊,時不時地將毛巾放熱水裡燙一下,將自己弄得臉通紅通紅,額頭也比平日里稍燙一些。

而因為郭氏不可能在她剛敷好的時候過來,同樣的動作在郭氏來之前她至少重複二十次了。

郭氏見自己四女兒看樣子是真的得了傷寒之症,道:「那便只能讓錢六陪著陸家三公子去了。」

青枝點頭,道:「他也不是什麼大病,只是幫著換藥而已,錢六去更好。而且娘你也知道,我不能和陸世康同行太久,不然身份露餡了就更麻煩了。」

關於自己已經在陸世康面前身份漸漸暴露之事,她從未和郭氏說過,郭氏知道的也無非就是陸世康可能已經懷疑她了,這是她三女兒青綺告訴她的。但郭氏以為,陸世康對青枝的女子身份,也許還並未能最終確認。

眼下郭氏覺得青枝說的不無道理,再加上她確實病了,於是去了藥房,告訴來藥房找人的齊方:「我那四子病了,得了傷寒之症,你回去告訴你家陸老太太,問她派錢六去行不行?」

那齊方聽了便離開了。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那齊方又回來了。

郭氏還在藥房里不曾離開,她守在那兒是為了要儘早知道陸家返回來的消息。

只見這齊方這次也不進門裡來,只是站在藥房門外說道:「我家老太太說了,看樣子你們以後是不準備再為陸府的人看病了。她還說了,一個大夫自己病了,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大夫自己病了自己帶上藥不就是了?我家老太太說一個大夫若連自己都看不好,怎麼還能為別人看病?我家老太太還說了,她覺得傷寒這病,其實挺不足掛齒的。」

郭氏張了張嘴,不知如何回齊方。

老太太說的那些話,她似乎沒一句可反駁的。

郭氏此時心裡在暗暗糾結著。若讓青枝去,最糾結的倒不是她的傷寒之症,而是她的身份會不會暴露的問題。

但若不去,以後自家夫君這醫業,在江北城怕是很有可能便一蹶不振。當初她夫君孔仲達之所以能在醫業上打敗城北的祖傳醫家方家,便是因為有一次夫君為陸知府治好了年久不愈的頭痛之症,得了陸知府的賞識,才由此而得到了整個江北城百姓的信賴的。

可以說,江北城其它百姓,找哪個大夫看病,都喜歡借鑒陸知府那一大家子。

若是在夫君出門雲遊的這段時間,這麼大的醫業就這樣敗落下來,怕夫君回來會氣得吃不下,睡不著。

思來想去,左右衡量,郭氏最終確定,回後院將自己四女兒叫起來。

哪怕她得了傷寒,她是不去也得去了。

「那這樣吧,我讓我四子帶上藥去。」

郭氏說著來到了後院,看到青枝還躺在床上,嘆了口氣說道:「青枝,快起床,你不去也得去了。」

「為什麼?」青枝似受到驚嚇一般,一下坐了起來。

剛才她以為自己可以十拿九穩不去的。

「錢六總歸是學徒,陸府的人不放心也是正常。你若不去,咱家就得罪了陸家,以後可能就要換個地方行醫了。你父親到了四十來歲,才受到了陸知府的賞識,醫業才有了點起色。以後若是去了別處行醫,怕是不見得還有什麼人能賞識你父親的醫術了。」

青枝已經聽出了母親的言下之意,那就是,若她不去,以後她便是使父親醫業前程盡毀的不孝之女。

在母親看來,與被陸家那小子看出她的女兒身比起來,眼下的難關,才是最先要度過去的。

郭氏見她還呆在床上,道:「你若不去也行,反正咱家以後就算來看病的病人少了,一口吃的也還是能賺得到的。」

母親把話都說這份上了,她青枝能不明白母親的意思?

這是她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

不然,家裡人以後若是只能賺到一口吃的的地步,那就都是自己今日固執的下場。

「我去。」青枝決然道。

既然躲不起某人,那便在心裡築起一道牆,一道高高的,某人絕對不可逾越的牆。

起身,穿起自己一直以來穿的那幾件男裝之一,然後簡單收拾了包裹,將其他幾件常穿的放入包裹里。

再去藥房拿了幾包治風寒的葯。畢竟自己說過自己得了傷寒之症,到時同行路上怎麼也得在陸世康面前裝模作樣喝個幾口。

拿好了自己的葯,她又拿了為陸世康的箭傷要換的外葯藥包和內服要用的需煎熬之葯。估摸著應是不會超過十天,便多準備了一倍的也就是二十天的藥量,和換藥用的紗布放進藥箱里,又在藥箱里放了瓶藥酒,便提了藥箱出門了。

腳步剛邁出門,突然想起自己該帶上幾本醫書,於是又返回,從藥房的書架上隨便帶了兩本厚厚的醫書放在藥箱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章 不得不去

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