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誰把孔大夫帶走了

第319章 誰把孔大夫帶走了

五十個士兵們分成十組,每組五人,開始順著來時路搜羅沿路附近一帶的村莊。

晚上搜羅更為困難,因為村莊里一般沒有多少人,就算有也多是老年人,他們大都早早睡下了。

大晚上的,勞師動眾地搜羅兩個人,有擾民之嫌。

然而不搜羅的話,陸世康和武書又心裡難安。

所以,就算是擾民,也迫不得已了。

一直搜羅到半夜,才搜羅到路程一半的地方。

士兵們不時地前來向陸世康和武書彙報情況,無一例外的帶來的消息是沒人見過孔大夫和於大夫兩人。

就在陸世康眉頭皺得越來越緊時,突然有一批士兵回來了。

為首的那個遠遠說道:「那邊村裡有個老人家,說是剛才也有幾個人在找人。他們找的人聽對方的描述是說穿著白衣服,手裡提著藥箱的,應該就是他們了。」

「還有人找他們?」武書疑惑問道。

會有誰也在找他們,難道是太子殿下又派了士兵過來?

還是其他人在找他們?

「是什麼人在找人你們問了嗎?」

「一個女的,兩個男的。女的看起來有點兒瘦,男的說是都有七尺多高,都有點兒文氣。聽一個老頭兒描述是這樣的。」

「那會是誰?」武書疑惑自言自語道。

「你們有無問起找人的那幾個人去了哪裡?」陸世康問那為首的士兵。

「他們一路往南去的。」這士兵回他道。

「往南?」武書疑惑問道。

南邊可不是部隊行進的方向。

「是的,他們往南邊的方向尋找去了。」這士兵回道。

「你們是在哪戶人家打聽到的這個消息?」陸世康問。

「就是西邊的那個村莊。」這士兵指了指西邊的方向道。

「我們去問問?」武書問陸世康道。

陸世康點了點頭。

兩人和這幾個士兵去了剛才他們問過的老頭家裡時,就見老頭的院門已經關上了,一個士兵上前敲門,不一會兒一個老頭兒過來開門。

這老頭看起來六十多歲,剛才他正打算關門睡覺,已經被打擾一次,現在又被打擾,不過,他倒沒有顯出厭煩的神色,而是心平氣和說道:「你們還有何事?」

他認出了剛才來過的幾個士兵。

敲門的士兵說道:「老人家,我們返回來是因為還有話要問下您。」

「還有要問的?問什麼?」這老人家看了眼這士兵身後的陸世康和武書一眼,問道。

陸世康對這老頭略一作揖,道:「請問老人家可還記得那幾人穿的什麼衣服?」

老人家想了想,道:「衣服顏色看不清,不過,女娃兒的衣服上綉著梅花。」

陸世康又問:「那兩個男子是否其中一個穿深顏色衣服,面孔秀氣,皮膚很白?」

老頭兒點頭道:「是是是,有一個男娃兒是穿著深顏色衣服的,臉上看起來可清秀了。」

陸世康又問:「是不是還有一個男子穿淺顏色衣服,年約二十,面孔方正,濃眉大眼?」

老頭兒點頭道:「是是是,另外一個長得就是你說的那樣。」

陸世康又問:「老人家您可記得他們去了何處了?」

老頭兒指了指正對著院門口的方向,即南方,道:「他們往那邊去了,那姑娘還說今夜不管怎麼樣也要找到他們要找的人。」

「他們何時來你這兒的?」

「也就是半個時辰的樣子。」

「謝謝老人家了。」陸世康道。

從老人家門口走出來,回到村東的南北向的村路上,武書問:「怎麼,陸公子你猜到是誰找孔大夫和於大夫了?」

陸世康道:「不,他們找的只是孔大夫一個人。」

「什麼,找她一個人?」

「不,確切地說,也是找兩個人,只不過另一個人不是於大夫。」

武書更疑惑了,問:「那會是誰?」

陸世康道:「一個周靜曾經的士兵。」

武書張了張嘴巴,「什麼?陸公子這樣說可有依據?」

周靜曾經的士兵是怎麼能接觸到孔大夫的?

陸世康也不回他的話,只是道:「他們往南走了,咱們也往南走。」

有些話不便和他解釋,因為他已經猜測到找青枝的人必然是陸媛清,吳山,和於其書了。

而青枝之所以失蹤,最可能的原因是和陸媛清從戰場上撿來的周靜的士兵有關。

在那日吳山裝扮成熊到樹林里那次,他就該狠心把他們趕走的,然後他也應該狠心將陸媛清救出來的士兵交給太子殿下處理,畢竟他當時無論如何不願意去投靠太子殿下這邊,就說明他不可能歸順禁軍。

他曾經設想過也或許他是想等傷好以後再回家,而這些日子,他沒有想起過這個人。

沒想到最終還是引得青枝出了意外。

想到她生死未卜,他眉頭皺得更緊了。

武書見陸世康沒回他剛才的話,心想也許他就是過於擔憂孔大夫了,所以沒聽到他的話。

他命令士兵們道:「走,你們其中四人隨我和陸公子去南邊,留下一個人去北邊大路上等著其它士兵回來向他們傳消息,帶著他們一起往南去找。」

於是一個士兵返回了北邊的當時部隊行進的大路上,其他士兵則跟著陸世康和武書一起往南騎行。

在南邊的第一個村莊,他們沒有遇到陸媛清他們。

到了第二個村莊時,剛剛拐過村口,陸世康一眼看到了遠遠有幾個人影正在站著,看樣子在敲什麼人家的門。

陸世康和武書帶著四個士兵往幾個人影處騎去,到了跟前時,借著月光,便看到剛才看到的門前站著的三人,果然是陸媛清,吳山,以及於其書。

陸媛清一看到陸世康出現,就嚇得腿發軟,躲到了吳山背後,畢竟,她知道她這次可闖了大禍了。

吳山無路可退,只好直面他三公子。

「說,到底怎麼回事?」陸世康面孔嚴肅說道。

陸媛清在吳山背後輕聲對吳山道:「吳山你說。」

吳山只好道:「今日一早,我們跟在太子殿下的部隊後面兩里路處騎著馬,和那個……陳卓一起。」

說起陳卓時他的聲音有明顯的改變,停頓一下以後,他接下來說道:

「半下午的時候,我們看到路邊孔大夫和於大夫一起在一棵樹下撿著什麼東西,然後我問孔大夫,這是在撿什麼,孔大夫說路過此處時看到了杜仲這種樹,這杜仲是名貴中藥材,樹皮非常珍貴,被稱為植物黃金,但樹下卻有著被不識貨的人鉅斷的樹枝堆在路邊,所以想從被人鉅斷的樹枝上弄些樹皮下來。」

於其書接過他的話道:「當時我們是想著稍微弄點杜仲的樹皮就趕緊追上部隊的,誰想到剛好遇到了吳山和陸姑娘。」

他以前沒見過他們,也是聽青枝這樣叫他們,於是跟著這樣叫他們的。

「這麼說來,是那種陳卓把孔大夫帶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9章 誰把孔大夫帶走了

5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