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第322章

在陳卓把青枝帶著從南邊的那條路一路往東時,陸世康和武書還在之前的附近村子里找著青枝,因找人毫無線索而陷入了僵局。

而因為士兵們已經找尋了一夜,筋疲力盡,只好在周邊的樹林里休息了個把時辰。

太子殿下前來探問情況的士兵從昨夜到今日已經來了三次,每次帶走都是孔大夫未曾找到的消息。

到了第二日中午時分時,武書正在一個村子里搜羅時,突然看到了許多騎兵往這邊趕來。

看頭上的白纓盔,是禁兵。

粗粗一看,至少有幾千人。

他明白,太子殿下肯定是見孔大夫一夜未找著,於是加派了人手過來。

有了更多人手,事情便好辦了,可以在附近幾十里處的各個村鎮里搜羅一番。

來的騎兵們走近后,武書問帶隊的士兵,共來了多少人,帶隊的士兵告訴他共有三千人。

於是陸世康和武書兩人將這這三千人分成每十人一組組成一個搜羅隊,每個搜羅隊都有具體的去處。

加上原來的五十個人,也每十人重新分組,搜羅隊加起來便共有三百零五個。

分配完畢后,這三百零五個搜羅隊便出發前去搜羅去了。

.

與此同時,陸媛清也在和吳山以及於其書一起尋找著青枝的下落。

一路上陸媛清不停地在自責著:「都怪我。我太大意了,是我害了孔大夫。」

因為一夜未睡,她的眼圈下有一圈烏青,甚是顯眼。

吳山和於其書也一樣,眼圈底下烏青烏青的。

有時走著走著,陸媛清也會責怪吳山:「你也真是,明明看出來他有問題,怎麼不早和我說?」

在這樣的時候吳山也不辯解,而是責怪自己:「我也大意了,誰能想到看起來心腸不壞的人能那麼壞呢!」

「人不可貌相這話你都不懂?」

於其書不怎麼加入到他們的談話中去。

更多的時候,他在沉默著。

雖然和青枝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若她出了意外,他會異常難過。

也許是因為青枝是師傅的女兒,青枝若是出了意外師傅一定會痛不欲生。也許是因為青枝非常善解人意,明知道師傅讓自己來的目的,她在對自己無意的情況下,從不對自己表現出任何的不快。

而還有別的原因,是他不想去追究的。

種種原因加起來,讓他心情特別沉重,一句話也不想多說。

.

在陳卓帶著青枝一路往東時,青枝一心希望太子殿下的士兵能早點找到自己,但到了這一天的傍晚時,她知道這一日又沒希望了。

若是以這種進度,也許明日就會抵達寒山了。

畢竟騎馬可比太子殿下的大軍們步行速度快多了。

而且,她發現陳卓這人非常聰明,他會不時地讓自己換衣服,他自己也換衣服。不止換衣服,還戴不同的帽子。他以這種方式逃過太子殿下的士兵的搜羅。

總是換衣服換帽子,太子殿下的士兵就無法探聽到準確的消息。因為想要尋人,必須要說出衣著,長相等。

而長相這事因為無法具體說清,所以從衣著來尋人就更為方便。

所以,她現在認為若想從他手裡逃脫,似乎只能靠自己了。因為以現在這種他和自己頻繁換衣服的情況來看,太子殿下的士兵幾乎不可能有線索找到自己。

到現在為止,她已經換了五次衣服了。

換衣服的地點無非是在一些村民的宅子里。有些村裡沒有哪戶人家是開著院門的,他便讓自己和他一起翻牆而入,若是對方家裡門都鎖上了,他會把窗子弄壞,讓自己和他一起破窗而入。

也好在,因為換衣服而耽誤了不少時間,速度上還能稍慢一些。

傍晚時分,他帶著她來到一個村子里。

這個村子只有十來戶人家。

整個村子里靜悄悄的,在這樣的傍晚時分,沒有一個院子里有炊煙升起,這似乎說明這個村子里所有的人都去大隸其他地方逃難去了。

畢竟,沒有誰想在距離戰場近的地方生存下去,不說會不會被波及到戰爭中去,就是到時候兩方部隊擴張兵力,距離戰場近的百姓也是最容易被強行拉去當兵的。

就在青枝以為這個村裡一個人也沒有時,她突然聽到了一聲呻吟聲。

一個蒼老的呻吟聲。

這時她還和陳卓一起在馬背上,陳卓正打算先下馬,再把她弄下馬。

聽到呻吟聲后,她對坐在自己前面的陳卓道:「這村裡有人。」

「和我們何干?」

「那人在呻吟,應該是個老者。」

「也和我們沒有關係,你不至於打算讓一個老者救你吧?」

「不,是我想救他。你沒聽到他的呻吟聲?」

陳卓皺了皺眉頭。這種時候,他認為他們見的人越少越好。

哪怕多見一個人,他都認為有暴露自己的風險。

青枝知道他的顧慮,道:「我知道你在顧慮什麼,你放心,這兒就算有人,也不會有多少人,有也只是老弱病殘的沒辦法離開的人。沒有誰能幫著從你手中救出我來的。我也不會逃跑,因為你這麼強壯,我根本逃不了。」

見他還是不回應,她道:「現在救人才是重要之事。我相信你本質上不壞。」

「我就是個壞人。」他道。

「不,你不是。你之所以恨我,是因為你有許多相處多年的兄弟在戰場上去世了,你認為是我的錯。你因為重情而報復我。只不過,你報復錯了對象。」

「哼,少說廢話,我不會因為你說這些就放你走的。」

「沒讓你放我走,只是讓你同意我救人。一個可能是風燭殘年的老人。也許我今日不救他,他就沒有人救了。眼下這一片可能根本沒有大夫。」

見他不說話,她知道他的心鬆動了。

於是她道:「你把馬騎到有呻吟聲的地方去。」

他猶豫不決地將馬停在村道上,過了一會兒,他按著她的話做了。

馬匹在村道上越往西走,呻吟聲就越清晰。

當馬匹來到有呻吟聲的院門前時,青枝下了馬。

陳卓在之後也下了馬。

「你先把我手上的繩子鬆開。不然我們這樣進去會被他盤問的。反正你在邊上我也跑不了。」

他把她手上的繩子鬆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2章

5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