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求救信號

第324章 求救信號

青枝下馬後,陳卓便緊跟其後,寸步不離。

青枝下馬後是目視前方一直往前走的,陳卓卻左顧右盼地提防著什麼。

在藥房窗口處的夥計就是這麼看著兩人一前一後走上前來的。

「小哥,我們來買些藥物。」青枝對坐在窗口處的這百無聊賴的夥計說道。

夥計挑了挑他的濃粗眉毛,道:「買什麼葯?」

青枝道:「要買二十袋的散結排石湯,每一袋中,厚朴一錢,積實兩錢、神曲一錢、麥芽三錢、雞內金一錢、檳榔一錢、三棱一錢、莪術一錢、桃仁一錢、丹參半錢、元胡一錢、白芍一錢、甘草兩錢、半夏半錢、竹茹一錢。」

夥計道:「我記不住,你寫個方子。」

青枝道:「那有請小哥將筆和紙拿來。」

藥房夥計於是將手邊的筆和紙推到青枝邊上,道:「寫吧。」

青枝拿起紙和筆,就開始在紙上寫起來。

在她寫的時候,陳卓就在她邊上看著,彷彿在提防著她寫什麼求救的暗號。

她老老實實地寫著方子,在她寫方子的時候,藥房夥計問道:「兄弟,你對藥方這麼熟悉,你自己就是大夫吧?」

以前也有病人來這兒直接買葯的,但都是拿著張折起來的紙,他們來到窗口后無一例外都是將紙先攤開放在桌面上,然後讓他照著藥方拿葯。

像這樣自己能完全背下來藥方的病人或是病人家屬,他是從來沒有見過的。

也因此,他推測他自己本身就是大夫。

青枝回他道:「嗯,我確實是大夫,我是幫病人拿葯的。」

她說這話時,陳卓眼睛里閃過了一絲警惕。

到時候如太子殿下派的士兵來這兒詢問的話,青枝的這句話無疑會是一個信號。

但是,他又不能在這種情況下告訴她能說什麼不能說什麼,他只好沉默著。

這藥房夥計「哦」了一聲,不再說話,而是哼起小曲來。

青枝還在寫著藥方,此時問這位藥房夥計:「怎麼你這麼年輕也未逃難去呢?」

藥房夥計道:「我家先生說了,我要是也逃難去,以後我再回來,這藥房里就再也不用我了。」

「你家先生呢?怎麼他自己逃難去了?卻留你在此處?」

藥房夥計道:「他當然也沒逃難去,他說自己作為大夫,不能走。現在他吃飯去了,我在這兒守著。」

這夥計說完話后又哼起小曲來。

青枝道:「若你家先生回來了,請轉告你家先生,一個姓孔的大夫說你家先生是個好人。」

她這明顯暗示性的一句話讓陳卓看了她一眼。他意識到了,她這話是故意說的。

他就知道,只要來鎮上,讓她接觸別人,就一定會有風險。

但是眼下,他還是什麼都不能做,現在作出任何反應,都會讓這藥房夥計心存疑問。

他不耐煩地催促青枝道:「你寫好了沒有?怎麼這麼慢?」

青枝本來就故意寫得頗慢,因為只有這樣才有機會和這位藥房夥計多聊會天。

她對他道:「急什麼?這消結散石湯確實成分複雜。而且這藥方以後說不定還會讓那老人家繼續拿來用,若是我們買回去的葯不夠用的話,他不是還要自己再來買?所以,我得每個字都寫得清清楚楚了才行。」

「這是個好習慣。」藥房夥計說著看了一眼青枝的字,「經常有大夫寫的我分辨不出來寫的什麼勞什子,有時候分辨半天,還是分辨不出來,還得讓病人或是病人家屬拿回去找那些大夫問過再重新過來,凈耽誤時間。」

青枝道:「可不是?總是有許多大夫以為人人都能看懂他的筆跡。」

藥房夥計道:「那是因為他們時間寶貴,只能飛快地草書。他們的時間是省下了,別人的時間卻耽誤了。」

青枝道:「我父親就是那種寫字一筆一劃很工整的大夫,所以他的病人不需要多費時間。」

「你父親也是大夫?」藥房夥計驚訝地問,說完后他又覺得自己驚訝地有些莫名其妙,子傳父業在大夫這行太常見了。

「對,他也姓孔。」

藥房夥計笑了,「你這不是廢話么?你姓孔,他自己也姓孔。」

剛才青枝說自己姓孔他倒沒怎麼留意,現在他這廢話倒讓他記清楚了,眼前的大夫姓孔。

陳卓此時更煩躁了,再次催促青枝道:「你寫好了沒有?快點!」

最後面的「快點」兩字讓藥房夥計嚇了一跳,因為他突然聲音高了好幾度。

藥房夥計對青枝道:「你這朋友這麼嚇人的?聲音也太高了,你可得寫快點了。」

青枝覺得自己該聊的都聊了,於是寫的速度快了一些。

寫下藥方后,她把用法也寫上了,用法是寫給老人家的,免得到時候老人家自己來拿葯時不知道怎麼吃藥。

方子下面的用法寫的是:

水煮服,一天兩次,連服五至七天,並隨證酌情加減。用藥時間在三餐之間或空腹服用。

寫完后,她將方子交給藥房夥計,讓他照著方子拿葯。

藥房夥計照著方子給她拿了二十份同樣的草藥,給她稱好后,對她道:「總共一兩二十文錢。你這藥方里有厚朴,丹參和半夏。現在這三樣都漲價了,因為現在這三樣進貨要走遠路了。」

漲價這事也在青枝的意料之中,畢竟現在不比往日,所有的東西都在漲價,藥物更是。

因為所有的東西進貨都遇到了麻煩。要麼沒有小廝送貨,要麼以前進貨的地方現在關門了,要麼就是因為病人太少,不得不漲價維持生計。

戰亂年代,葯價和物價一樣是飛速上漲的。

青枝轉過頭對陳卓道:「陳兄,一兩八十文錢。」

陳卓皺著眉頭從衣袖裡拿出二兩銀子,對藥房夥計道:「快點找錢!」

他不耐煩的急躁神情和青枝輕鬆悠閑的神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讓藥房夥計好不納悶。

藥房夥計從裝錢的箱子里找出一些碎銀,稱了稱,見碎銀是九錢,又拿出二十枚銅錢,最後一股腦兒推到陳卓面前,道:「這位爺,您請拿好。」

.

前方提醒:又快到好玩的章節了^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4章 求救信號

5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