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問話

第325章 問話

陳卓不耐煩地將藥房夥計找的碎銀和銅板一起放進袖裡后,對青枝道:「走!」

這一聲「走」同樣顯得無比煩躁。

兩人回到老頭兒家裡時,天已經全黑,老頭兒家裡已經點起了油燈。

青枝和陳卓回來后,老頭兒看到青枝手裡提了那麼多葯,問:「這得不少錢吧?」

青枝道:「都是鄉間到處都是的便宜的葯,沒多少錢,這麼點錢我們幫您付了就行了……」

老頭兒信以為真,千恩萬謝地感謝了一番青枝和陳卓。

青枝又給老頭兒說了如何吃法,讓他一定記住要在三餐之間或是空腹的時候吃,並告訴他這樣吃效果最好。

老頭道嘴裡念叨著記下了,然後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說道:「你們還未吃飯吧?要不要在我這兒吃頓飯?」

他們說他們是路過的,那麼現在肯定還沒吃過飯。

得了人的恩惠,自己沒有別的辦法回報他們,唯有請他們吃頓飯了。

青枝正準備答應,卻聽陳卓說道:「不必了,我們還要趕路。」

趕路?

青枝明白,他是怕被太子殿下的士兵發現,畢竟這兒距離剛才買葯的鎮子也不過十里地。

他傍晚時分帶她來這兒,必然是想在這個村裡找個地方休息的,現在看來又要換地方了。

雖然老頭兒仍然試圖說服他改變主意,但是他執意要離開此處。

青枝知道他要再找個離這兒遠的村子休息,她明白他既然決定了,肯定不會改變主意。

他帶著她往東騎去。

往東騎了二十里路以後又往南騎了三十里。

這個路線青枝也不知道他有何深意。

最後來到一個沒有任何一戶村宅里露出亮光的村子里,繞村一圈后,他確定這村裡沒有人,才對坐馬後面的她道:「就這兒了,你先下來。」

她於是下了馬,隨後他也下了馬。

這個晚上,他們沒有吃飯,因為根本找不到吃的,加上天色已黑,也不知道去哪兒找吃的,所以,兩人餓著肚子在一戶民宅家側屋的牆邊上睡著了。

在他們離開買葯的藥房一個時辰以後,太子殿下的其中一組士兵便到了那個鎮上。

由於是晚上,亮著燈光的店鋪極少,這個還亮著燈的藥房便遭到了太子殿下的士兵的盤問。

其中一名士兵問藥房夥計:「你們有沒有見過一個提著藥箱的大夫從這兒路過?他穿著白色衣服,比平常男子矮半頭,和他一起的一個人高約七尺,身穿灰色衣服。」

藥房夥計道:「沒見過你們說的這兩個人。」說話間他看了一眼太子殿下的士兵的衣服,以及頭頂上的白纓盔,猜出了來人必是太子殿下的士兵無疑了。

鎮上有人見過太子殿下的部隊從別處經過,回來后曾經向鎮上其他人描述過太子殿下的士兵的穿著。

這士兵又道:「那你有沒有見過比較可疑的兩個人從這兒經過?比如有人挾持著另一個人一起從這兒經過?」

藥房夥計抬了抬頭,看著這士兵,「有人挾持別人?我也沒見到過。」

這士兵身後的另一名士兵道:「走吧,咱們去這鎮上別處問問看。」

問話的士兵於是迴轉身,和其他士兵一起往鎮南行去。

就在他們剛走了幾丈遠時,藥房夥計想起什麼似的說道:「我倒是見過兩個有點奇怪的人。其中一個也是大夫。」

已經騎了幾丈遠的士兵們立刻掉轉了馬頭,再次往藥房騎來。

仍然是剛才問話的士兵問這藥房夥計:「你見過兩個有點奇怪的人?說說奇怪在何處?」

這藥房夥計道:「今日傍晚的時候,有兩個人來我這藥房買葯,一個是大夫,人看起來比一般男子矮了半頭。」

問話的士兵又問:「繼續說。把他們來你這兒以後的一言一行全部說出來。」

這藥房夥計縷了縷思緒,道:「傍晚的時候,我看到兩個人從南邊過來,前面的那個是大夫,當然,我也是後來才知道他是大夫的,他們一起過來的時候,他後面的人緊緊跟在他後面,而且還左看一下,右看一下的。

他們過來以後,那大夫說他要來買葯,我問他,買什麼葯,他說他要買二十袋的散結排石湯。

我說我記不住,讓他寫個方子。我給他拿了紙和筆,他就開始在紙上寫起來。

在他寫的時候,那另一個人就在他邊上看著,目不轉睛的。

那大夫寫方子寫的很仔細,很慢,我當時就有點奇怪。

我見他完全能背下來方子,問他是不是大夫,他說他是大夫,是來幫病人拿葯的。

然後這大夫還問我,我怎麼你這麼年輕也未逃難去呢,我對他說,我家先生說了,我要是也逃難去,以後我再回來,這藥房里就再也不用我了。

他問我我家先生呢,我說他吃飯去了,我在這兒守著。

他說,若你家先生回來了,請轉告你家先生,一個姓孔的大夫說你家先生是個好人。」

他說到這兒時,幾個士兵相互看了一眼,知道藥房夥計口裡的大夫大概就是孔大夫了。

剛才他沒說到這兒時,他們不敢冒然猜測,只敢猜個三四成的樣子。

問話的士兵問道:「他們還說了什麼?」

他想從藥房夥計這兒聽到些孔大夫的去向。

藥房夥計道:「後來那個和大夫一起的人就有點煩躁,一直催促他快點寫,嫌他寫得太慢了。那大夫說,急什麼,

他說消結散石湯確實成分複雜,藥方以後說不定還會讓一個老人家繼續拿來用,所以,他得每個字都寫得清清楚楚了才行。」

藥房夥計說到這兒時,又道:「對了,這大夫的父親也是個大夫,還是寫字一筆一劃很工整的大夫。後來那個他邊上的人就顯得更煩躁了,催得更緊了,還讓那大夫快點寫,催促的聲音還很大,當時把我嚇了一跳。然後這大夫就寫得快點了,我把葯開給他們,他們付了錢就走了。」

問話的士兵問:「他們往哪走的?」

藥房夥計道:「往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5章 問話

5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