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中計

第326章 中計

「謝謝小兄弟的回話。」問話的士兵說著掉轉馬頭,對著他後面的另外的九個士兵,「咱們就在這邊上搜搜看,他們來這買葯的時候是在傍晚,聽起來他們來買葯是給一個老人家看病用的,所以,他們應該就在這一帶。也許就在那個老人的家裡也說不定。」

其他士兵也掉轉了馬頭,往南騎去。

在周邊一帶的村子他們搜羅時,他們一個時辰后搜羅到了那個老頭兒的村裡。

在他們敲老頭兒的院門后,問話的第一句,老頭兒就明白了他們要找的人就是他今日傍晚遇到的兩個好心人了。

因為問話的士兵問的是:「老人家,您有沒有生病,剛好遇到一個好心的大夫幫您看病?」

這老頭兒看了一眼這太子殿下的士兵的衣著,心裡犯嘀咕,難道自己遇到的好心人是官府的追拿的犯人?

所以,他留了個心眼兒,問:「怎麼,你們是來找犯人的?」

「找犯人?不是。不,也是。」找的是孔大夫,以及挾持他的那個人,所以,一個不是犯人,另一個算是。

「官人,您說的話我聽不懂,什麼叫不是不也是。」

「我的意思是其中一個是犯人,另一個是大夫,那個大夫是我們要救的人。」

「那個大夫是你們要救的人?」老頭兒疑惑問道。

那兩個人看起來沒有哪個是壞人,怎麼就一個是犯人,另外一個是要救的了?

他當時完全沒看出來這兩人之間有半點不尋常的地方。

「對,老人家您應該就是那個病人吧?」這士兵覺得這老頭兒問的和答的和其他人不一樣,其他老人不會問話,只說沒見過他們描述的兩個人,這老人家卻先問他們是不是找犯人的。

而且剛才他還說了「那個大夫是你們要救的人」這句問話,這說明他是知道他們兩人的。

老頭兒回道:「對,我就是那個病人,得了一個心腸好的大夫的相救,怎麼,這大夫有危險?」

他現在想起來了,那個和大夫一起的人是有點兒古怪,他無論如何也不願意在他家裡吃上一頓飯,非要離開,而且他從鎮上回來后說話時的神情很煩躁。

「對,他們在您這兒嗎?」士兵問。

「不在,他們已經離開了。」

「您可知道他們去了何處?」

老頭兒回這士兵道:「不知。」

士兵們遺憾地離開了這老頭兒這兒,線索中斷了。

但是好在,他們知道了孔大夫眼下至少還沒出意外,這個消息也算是個好消息,必須立刻去給陸公子和武書兩人送去這個消息,免得他們焦急。

因此,他們中有一個人去了陸公子和武書所在的啟山鎮,彙報今日傍晚探聽到的消息去了。

.

啟山鎮。

此時夜色已深,一家南北向的巷子的西邊的一家客棧里,陸世康和武書正在二樓的一間簡樸的客房內相對無言。

武書發現,從昨日到今日,陸公子都甚是沉默。他幾乎時時刻刻都在等著各組士兵傳來的消息,每一回的消息都讓他眉頭皺得更緊了。

士兵們每回離開后,他便又陷入沉默中去。

所以,他平常也不怎麼敢打擾他的沉默。

他自己也擔心孔大夫,但至少沒有擔心到茶飯不想的地步。

他擔心他,但他還能睡得著,由於昨夜一晚沒睡,困得腦袋發暈,今日中午他便在這客棧里睡了三個時辰。

但是陸公子昨夜未睡,今日一天未睡,眼下夜色已深,仍然毫無睡意。

也因此,他看起來顯得憔悴了許多。

兩人正相顧無言時,一個腳步聲匆匆地走來。

人還未到,話音先到了,「陸公子,武大哥,有消息了!」

武書見陸世康猛地站起,於是也跟著站了起來,看著匆匆入門的士兵,「孔大夫有消息了?」

這前來的士兵站定了,氣喘吁吁說道:「是的,眼下看來,他至少是無恙的!」

武書道:「快說來聽聽。」

這士兵便把一個時辰以前在某個小鎮上探聽到的消息以及在那個老人家那裡查探到的消息給陸世康和武書描述了一遍。

武書發現,這前來彙報消息的士兵走後,陸世康的眉頭總算稍微地舒展了一些。

但也只是稍微地舒展了一些。

.

第二日一早,青枝起床后,就已經餓得肚子咕咕叫了。和陳卓一起翻越院牆以後,青枝看了看拴在院牆外樹邊一夜的馬,對陳卓道:「這馬有些不對勁。」

陳卓問:「哪裡不對勁?」

青枝走近馬匹,道:「馬的眼睛有些無神,想必是昨夜在這外面凍著了。」說話間她摸了摸馬背,「這匹馬得了風寒。」

馬自然沒得風寒,但為了自己能靠近馬頭和馬繩,她故意這樣說著。

她的目的是把馬放走。馬不放走,今日自己必然會達到周靜所在的寒山。

一旦被他送到寒山,自己必然凶多吉少了。

不用想也知道,周靜和她那些士兵會對自己如何仇視。

自己醫治過陳卓,算是於他有恩,他尚還因為他那些兄弟的去世不想放過自己,那些沒有得到自己任何恩惠的人,又怎麼可能輕易放過自己?

他們對自己定然就只有仇恨了。

所以,今日她無論如何要想辦法自救。

陳卓根本不想理會她剛才說的,只是道:「馬受了風寒?你有何依據?」

青枝道:「馬受風寒時,毛髮會失色,你看,馬的毛髮變得沒那麼有光澤了。還有,受了風寒的馬,在寒風中會發抖。」

「發抖?」

「對,不信你看。而且發了抖的馬跑不快。看來咱們得換一匹馬了。」

「哼,你別以為我不清楚你的計謀,你不就是想讓我慢點走?馬在大冷天的發抖不是很正常?」

「這你就錯了,馬比人耐凍。你不信讓它跑跑試試看看,它能跑得快算我輸。」

「你少來這套,你不就是想逃跑?」

「我早就放棄逃跑之心了,再說了,就算走得慢,還不是一樣能走到那兒去?」

「少說廢話,快走。」

「你不信試試好了,我們上馬後,馬必然一跳一跳的。」

「我當然不信。上馬!」

說話間,他把她弄上馬匹,然後自己也上了馬。

青枝在馬行駛了幾步以後,便用被繩子拴著的兩隻手用力往後伸去,摸到馬的尾巴后,她用力地扯住馬的尾巴。

馬受了驚,突然往前跳躍起來。

「你看,我剛才就說了,今日這馬受了風寒,不宜載人,這樣下去我們沒辦法行路。必須換一匹馬。」

「下馬!」陳卓沒好氣地道。

要想在這兵荒馬亂的世道去找一匹馬,談何容易,只能讓她給馬醫治醫治,再行路了。

青枝內心暗笑,他竟然中計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6章 中計

5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