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這位小哥,偷人的東西是要還的

第330章 這位小哥,偷人的東西是要還的

陸世康和武書之所以會出現在桑西鎮,是因為今日一早,有士兵說在尋常孔大夫的過程中,發現有許多農夫被一些騎著馬的農夫帶領著從滄池城出發,往東走去,今日中午時分,他們大概會經過桑西鎮。

而因為啟月鎮距離桑西鎮只有四十里路,所以他們便從啟月鎮趕來了。

剛才,他們在這個客棧吃飯,見到有大批人經過客棧,便出門觀察去了。

只看了路過的那些人一眼,陸世康便明白了,他之前和太子殿下所預想的一切已經成真。

這些農夫必然是鄭勁之前藏在各個山窩裡的山匪,如今假裝成了起義的農民,他們前往的地方,必然就是寒山。

在來到桑西鎮之前,他便已經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如今親眼看見這些農夫個個身強力壯,他更加確認了自己的猜測。

觀看了幾眼農夫們的情況后,他便和武書一起回到了客棧里。

因為他去過明月山以東的山間盆地,若是這些人中有山間盆地的那部分人,一定會認出自己來。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他決定到客棧裡面坐著,往外看這些過往的大批「農夫」,好估個粗略的人數。

他沒想到,剛剛坐下,便看到一隻手伸上了桌子。

那隻手白皙是挺白皙的,但就是好像幾日沒有洗手的樣子。

袖子也髒兮兮的,袖子上全是補丁。

他拿起邊上放著的備用筷子,夾住這隻手。

沒想到這隻手拿起一隻包子便放了下去,然後一個人影便彎著腰從這個桌子邊上竄了出去。

在這人影沒有跑離客棧以前,他曾看了一眼這人的背影。

在他眼裡,這就是一個尋常的吃不上飯的小偷而已,犯不上前去理會。

所以,他將目光轉向窗口處,往外看著那些路過的人。

也就是在這樣的時候,他聽到了外面傳來的那聲熟悉的聲音:「我只偷了一個包子!」

這聲音使他內心一怔,他立即站了起來。

連武書和他對話他也未曾覺察。

就在他剛剛站起來以後,武書道:「陸公子,咱們快去追,看孔大夫跑去哪裡了?」

兩人一起出了門,陸世康站在客棧往左右兩邊一看,哪裡還有青枝的影子?

而大批「農夫」仍然還在從門口經過著。

武書左看右看了一眼,道:「陸公子,要不咱們分頭找?」

「要麼你留下來觀察下這些農夫的數量,我自己去找孔大夫便可。」陸世康道。

「也行。」武書道。

武書雖然不知道這些農夫的由來,但他看到這麼多農夫同時出動,也預感到了一絲不妙。

此時觀察這些人的人數,也是極為重要的事情。

既然陸公子已經提出他自己去找人,他決定等他數完這些農夫大概的人數以後,再和他一起去找孔大夫。

於是武書就站在門口,看著農夫們一個個路過,心裡估算著大致的人數。

陸世康則往東走去,剛才他聽著青枝的聲音是往東去的。

也就是說,是和這群「農夫」同樣的方向。

他連著跑了幾個路口,在每個路口都往旁邊的小巷看去,卻都未曾看到青枝的身影。

這麼短的時間,她去了哪裡?

.

青枝跑出客棧以後,便跑到了邊上的一個巷子里。

然後她拐到巷子里,藏在一棵足以能遮擋她的身影的大樹邊,吃起包子來。

也許是因為人餓的時候,吃什麼都是香的,她覺得剛才從客棧偷來的這個包子好吃極了。

她吃著吃著,想起剛才在客棧發生的事情。說來也怪,那桌上的兩個人竟然這麼輕易地就放過了自己,讓她有些疑惑,他們甚至沒有向她說一聲:「喂,你怎麼偷東西。」或者諸如此類的話。

當然,剛才有人夾住了她的手,那大概也是一種阻止。

為了吃個包子,被夾一下簡直是不值一提。

要是知道那桌上的食客那麼好相處,她就要多拿一個包子了。

但現在,後悔也沒用了。

吃了這個包子后,她還是覺得餓。

畢竟她可是連著兩三天只吃了一頓米飯的人。

吃了包子后,她便從這棵大樹邊走了出來,現在,自己要去哪裡是個問題。

去太子殿下那兒吧,她現在根本不知道太子殿下在哪兒,因為時間已經過去了好幾天,太子殿下的兵營大概早就換了幾次地方了。

而太子殿下有沒有派人找她,陸世康有沒有也在找她,她根本不知道。

她只是猜測他們在找她,但他們在哪裡找她,怎麼找的,她便不知道了。

所以,思來想去,自己竟是不知道該去哪兒。

難道,自己要一個人也向著寒山邁進?畢竟太子殿下的兵營最終還是往寒山去的。

那萬一去寒山的路上又遇到了陳卓,又該怎麼辦?

一想到現在吃住是問題,去哪兒也是問題,她就一籌莫展。

她低頭走著,眼睛無意識地看著地面,覺得甚是苦惱。

一抬頭,她竟然看到了陸世康側面走過的人影。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她覺得自己眼睛花了,但她又看了一眼,那分明是他。

她絕不對認錯他的完美得無懈可擊的側面。

本來想立即喊住他,但她突然想到,自己現在蓬頭垢面的,又穿著全是補丁的衣服,這樣子見他,實在太難堪了。

既然他在鎮上,一時半會地大概不會離開,她決定找個地方把自己收拾乾淨了再去找他。

要不然,他肯定又要在回憶里多記上一筆自己的糗事了。

說起來,他的記憶里自己的糗事可已經好多次了。

這些只是一閃念的想法,實際上她看到了他的側影后就立即轉過身,往剛才站的樹邊走去。

那棵樹足夠大,能夠將她遮擋得嚴嚴實實的。

在樹邊站定后,她面對著樹榦,便站得直直的,彷彿稍微站彎一點就會讓自己的胳膊或腿暴露在外似的。

在樹邊站定后,她面對著樹榦,便站得直直的,彷彿稍微站彎一點就會讓自己的胳膊或腿暴露在外似的。

在樹邊站好以後,她屏息靜氣,聽著巷子里的聲音。

完了,她似乎聽到了腳步聲在往這邊走來。

並且腳步聲還越來越近了。

來的人是陸世康,還是經過這巷子的其他人?

她不知道。

也不敢冒然猜測。

問題是,腳步聲在自己所站之處的背後停了下來。

她剛想面對這人,就聽陸世康的聲音響起:「這位小哥,剛才是你偷了我桌上的包子吧?」

青枝聽著這話,心道,他只是出來找偷他包子的人的?那麼剛才在桌子上吃飯的兩個人中的一個是他了?

既然他只是把她當成那個偷吃他包子的小偷,她便決意不在他面前亮明身份。

她抱著樹,將頭扭到面對著牆壁的位置,點了點頭,不吭聲。

「原來這位小哥不止是小偷,還是啞巴?」陸世康在她背後踱著步子問道。

她又點了點頭。

憑感覺,她覺得他似乎知道小偷是自己了。

但是,她又不完全確定,所以還抱有一絲希望,希望他能離開。

她只想找個地方換身乾淨衣服,洗個臉,梳個頭,沐個浴,然後再乾乾淨淨清清爽爽地站在他面前。

這是不是已經是一個難以實現的願望?

「這位小哥,偷人的東西是要還的。」

陸世康環抱著雙臂,看著她的背影,慢條絲理地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0章 這位小哥,偷人的東西是要還的

5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