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這小偷長得還挺像樣的

第333章 這小偷長得還挺像樣的

正側耳傾聽時,就聽到了敲門聲,她問:「誰?」

就聽到陸世康的聲音:「我。」

她裹起被子起身,前去開門,見他站在門口,手中竟空空如也,問道:「衣服呢?」

「沒有賣的。」他道。

「什麼?沒有賣的?」她心裡好不鬱悶。

「眼下只有賣老年人的衣著的,賣年輕人的衣著的店鋪都已經關門了。」

其實很好理解,因為鎮上的年輕人大多離開了,所以賣年輕人衣著的店鋪也關門大吉了。

可是,她難道還要穿之前的補了許多補丁的髒兮兮的衣服?

見她臉上失望的神色,他道:「要麼我去給你借個店小二的衣服?」

青枝點頭道:「也行。」

陸世康於是又離開了她的房門處,因為他只是下樓一趟,所以她便懶得再躺回被窩,而是站在窗口處。

過了不一會兒,門邊傳來了敲門聲,她知道是他回來了,於是轉身去開門,就見他手上拿著幾件折得整整齊齊的衣服。裡面單薄的衣服是灰色的,外面的衣服是裸色的。

「這是店小二的,你試試合不合身。」

她剛剛想接過他手上的衣服,想到自己若是伸出兩隻手來接衣服,必然會讓被子散開,那就尷尬了。

「你能不能幫我把衣服放床上?」她問。

他點了點頭,走進了她的屋裡,幫她把衣服放在了床上,然後離開了她的房間。

她飛快地將被子放在床上,然後開始穿店小二的衣服,先穿了裡面的衣服,從裡面的衣服來看,這衣服有些寬大,她只好把褲腳挽起再接著穿外面的。

穿好外面的衣服后,她覺得這衣服寬寬大大的一點兒也不暖和。

但是現在,她沒有別的選擇。

穿好衣服,正坐在床上,想著是不是該去讓店小二給自己熱熱清粥端上來時,就聽到了門外店小二的聲音:「客官,在嗎?」

剛才陸世康去向他借衣服的時候,他就猜到樓上的小偷已經洗浴好了,洗浴這麼能磨蹭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

青枝出來開門后,店小二看了一眼她身上的他自己的衣服,道:「咦,你穿著比我穿著好看。」再看了看她的臉,又是一驚,原來這位小偷洗乾淨了臉竟然是個細皮嫩肉明眸皓齒的小夥子。

見到這小偷現在這個樣子,他不自覺地誇了一句:「沒想到你長得還挺像樣的。」

「小哥謬讚了。」青枝道。

「現在是不是可以幫您熱下清粥了?」

「現在可以了,勞煩小哥了。」

「不麻煩不麻煩,就是清粥熱一次就不怎麼好喝了,您到時候別嫌難喝就行。」

店小二說著下了樓。

不多時店小二又上樓來了,端來了剛剛熱好的清粥,端來清粥放在房間西側的方桌上以後,他順便把房間里的木桶和其他洗浴用的東西拿走了。

青枝看了眼桌上的碗,見清粥就是單純的小米粥,一隻青花瓷的勺子放在碗里,她拿著勺子,喝起粥來。

正在喝粥時,她感覺到門前站了個人,抬頭一看,見是陸世康。

他一聲不吭走了進來,然後在她旁邊坐了下來。

感覺到他在看著她喝粥,她抬頭看了他一眼,道:「喝粥有什麼好看的?你是不是也餓了?」

「不餓,只困。」

她知道他這幾日肯定沒睡一個好覺,於是道:「那還不去睡覺?」

「不敢睡,怕一睜眼,你又不見了。」

她知道他在擔心什麼,他必然是覺得眼下兵荒馬亂的,到處是小偷,劫匪,她一個女子呆在一個房間里,實在有些危險。

她邊喝粥邊道:「陸公子放心,我一個大活人,還能被人偷走不成?別人就算入室搶劫,也最多拿些銀兩,我這房裡可沒有銀兩。」

「難說,若是本公子入室搶劫的話,看到孔大夫,不會想到搶劫銀兩,只會想著把孔大夫給劫走。」

「那些劫匪時間長了就知道了,我有多礙事絆腳。沒有劫匪會想要劫走我的。」

「孔大夫說說看,怎麼個礙事絆腳?」陸世康道。

青枝道:「不能吃不能賣了換錢,還得管吃管住,不是礙事絆腳?」

說話間她已經喝完了小米粥,把勺子放在空碗里,道:「我要下去放碗了。」

「等會小二會來拿的。」

他話音剛落,就聽到店小二的腳步聲在上來,聲音旋即來到了房間門外,見房門開著,他往裡看了看,「客官您喝完了?」

「喝完了。」

「看來我來的剛好。我幫您把碗拿下去吧。」

店小二進了房間,拿了碗就走了出去。

店小二離開后,陸世康道:「說說你這幾日的遭遇吧。」

「其實也沒什麼要多說的,就是那個陳卓一直在帶著我逃跑,逃跑的途中又各種換衣服。」說完這話,她把這幾日發生的所有事情,向陸世康詳細地描述了一遍。

「所以,他一直不知道你是女子?」

「應該是不知,他可能就一直未往這方面猜想。」她回道。

他道:「他對你始終尚有一絲感激,不然也許他不會輕易放過你。」

她想起那天他將短劍抵在她的脖子上,最後又因她幾句話拿離了她的脖子,道:「人有各自的立場,站在他的立場上來看,他的所作所為便合情合理了。在這樣的年代,所有人都可憐可嘆。」

在這一路上,她遇到許多孤苦伶仃的老人,遇到許多吃不飽飯的路人,遇到許多因民眾逃離而不得不關門的店鋪老闆。

戰爭,殘酷之處不僅僅在於它直接使多少無辜的士兵犧牲,還殘酷在它改變了無數人的生活,使他們飽受奔波流離之苦。

「但是戰爭看樣子會持續很長時間了。」他道。

「陸公子為何這樣說?」

「你記得今日路過這個鎮的士兵嗎?」

「當然記得。」這才一個時辰不到,她當然不會忘記。

「他們是往寒山去的,而接下來,會有無數的農民起兵造反。」

「陸公子為何這樣說?」

「你可還記得桫山之戰?」

「自然也記得。」那雖然個極小的戰役,以太子殿下這方大勝而終止,但因為剛剛發生沒幾天,她自然印象深刻。

「那便是轉折之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3章 這小偷長得還挺像樣的

5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