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在客棧

第334章 在客棧

「那便是轉折之戰?」青枝覺得有些不解,一個小小的戰役,也就一會兒功夫,怎麼就是轉折之戰了?

但她明白,陸世康說的話一定是有依據的。

「你可還記得那些躺在山坡上的農民?」陸世康道。

「記得。」青枝道。

「那些人是周靜的士兵冒充的。」陸世康道。

青枝回憶了一下當天的情形,道:「我知道。當時有士兵說過不要讓我們去找有沒有活人。」青枝說到這兒有點恍惚,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說,他們故意冒充成平民百姓來對抗太子殿下的士兵,然後太子殿下的士兵若想過路就只能將他們剷除,但這樣一來就會讓人認為太子殿下傷害了平民百姓,從而引起更多平民百姓的憤慨,從而引起更多的農民起義?」

「對極。」陸世康道。

「今天那些農民肯定也不是普通的農民吧?」

「不是,他們應該就是那些鄭勁隱藏在各處的山匪。有了杪山之戰,又有了鄭勁的那些山匪作為起義先峰,其它不知道就裡的農民就會跟風起義了。」陸世康道。

「那看樣子這種世道還不知道要延續到什麼時候……」青枝嘆息了一聲。

她本來以為,太子殿下的士兵到了寒山,戰事就該結束了,然後以後大家就都能過上太平日子了。

現在看來,太平日子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來。

想著也已經聊了這麼久,他本來就幾天沒睡好,她道:「先不聊這些了,你快去睡上一覺再說。」

「若你不在邊上,我便不睡。」他看著她道。

「我不就在你隔壁?」

「隔壁不行,本公子睡著的時候,是看不到劫匪的,萬一劫匪把你劫走了,本公子又不知去何處找了。」

「哪有那麼多劫匪。」她道。

「以防萬一。」他道。

「那這樣,你去睡覺,我在你邊上看著你睡,如何?」

「可。」他道。

說話間他起了身,拉著她的手走到了他自己的那間房間。

他床上躺下以後,他便把她也拉上了床。

「我……現在不睡。」她道。

這幾日雖然沒有吃好,但睡覺她是不缺的。

「孔大夫若不想睡,看著本公子睡覺便好。」

「可是……」這樣的白日里兩個男子躺在一處,萬一被人發現,豈不尷尬?

「沒有可是……」說話間,他讓她躺在他的臂彎里,讓她的頭靠在他的肩上。

青枝便不再動彈,她想讓他儘快入睡。

沒過多久,她便聽出他呼吸有些沉,知道他已經睡著了,於是便在腦海里想著一些最近發生的事情。

這兩個來月,她過得像做夢似的。

接下來她便什麼也不想,只是獃獃躺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剛剛也有了些睡意時,突然聽到過道上店小二的聲音:「你們是誰!」

她聽出店小二聲音極其惱火,也不知道外面過道上有何人。

剛才她沒聽到什麼腳步聲,如果過道上有人,定然走路極輕。

在店小二的聲音響起后,她才聽到了一個腳步聲拔腿就跑。

不多時便跑離了過道。

接著她便聽到了店小二的喃喃自語:「整天都有人光顧,早知道如此,我也該和其他店小二一起離開的,整天過得這般提心弔膽的,真是受夠了,我真他媽受夠了……」

聽店小二的意思,這客棧幾乎每日都有人光顧客棧,進行小偷小摸或是搶劫。

以前她對所有的小偷小摸行為都嗤之以鼻,直到今日自己也因餓得半死成了一回小偷,她有點兒理解小偷的做法了。

這樣的年代,當小偷的人也許並不全是壞人吧。

當一個人沒吃沒喝的時候,道德感便退位於生存的本能了。

不過,她也能理解店小二的做法。

作為店小二,他肯定希望客棧能維持下去,客棧若是整日有小偷和搶劫的劫匪光顧,肯定生意會大受影響。不只生意會受影響,若是遇到不要命的歹徒,他的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

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該憐憫來這客棧偷東西的小偷小摸,還是該憐憫店小二了。

感慨了一番以後,她因無所事事,便聽著外面的動靜。

外面的街上有談話聲傳出,是店小二已經下了樓去,和人正談論著他今日遇到的事情。

店小二就在樓下說道:「你們不知道,我最近幾乎每日都能遇上兩三個小偷小摸的人趁我不注意進店了,現在店裡只有我一個人,你們說,我該不該把店關了?」

「你這店要關,我們住哪兒去?」說這話的應該是住這店裡的客人。

「你們可以再找個鎮子去住啊。」店小二道。

「那不行,現在客棧越來越難找。萬一他們也打算關店呢?」

「可是,這樣開著店,我總歸是有危險的,萬一遇到要錢不要命的,我怎麼辦?要是以前,有人和我一起把他們打跑,現在店裡可只有我一個人,連我們掌柜的都走了。」

「那他現在每月給你多少銀子?」

「三兩。」

「那你以前多少?」

「五百文。」

「你看,這不就是你冒著危險的補償嗎?」

「那倒也是。唉,先干著吧。」

談話聲到這兒就結束了。

她抬頭看到陸世康睡得很沉,便又突然想起今日路過的那些「農夫」,隨即又突然順著思路想起青銅牌的事情。

想起青銅牌,她便想摸摸看那個青銅牌還在不在陸世康懷裡。

冬天的衣物較重,從外面摸不出,她便將手伸過他的外衣,便裡面的衣服摸去。

摸了半天沒有摸到,她有些疑惑,莫非他沒有帶在身上?

正疑惑時,她感覺到自己的手被陸世康的手按住了,難道他醒了?

抬起頭,見他仍然閉著眼睛。

但他手上的動作卻讓她明白,他肯定是醒了。

他把她的手按住以後,握緊了,然後將她的手拿著伸到他的外衣里。

「在這兒。」他道。

她摸了摸,青銅牌果然在外衣里。

「你醒了?」她問。

「感覺到某人又在借本公子睡覺把本公子的心脈,便醒了。」

「誰又給你把心脈了?我是看那青銅牌在不在你懷裡。」

「當日孔大夫往本公子懷裡找青銅牌時,不是說自己在幫本公子把心脈?」

她一時無語。

「你繼續睡吧。」她道。

沒聽到他的回話,接下來卻感覺到自己的下巴被他的手抬了起來。

抬頭看他時,正對上他深情注視自己的目光。

下一瞬間時,她感覺到他的手放在她的腰部,旋即將她的身子給扮正了。

他把她壓在他的身下,然後道:「不睡了。」

眼下光線已經暗了下來,窗外的黃昏的殘餘的光線映照在她的臉上,讓她的臉泛著晶瑩的光澤。

他的吻與往常比起來,帶了更多的珍惜的意味。

那大概是因為,這幾日他以為他已經失去了她。

和他在這樣的床上親密無間地擁抱親吻時,她心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萬一有哪個小偷或是劫匪來這兒行竊,推門看到兩個男子在進行著這種親密的舉動,該會是怎麼樣的震驚?

不過,這個念頭只在她腦海里閃了一瞬。

她的心很快被他完全佔據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4章 在客棧

5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