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一群「農夫」

第339章 一群「農夫」

兩天後的天色尚暗時分,太子殿下剛剛醒來,正點了一支蠟燭在自己的帳篷里看書,忽然聽見武書道:「太子殿下,塘報騎兵來了。」

頃刻,幾名塘報騎兵來到了太子殿下帳前,其中一人進了帳篷,對太子殿下行了一禮,道:「太子殿下,大事不好了!」

「什麼事不好了?」太子殿下抬頭問道。

在燭光的映照下,他看出,這塘報騎兵臉上浮現出的神情有些誠慌誠恐。

「稟報太子殿下,那三萬山匪已經進入寒山了!」這塘報騎兵說了后便立刻低下頭去,面上極是羞愧。

「什麼?進入寒山了?他們是怎麼過去的?」這幾日他命人加強巡邏,就是為了把他們堵在寒山以外,結果還是讓他們輕易地到達了寒山?

塘報騎兵回道:「昨天傍晚他們故意在瀠河邊上搭了許多帳篷,我們以為他們是要在那裡過夜了,就也找個地方睡覺了。沒想到天一亮,就見帳篷已經收走,只有一片空地了。」

太子殿下道:「那說明,他們是連夜渡過了瀠河,往寒山去了?」

塘報騎兵回道:「是的,我們幾個被他們的障眼法給騙了。求太子殿下責罰!」

太子殿下凝眉道:「算了,怪不得你們,是敵人太狡猾,你們先下去吧。」

這塘報騎兵行了一禮,道:「謝太子殿下寬宏大量,不降罪於我等。」說著退了下去。

塘報騎兵走後,太子殿下立即召集軍中的重要人物去中軍大帳,商討進攻寒山之策。

太子殿下將塘報騎兵帶回的消息和眾人宣布后,問在座各位:「不知大家認為此時該如何行事?」

秦武道:「現在不打也不行了,到時候他們召集到的人手更多的時候,會更難消滅了。」

林濤音也道:「今日進攻於我們有些好處,因為那些山匪長途跋涉,且昨夜又一夜未睡,必須疲憊不堪,此時進攻是最佳時機。」

此時除了陸世康,在座的其他幾位還沒發話的也同時附和道:「現在不得不打了,既然要打,現在打最合適。」

太子殿下見附和的人中沒有陸世康,轉臉問陸世康:「世康你認為呢?」

陸世康道:「眼下地形對他們有利,若冒然開戰,對我方極其不利。眼下正是雪季,他們糧食運送必然困難,不如我方先將寒山圍住,讓他們的後勤兵無法送食物進去,時間一長,在糧食即將吃完時,他們必然因糧食即將用完,而不得不出來迎戰,只要他們出來,他們便沒有了地形上的優勢了,我方人數比他們多,勝算很大。」

太子殿下連連點頭道:「嗯,世康分析得有道理,好,就依你的說法來做。」

在座的其他人此時也沒有表示任何異議,畢竟太子殿下已經表明態度了。

.

寒山。

天色剛亮,周靜才剛剛起床時,就聽到一陣嘈雜聲。

她起了床,穿好防風的白色披風外套,便走出了帳篷。

「發生什麼事了?」她問守在她帳篷外的士兵。

「回郡主殿下,今日來了許多農夫,正在訓練場上站著呢。我聽說是起碼有三萬人。因為您剛才還睡著,我便沒有叫醒您。」這士兵回她道。

「農夫?怎麼會有許多農夫過來?」周靜有些疑惑。

「聽說是來投奔咱們的。」

「投奔咱們的?」周靜更加困惑了。

她說著便往訓練場走去,到那兒時,她見鄭杭肅,祁連,以及其他大將都已經站在那兒了。

她到來后,農夫們眼睛齊刷刷地向她看來。

她站在前面,對他們高聲道:「你們既然來投奔我了,請大傢伙放心,我一定不會虧待你們,從今往後,你們便是我周靜的人……」

這時這群農夫前面的一個人說道:「周靜郡主,我們是來投奔鄭公子的!我父親是他的舊部下!我從小就仰慕鄭公,眼下他宅子被燒,我父親讓我過來,投奔鄭公子,為鄭公之死出一份自己的微簿之力!」

周靜愣了一下,沒有作聲。

這時人群里比較遠的地方又響起另外一個人聲音,那人高聲說道:「我也是來投奔鄭公子的!我父親也是他舊部下!」

然後許多人都高喊著:「我們都是來投奔鄭公子的!」

周靜有些疑惑,看了看鄭杭肅,見他面對人群,只是沉默著。

沉默了片刻后她道:「大家來投奔鄭公子,便也是投奔我周靜的。不必加以區分,只要咱們齊心合力共同抗敵便好。」

人群中有個人回道:「那可不一樣!我們只為鄭公子而來!」

「鄭公子,這是怎麼回事?」周靜看了一眼鄭杭肅道。

鄭杭肅道:「也許就如他們自己所說,他們是我父親的舊部下,所以,見我家被燒,便趕過來想要對我表示支持。」

此時祁連就站在他邊上,只是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他覺得十分疑惑,這些農夫比平常的農夫看起來強壯得多,一看就是常年練武的。

哪個農夫會吃飽了沒事幹天天舞槍弄劍?

但因為他吃不透這些農夫是哪裡來的,便暫時不發表意見。

周靜對農夫們說:「這樣吧,你們既然來了,先暫時住下,至於鄭公子的事情,我以後會有安排。」

「我們不要你來安排,我們現在就要自己安排,我們只認鄭公子是我們的主子,其他人一概不認!郡主殿下若是不從,我們馬上離開!」

周靜道:「此事需要我和眾位大將商議商議,再作決定。」

她明白,若是眼下便讓鄭杭肅在軍中擔任要職,讓他成為這些人的領頭的,怕會引起其他大將的憤慨。

也有可能會引起這些農夫和自己那些本來的殘餘士兵的彼此不容。

畢竟其他士兵只聽令於自己,以及軍中本來就帶領著他們的軍中大將們。

他們對鄭杭肅,一直以來都抱著不以為然以及輕視的態度。

而這一點,她無法改變。

眼下來了這些新人,她既不想讓這些新人不離開,也不希望因他們的到來而引起無法調和的矛盾。

將這些新人和舊兵以某種方式融合,是眼下最重要的問題。

她需要好好地考慮考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9章 一群「農夫」

6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