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被刺

第342章 被刺

「此地不宜久留。」他道。

「這裡不會有太子蕭的騎兵過來的。」她道。

這幾天太子蕭的士兵過來后,根據她派出的塘報騎兵的觀察,他們活動範圍主要在太子蕭的兵營和她的兵營之間。

他不理會她這話,只是道:「咱們立刻回兵營。」

「我逛一會鎮子,咱們就回兵營。」她道。

她說著就往前走,邊走邊街著。

好不容易能出來透透氣,她可不想再回那個讓她心情壓抑的兵營里去。

一想到那兒現在所有的大將都對她心存不滿,她就心生煩躁。

以前她生活得無憂無慮,沒有任何煩心事,現在,煩心事一樁接一樁,沒完沒了。

她需要片刻輕鬆的時辰。

在這個鎮上,她能感覺到這種她想要的輕鬆。

只不過,要是人再多些就更好了。

她往前走時,他便跟在距離她不足三尺遠處。

每次回頭看到他跟在身後,她再迴轉身往前走時都會會心一笑。

他嘴裡再怎麼否認,但眼下他不離不棄地跟著她,是不是也說明了他對她不無感情?

若是他面對一個沒有一點兒動心的女子,他還會有這樣的耐心么?

以他這種冰冷的性情,是不是會立即轉身離開?

一邊從他的行動猜測著他的心裡,一邊左顧右盼著兩邊的店鋪。

有個街西的店鋪里傳來了老人們說笑的聲音,她往裡看去,見是一個棋室,一些老人家在裡面下圍棋,於是,她也往裡走了進去。

眼下這種熱鬧的場景可不多見。

她進去以後,他只好也跟了進去。

她問站門口櫃檯前的老人:「這兒還有空的棋桌么?」

「有,當然有。現在就是空的棋桌最多了。您們是想要單間還是外面的大廳里的棋桌?單間貴些,大廳里的便宜一些。」

「單間。」她道。

「那好,你們隨我來。」這老頭說道。

他把周靜和鄭杭肅帶到西南邊的一間棋室,道:「兩位客官就在這個房間吧。」

周靜進去以後,徑自盤腿坐在房間北邊鋪墊上,然後對鄭杭肅道:「鄭大哥,咱們下盤棋。」

他在她對面坐了下來。

「你要黑子還是白子?」她問。

「黑子。」

「好,那我要白子。」說著將桌上放黑子的瓮推到他那邊去,將放白子的瓮端到了自己這邊。

連下兩局,她便輸了兩局。

她故作懊惱說道:「真是的,鄭大哥,你怎麼一點兒也不知道男女一起下棋時男子要讓著女子,尤其是自己喜歡的女子,不然的話,當心吃不了兜著走。」

他道:「下了兩盤,可以走了。」

她道:「不,我要再下一盤再走。」

這一盤,她贏了。

她開心一笑,說道:「這叫有志者事竟成,輸的多了,總有贏的時候。」

雖然內心知道他讓了她一局,但她故意以這種方式說話。

說完以後,她便抬頭看了他一眼,見他面上神情有些獃滯,笑問:「我剛才笑的是不是很好看?」

「沒覺得。」

「那你剛才看著我做什麼?」

「你已經贏了一局,走吧。」他起身道。

「哼,你就是輸不起,只輸一局就受不了了。」她也起了身,跟在他後面。

出了棋室,來到櫃檯處,他付了銀錢,兩人往之前放馬的地方走去。

還沒走到那匹馬前,周靜便看到有自己這方的騎兵在馬附近站著。

粗粗一看,有十來個騎兵,他們大抵是見她不見出來尋她,看到鄭杭肅的馬後,便猜到他們兩人是在這個鎮上,所以在馬邊守著。

其中一名騎兵左顧右盼間看到兩人走來,對她喊道:「周靜郡主,我們總算是找到你了!你這麼久沒在兵營里,我們還以為你遇到什麼不測了呢!」

她此刻並不太想讓他們出現在自己眼前,道:「我無事,你們可以先走了。我隨後就來。」

剛才說話的士兵道:「周靜郡主,這可由不得你了,我們的職責是保護你,你在外面就會有風險,畢竟太子蕭的士兵隨時都可能會來到這兒,您必須要和我們一起回去。您要不回去,我們就只好找著您回去,是自己騎馬回去還是我們扛著您回,您可以自己選。」

周靜皺眉道:「難道我連這點自由都沒有了?」

這士兵道:「您平常可以自由,但現在不行。現在的自由便是冒險。」

周靜知道再說下去也是一樣,於是道:「行吧,我們回去,只不過你們要先走一步,我們隨後跟上。」

一直在回她的那位士兵道:「那也不行,您和鄭公子必須和我們同時返回,以免你們在路上遭遇意外。」

周靜眉頭皺起,上了馬,上馬以後,她意識到自己現在不便和鄭杭肅同騎一匹馬了,於是對剛才說話的士兵道:「你和其他人騎一匹馬,你的那匹馬讓給鄭公子。」

「遵命。」這士兵說著將自己的馬牽給鄭杭肅,然後他自己上了和他同來的其他士兵的馬。

周靜上馬後,便不理會這群士兵,往前騎著。

她後面跟著幾個騎兵,鄭杭肅一個人騎馬跟在最後面。

下了三盤棋,眼下時間已經到了正午。

她剛好覺得自己已經有些餓了,於是快馬加鞭,往前趕去。

其他士兵和鄭杭肅跟在她後面亦加快了速度。

從聽松鎮到寒山要經過的路途除了山下鎮以外,便是荒山野嶺了。

山路狹窄且略繞。

過了山下鎮以後,眼前的山路便更窄了。

正往前騎著馬時,周靜突然聽到身後有撕殺的聲音。

她心裡一驚,扭頭一看,見有幾個士兵正和鄭杭肅廝殺著,而其中一名士兵正舉劍往自己刺來。

她今日手裡空無一物出來的,此時心裡唯一的想法是,此命休矣。

就在那士兵即將把劍刺到她身上時,她看到鄭杭肅不顧其他幾個和他廝殺的士兵,把劍對準那刺向自己的士兵背後就是一劍,那士兵的劍最終沒有刺到自己身上。

但是因為救她,鄭杭肅的胳膊上被一名士兵刺了一個很大的口子,血瞬間從他胳膊上流了下來。

在刺了行刺周靜的士兵后,他才重新和那些剛才和他廝殺的士兵撕殺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2章 被刺

6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