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逃亡之路

第343章 逃亡之路

由於鄭杭肅劍術高超,那幾個士兵不是她的對手,沒多久便受了重傷,騎馬逃去。

有的往西逃,有的往東逃。

周靜走近鄭杭肅,見他胳膊上一直在流血,心裡一疼,道:「鄭大哥,你又救了我一次。」

鄭杭肅道:「不,他們本意不針對你一個人,而是針對我們兩個人。」

「針對我們兩個人?」說話間她把自己的衣服撕了一個條子,往他胳膊上綁去。

「今日之事,讓某些人感覺到了某種威脅。」

周靜邊纏著布條邊問道:「很痛?」

「不痛。」

周靜知道他只是不想讓自己擔心,這麼大的傷口,怎會不痛?

接下來兩人誰也沒說話。

她眉頭緊皺,一邊纏著布條,一邊想著剛才的一幕。

被自己人背叛的滋味不好受。

她知道今日只是支持鄭杭肅的新人來后,一定會有人有所不滿。

比如祁連,他就有不滿的理由。她知道他打的什麼算盤,他一直都希望以後的天下是他的。

所以他對自己才窮追不捨。

還有其他人,可能也各有各的算盤。

但支持鄭杭肅的這些人來后,會讓他們的算盤落空。

因為若是以後天下是鄭杭肅的,那高官厚祿必然和他們無緣。

鄭杭肅會在他自己的支持者中培養出他自己的親信。

他們必然也深知這一點。

人心就是這麼現實。最開始的時候他們大概是真心想為自己父親的遇難而報仇的,但報著報著便變味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想著某日事成之後自己所能得到的權力和地位。

現在,他們中竟有人膽大包天,派人來刺殺她了。

但,是誰呢?

想到這兒她道:「你覺得會不會是祁連派人做的?」

「難說。」他用一隻手捂著胳膊上的傷口,「此地不宜久留。我們要先找個路繞回去。」

周靜也知道現在絕對不能沿著這條路回去了,因為他們會把沒刺殺成功的消息帶回去,到時候多派人手在半路上再次行刺,那麼自己和鄭杭肅便危險了。

要想回到兵營,需要想辦法繞路回去。

回到兵營,自己和鄭杭肅才能安全,因為他們必然不敢明著來。

但是,眼下最重要的是他的傷勢。

她抬眼看去,見他的馬就在邊上,道:「我們先找個大夫給你包紮傷口。」

說著她走向馬匹。

她上馬後,他也上了馬。

由於不能沿著來時路回兵營,只好往東去,那是通向剛才他們去的鎮子的路。

又因為剛才在東邊的第二個鎮子上見的士兵。所以他們在第一個鎮子的路口往北拐去。

剛剛騎了一里路,兩人便看到了身穿己方兵服的士兵在騎著馬往南邊走。正是對著他們的方向。

周靜道:「快走,他們還有人來!」

想來剛才某人必然派了不止十來個人找他們,只不過為了容易找到所以他們分了批而已。

現在遠遠趕過來的,必然是另外一批,也許其他地方還有第三批,第四批或是更多的批次。

他也看到了那批士兵,立即調轉了馬頭,重又往南騎去。

到了剛才鎮上的路口,鄭杭肅將馬匹往東行去。

剛才那批行刺的人是在東邊的鎮子上遇到他們的,眼下看起來那個方向或許反而安全一些。

他們應該不會在同樣的方向派兩批人。

周靜現在才想到,剛才那十來個人之所以有的往西,有的往東,必然是去告訴其他士兵他們行刺失利的消息去了。

沿著山下鎮到聽松鎮的路一路騎去,到了聽松鎮時,她道:「我們往哪去?」

「一直往東。」

「好。」

一直往東快馬加鞭地前行,直行了三十里路以後,他將馬匹又往南趕去。

往南幾十里路后,他又繼續往東騎去。

這一塊他們誰都沒來過,遇路便走,大多走的小路,一直走到一個山前,突然被一座大山擋住了去路。

看著被山峰擋住的路途,她道:「怎麼辦?」

他答:「在山上找個地方藏身。」

「可是,你的傷口怎麼辦?」

「等會用山泉水洗洗包紮就行。」

「可是,這樣行嗎?」

「只有如此。」

她明白他的意思。只要找大夫就一定要冒更大的風險。

現在只有鎮上還有大夫,因為他受了傷,那些鎮上的藥房定然是那些人重點尋找的場所。

「馬呢,怎麼處置?」她問。

如果有人聽到馬匹聲,還是會順著聲音找到兩人的。

「讓它自己離開。它會回到兵營的。」

「好。」她道。

他先下了馬,然後她也下了馬。

「我背著你走。」他道。

「我可以自己走。」她道。他受了傷,背她的話,胳膊還要用力,對他的傷口不利。

這山的山坡不是很陡,她自己走沒有任何問題。

「背你是為了你的腳印不顯示出來。」他道。

他話音落後,她看了看山上。

山上還有厚厚的積雪。如果這樣上山,腳印會非常明顯。

如果是一男一女的腳印,就太容易暴露他們的動向了。

「好,那你右邊的胳膊不要太用力。」她道。

「無妨。」他道。

被他背起來后,她非常擔心他的胳膊,問:「痛嗎?」

「無妨。」他回了和剛才一樣的話。

走了幾十丈遠以後,到了山的一個拐角處,他道:「你先坐這裡。」

「你要去幹什麼?」

「打柴。」

「打柴?」她抬頭看著他,接著瞬間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在雪地里做出一些痕迹,讓人以為這山上的腳印是一個打柴的農夫的?」

「對。」他道。

山上有許多樹木的枝幹非常低矮,他伸手可及。

在周邊弄了一抱細碎樹枝后,他將樹枝零散的扔在旁邊,然後,他又手持樹枝往山下走去,一路偶爾扔一根短的樹枝。

因為短的樹枝更像是一不小心從一捆樹枝里掉下來的。

到了山腳下,他轉身返回,這次他走上山坡的時候踩著之前自己上山的腳印,這樣在旁人看來,山上的腳印只有一個人的一個來回。

就這樣他上到了拐角處她坐著的位置,再次背起她來。

過了拐角處,然後又往前走,接著又拐了一個彎,她看到山路的西邊有一個山洞,道:「去那兒吧。」

他背著她進了山洞裡。

「也許,現在只有這兒最安全了。」她道。

找他們的士兵們若是過來,一是會被擋住去路,無法再往前走,二是看到他做的痕迹會以為這兒只有打柴的來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3章 逃亡之路

6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