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心口不一

第348章 心口不一

此時已經夕陽西下,這幾個護衛跟著他往西走去,走了半里路,就往一個樹林拐去,樹林里有個農婦模樣的人守在一個板車旁,板車上還坐著個老婦人。

幾個護衛疑惑問道:「這是什麼人?」

這農夫不是帶自己來找自己公子和周靜郡主的么?怎麼會來到這兒看到一個農婦和一個老婦人?

鄭杭肅此時恢復自己本來的聲音,道:「守在邊上的是周靜郡主。」

他的聲音落後,這時幾個護衛齊刷刷地往他看來,一起驚呼道:「公子,是你嗎?」

他點了點頭。

「公子您沒事?沒事就好,從昨天就沒見到您和周靜郡主的面,這兩天快把我們嚇死了。」其中一個護衛說道。

老婦人此時問周靜:「怎麼回事,之前路上遇到的問消息的人是誰,這些人又是誰?」

這一路上把她給搞糊塗了。

她看到許多士兵來來回回地問著什麼,現在又有穿不一樣的衣服的人來到這樹林里,一對穿著不怎麼樣的年輕男女,是怎麼認識這些人的?

周靜大聲對老婦人道:「老婆婆,您已經讓我們安全了。謝謝您了!」

這老婦人仍然疑惑地看著她,接著又看了看鄭杭肅。還是不知就裡。

鄭杭肅從身上掏出兩個銀錠,對其中一個護衛道:「把這老婆婆送回去,到了以後把這兩錠銀子給她。」

這護衛道:「是!」說著將板車從樹林里推到路上,然後往西走去。

這護衛離開后,周靜道:「我們現在回兵營嗎?」

鄭杭肅道:「眼下暫時還不能回。」

「為什麼?」

「現在回去,幕後主使別人行刺我們的人便不能輕易找到了。」鄭杭肅回道。

「那麼,鄭公子可想到了找出幕後之人的辦法?」她問。

「我們到那兒窪地處那裡說話。」

眼下就在樹林里,若有士兵回來,會看得一清二楚。

但樹林的盡頭處有個窪地,可以很好的藏身。

幾名護衛便和鄭杭肅以及周靜往窪地處走去。

到了窪地,鄭杭肅道:「你們還是要先回去,好好觀察一下兵營里回來的那些士兵,他們最常去的是誰的兵營。」

一名護衛疑惑問道:「怎麼,公子,發生什麼事情了么?」

鄭杭肅道:「昨日曾有人對我和周靜郡主行刺。」

所有護衛都驚呼一聲,道:「什麼?行刺?」

鄭杭肅道:「從昨日到今日,一直有人在尋找我們,有真的尋找的,也有的是意圖行刺的。」

一名護衛道:「所以公子您的意思是讓我們回去先探探情況,看那些回來的士兵都往哪個帳篷里去?」

鄭杭肅道:「對,若是有人意圖對我們不軌,他派出去的那些士兵今晚回來后必然會向他報告消息,但那些真正去尋找我們的士兵,大概只會回到自己的帳篷里去,等著明天再去尋找,不會去向什麼人彙報消息。」

剛才說話的士兵道:「那您的意思是,今天晚上您和周靜郡主都不進兵營么?」

「等你們探到消息再說。也許我們回去要到半夜了。」

「好的,我們去。」一名士兵道,

這幾名士兵轉了身,剛欲邁腳,就聽到他們公子的聲音——

「等等。」

「公子您還有什麼要吩咐的?」

「你們回去以後對別人說,今天傍晚來的那個農夫在說胡話,你到了樹林里去,並未發現有我和周靜郡主的蹤影,發現他只是遇到了另外兩個人,以為他們是我們。」

「是,公子。我們按您說的和他們說。」

這些護衛轉過身往兵營走去。

他們走後,天色便更沉了。

剛才一直在聽著鄭杭肅和他的護衛說話,周靜一直沒感覺到寒冷,現在則感覺到冷得刺骨。

因為走了一天,在停下步子以前,她身上有些薄汗,現在不需要再走路,身上的衣服便因薄汗的存在而變得涼而濕。

她在窪地的台階處坐了下來,道:「鄭大哥,坐一下吧,這樣風小一些。」

他於是也坐了下來,只不過坐的距離她至少有兩個人那麼遠。

「好冷。」她道。

雖然風是小了一些,但是因夜晚的溫度低,所以身體的寒冷是不可避免的。

她已經冷得有些身子打顫了。

他把他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對她道:「你把我的衣服穿上吧。」

「可是,這樣你不就更冷了么?」她看到了他脫的外衣,一個薄薄的棉襖,這才意識到他之前穿的遠比自己單薄。

現在,他身上就只有一個更薄的短衣了。

「我無妨。」他道。

「不,我不能穿。」她看了那薄棉襖一眼,道。

他並不說話,只是起了身,手裡提著棉襖,向她走來,在他要給她披上棉襖之時,她也站了起來,道:「我真不能穿。」

他給她套棉襖,她卻將棉襖脫下來往他手裡塞。

「聽話,穿上。」他用命令式的語氣說道。

「不行,那樣你就只有一個衣服可穿了。而且,還這麼薄,你會凍壞的。」

「無妨。」

「你覺得無妨,但我不覺得無妨。」她道。

說話間她把棉襖又往他身上套去。

由於他比她高多了,所以,她要把胳膊伸得高高的才行。

他抓住她的手,阻止了她的動作,道:「真的不必。」

被他抓住手的那一瞬,她覺得自己的心似乎被觸動了一下。

「我……」她停住了手上的動作,獃獃看著她。

此時夜色正在泛起,她的雙眸卻依然閃亮。

他避過了她的眼睛,道:「聽話。」

「我不聽。」她道。

她此時手依然舉在高空,她的手腕還在他的手中。

「有其他溫暖的辦法。」她道。

「什麼辦法?」

「你穿上棉襖,然後……」她沒有再說話。

他意識到了她話里的意思,怔了一怔。

見他沒說話,她於是繼續往他身上套衣服。

他的手並沒有繼續阻止她的動作。

將衣服套在他身上以後,然後背對著他,依在他懷裡,道:「現在好了,我們兩個都可以暖一些了。」

他沒有回應她。

但他也沒有推開她。

她的背後和他的前胸貼合在一起,她感覺到了來自他胸膛的溫暖。

也不知為何,如此依著他時,心裡跳得不能自抑。

本來以為他會一直平靜如水時,她卻漸漸地感覺到了來自他的心跳,在漸漸變得劇烈起來。

感覺到他越來越劇烈的心跳,她道:「鄭大哥,你心跳得有些快,和我一樣。」

她故意拆穿他道。

沒聽到他的回應。

她轉過身,頭部正對準他的下巴。

她用胳膊環住他的脖子,道:「你說過你不喜歡我的,你說一切都是我的幻覺,那為什麼你的心跳會變得那麼強烈?」

他還是沒回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8章 心口不一

6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