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孔大夫不跟著怎麼行

第34章 孔大夫不跟著怎麼行

轎子繼續向前。

往前走了約莫二十里路時,青枝聽到後面似有馬匹聲傳來,於是往後看了一眼,但見幾個人正騎馬飛奔而來。

馬上的幾個人影,雖說都穿著普通的百姓衣服,衣服的質地遠遠一看便知是粗布衣服,但卻看著個個身材矯健,一眼便知是常年習武之人。

看到這幾個人,青枝心裡閃過一絲不妙。

這些人不會又是奔陸世康而來的吧?

由於距離較遠,卻是看不出這幾人是不是她此前在陸府附近看到的那幾個後來在望江樓射傷陸世康的人。

正打算提醒陸世康注意後方來人時,只聽轎外吳山說道:「三公子,他們來了。」

聽吳山的語氣波瀾不驚,似是這一切都在他們意料之中?

但,他們人數可比這邊多。

她數了一下,來的人有五個,且個個身材矯健,但這邊,卻是只有齊山一個是練家子。

正疑惑時,卻聽陸世康對前面趕馬車的王呂道:「停轎,我們在此等下他們。」

遇到來襲擊的人不但不趕快躲避,還要等他們前來,又是幾個意思?

還是陸世康認為齊方一人可以抵他們五人?

又或是他們有她不知道的退敵之計?

但轎子卻在陸世康的命令之後停了下來。吳山和齊方也停了馬。

她決定靜觀其變。

旋即那幾個騎馬之人便來到了馬車旁。

沒有青枝想像中的劍拔弩張的情節,來的人下馬後,便上前到了轎旁,對著轎子里道:「三公子,我們已經將他們抓起來了,暫時先關在明湖鎮上,要不要將他們交到府衙里去逼供?」

陸世康掀開轎簾,「不用。先在明湖鎮對他們進行嚴刑逼供,再找個機會讓他們跑了。」

青枝聽陸世康這樣說,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剛才聽那幾人的意思,是那天用箭射傷他的人被現在來的幾個人抓住了,但他卻讓他們跑掉?

那還抓他們幹嘛?

吳山此時在轎外問道:「三公子,為什麼抓住他們,還要再讓他們跑掉?那抓他們有何意義?」

陸世康:「不讓他們跑掉,如何能找出幕後主謀?」

「可是,咱可以嚴刑逼供啊?這樣不是更方便找出幕後主謀?」吳山疑惑說道。

陸世康搖了搖頭,道:「他們兩次欲置我於死地,必是有著不可告人的驚天秘密,你認為有著驚天秘密之人的手下會被你逼供得說出其幕後主謀?他們必是寧願一死,也不會吐露關於其主人的半點消息。」

吳山點了點頭,「三公子分析得是。」接著似乎又覺得自家三公子說錯了,他近期可不只兩次遇險,於是道:「不過三公子,你近期不是有三次遇險嗎,怎麼就是兩次了?」

陸世康:「第一次被打傷頭和胳膊那次,和後面兩次的不是同一個幕後主謀。」

吳山驚訝問道:「三公子怎麼會知道不是同一個幕後主謀?」

陸世康道:「第一次那批人,在夜間將我打傷,當時他們人數眾多,我們卻只有三人,他們明明有置我於死地的機會,卻放過我,說明那批人只是想教訓我一頓而已。」

吳山:「哦,我明白了,第一次那些人必是被公子所負的女子所派的了?」

陸世康此時看了青枝一眼,然後轉過臉去,道:「但此後兩次,那日騎馬欲撞我那次,以及望江樓上那次,應是同一批人,他們卻是次次欲置我於死地。」

吳山再點了點頭,道:「三公子分析得是。」

他如今更加覺著,自家三公子果真不是一般人。

他自己從來沒注意到的細節,他家三公子卻能注意到,並分析得頭頭是道,叫他更加仰慕自己三公子了。

說起來,三公子此次之所以要出行,原本就是為了引出欲將他置於死地的人。他本以為此計不可行,沒想到居然真的成功了。

在臨來以前的那晚,三公子曾和他細細商量過細節。

派二十幾個陸府家廝扮成農夫,早於他們出發,于田間地頭裡拿農具裝作勞作的樣子。

他們手裡,有自家三公子憑記憶繪出的其中那位射箭之人的畫像。

三公子和自己,齊方,王呂在他們出發之後出發,行走緩慢,讓敵人以為是三公子傷勢不便行車迅速,實際上是故意慢行讓他們能尋得到蹤跡。

由於他們必會跟在後面,以伺機行事,路上必會遇到在田地里裝成農夫勞作的陸府家廝們。

由於有了其中一人的畫像,當他們只要在家廝們勞作的地點出現,必會立即引起家廝們的注意。

由於派出的陸府家廝均是常年跟著陸知府外出的人,所以個個身強力壯,且派出的人有二十來個,收拾他們區區六人不在話下。

如今他們果然中計,並被盡數抓獲。

此時吳山問剛才來的那幾個裝成農夫的陸府家廝:「你們將他們抓住放在明湖鎮哪兒了?」

「明湖鎮的郊外。其他人在守著,我們幾個趕來彙報。」

「那你們就依三公子說的,先故意嚴刑逼供,他們必不會說出實情,且必會想方設法跑掉,你們便跟蹤其後,看他們所去何處。」

「是。」

來的那幾人上了馬,便又沿來的路返回去了。

青枝此時有些明白了,這次出行原是陸世康的引敵出動之計,於是轉過臉問陸世康:「原來你們出行並不是為了養傷?不過我有一事不明,你們自己引敵之計,何苦讓我跟著?」

吳山見不得自己三公子受誤會,連忙幫著他三公子回道:「孔大夫莫生氣,我家三公子本來也不欲你跟著,怕退敵不成反有兇險。是我家老太太堅持要求你跟著的,她不知道這個計,只知道我家三公子要出來養傷,她堅持讓你跟著,是因為她覺著你是個大夫,可以幫著換藥,而且若遇到什麼情況,也可以幫著醫治一下。」

青枝:「那現在既然計策已成,似乎可以返回江北城了……」

只見陸世康嘴角泛起一絲微笑,道:「孔大夫臨行前不是說在江北城呆著有些煩悶?那麼咱們便繼續前行吧。」

青枝道:「去哪?」

陸世康:「一個孔大夫必會喜歡的去處。」

青枝道:「我最喜歡的,便只是江北城了。」

一個再美的去處,若是和陸世康同去,那地方於她便是要躲避的危牆之下。

吳山此時又幫著他三公子回道:「孔大夫,我家三公子此行目的本來就有兩個,一是引敵出動,還有一個便是出來散心的。孔大夫難道就不想出去走走?天天呆在江北城給人看病,不嫌煩悶?再說了,我家三公子身上也確實有傷,不能沒有大夫換藥。」

「你們可以給他換,你們可有三個人。」

吳山連連搖頭道:「對於換藥之事,我可什麼都不懂。你們懂嗎?」他轉頭問齊方和王呂。

齊方和王呂也異口同聲道:「你都不懂,我們就更不懂了。」

連最會做事的吳山都不懂,還指望他們懂?

吳山:「那就是了,所以,孔大夫不跟著怎麼能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 孔大夫不跟著怎麼行

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