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回營

第349章 回營

「所以,你就是口是心非,你明明是喜歡我的,對不對?」周靜道。

他仍然沉默著。

過了片刻后,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背部一冷,往後一看,他已經退後了一步,他將他的棉襖脫下來套在她身上,道:「你批著。」

「那你呢?」她問。

「練武。」

話音落後,就見他一招一式地練起武來。

練武倒是個可以抵禦寒冷的辦法。

他寧願練武和不願意和自己肢體有過多接觸,周靜不禁疑惑,因何一個平常的男子會有鐵一般的意志。

他彷彿在兩人之間築起了一道高牆,這道高牆他從來都在嚴防死守著,絕不輕易逾越。

周靜不知是什麼使得他如此。

愛一個人是天性,他因何要做出這種違背天性之事?

她又想起,明明他剛才也動了心的。

就這樣,披著他的棉襖,看著他練武,胡思亂想間,天色已經全黑了。

因為有雪,所以他的招式還是可以清晰可見。

「你不冷么?」她就不信,這麼冷的天,他練個武能真讓身體暖和起來。

「不冷。」他道。

她覺得他在說謊。

然而她不準備拆穿他,就站在邊上看著他練武。

就這樣,他練武,她在邊上看他練武,過了一個多時辰后,她聽到了自東邊走來的腳步聲。

他也聽到了,於是停止了練武。

傳來的交談聲表明來的人正是他的護衛。

他們走到窪地以後,一個護衛對鄭杭肅說道:「公子,我們回去以後就在帳篷里扒個縫留意著,看每一批人回來后,那些士兵都是向哪個帳篷的多。後來我們發現了,有三分之一的批次回來后,是往魯將軍的帳篷里去彙報情況的。還有的批次的士兵回來以後就誰都哪也沒去,回去睡覺了。」

「魯方?」鄭杭肅凝眉說道。

周靜聽到這個名字也有些訝然。竟然不是祁連。

這魯方是兵營里地位僅次於祁連的,在陳州那些年也是戰功赫之人。

只不過,他平日里不聲不響的,怎麼會在這樣的時刻派人行刺自己?

會不會有另外的可能,他其實是出於善意派人尋找自己的,主謀另有其人?

想到這兒她對鄭杭肅道:「只憑這個判定誰會幕後主謀是不是過於武斷了一些?若那些士兵回去只是向他稟報他們未曾找到我們呢?」

「在你離開之後,軍中主事之人應該是誰?」鄭杭肅問道。

「應該是祁連。」

「不是主事之人,卻行主事之事,必有蹊蹺。」

「我實是想不出來他派人行刺我的理由。」周靜凝眉說道。

她對魯方的印象一直都挺好,他外表嚴肅不苟言笑,做事一本正經,和祁連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並且,他也從不像祁連那樣對自己存有痴心妄想。

到底是什麼讓他這樣對待自己和鄭杭肅?

「其實有辦法試探出誰是幕後主謀。」鄭杭肅見她不太情願相信是魯方的神情,道。

「什麼辦法?」她問。

「回去以後,讓我這幾個護衛悄悄在兵營里散布消息,就說在外面幾個士兵聊天時已經泄露了誰是幕後主使之人,剛好被一批真心尋找我們的士兵聽到,並把話帶給了我們。為了不打草驚蛇,我們決定明日再將他捉拿歸案。如此一來,幕後主使之人必有行動。」

鄭杭肅的一個護衛道:「公子這個辦法好。」

周靜也道:「鄭公子這個辦法可以一試。」

她話音落後,另一名鄭杭肅的護衛道:「那咱們快回去吧。」

這護衛說話時,周靜才想起自己忘記將鄭杭肅的衣服還他了,於是趕緊將自己身上的他的衣服從肩上拿下,道:「鄭公子,你的衣服。」

「公子你竟然穿著單衣?」這時一個護衛看了看自家公子,這才發現他衣服單薄。

「無妨。」

「這怎麼能無妨呢。快穿上。」這護衛從周靜手裡拿了衣服,便往鄭杭肅身上套去。

和他一樣,其他幾個護衛心裡也在納悶兒,剛才天黑以前他們來的那次衣服還在公子身上的,怎麼現在再來衣服就套到了周靜的身上?

不說別的,這周靜郡主自己本來也穿著棉衣,怎麼就忍心讓自己公子穿個單衣,她自己套兩件棉衣?

不過,作為下人,縱然心裡對周靜稍有不快,也不敢表現出來。

畢竟,那肯定是自家公子主動做的。

.

出了樹林,一行人便往兵營處走去。

到了兵營門口,他們還是受到了守門士兵的攔阻:「你們可以進去,這兩個人不能進去。」

雖然天黑,但也能隱約可見來的四個人穿的是鄭杭肅的護衛的衣服。他們帶來的兩人穿的都是農夫的衣服,衣服上深深淺淺的補丁一眼可見。

鄭杭肅的其中一名護衛道:「你睜大眼睛看看清楚,這是我家公子和你們周靜郡主。」

守門的士兵看了兩人一眼,問周靜:「周靜郡主,真的是您?」

周靜點頭道:「是的。」

「可是,您為什麼成了這個樣子?」守門的士兵疑惑地看著周靜,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守門的士兵只知道這兩天她和鄭杭肅不見了,兵營里出動了許多人出去尋找,但是,一直沒有找著。

現在她和鄭杭肅主動出現了,這當然是好事,但是,他們兩人為什麼會穿成農夫農婦的模樣?

周靜道:「兵營里有些事情發生,你們先不要多問。」

「是。周靜郡主。」其中一個守門的士兵回道,接著又說道:「您們快請進。」

周靜和鄭杭肅便往各自的帳篷趕去。

此刻雖然已經是戌時左右,但兵營里還有許多人沒有睡,有的是因為剛從外面回來,沒來得及洗漱,有的是因為剛剛躺下,還沒睡著。

周靜回到自己的帳篷前時,一直守在她帳篷前的士兵看到她,問:「誰?」

他隱約猜到了一點。

「我,周靜。」她道。

「什麼?周靜郡主,您回來了?」這士兵激動的聲音響起。「您快進去,我給您點蠟燭。」

他說著連忙進了帳篷幫忙點上了蠟燭。

周靜進了帳篷以後,方才回他道:

「對,我回來了,幸好沒被自己人刺死在路上。」

「什麼?有自己人行刺您?」這士兵震驚問道。

這幾天兵營里派出了許多士兵出去尋找她和鄭公子,人人都以為她和鄭公子被太子殿下的士兵抓去了,怎麼她竟是被自己人給行刺了?

就在這時,到許周邊的帳篷里相繼有人陸陸續續探出了身子,他們是聽到周靜的聲音才出來看看是不是真的是她回來了的。

見她的帳篷里亮起了燈光,便知道她當真回來了。

他們又看了眼鄭杭肅的帳篷,見裡面也亮起了燈。

不多時,兵營里便人人都知道周靜郡主和鄭杭肅兩人已經回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9章 回營

6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