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第355章

一路上無人說話,到了陸媛清和吳山所住的村子時,陸媛清道:「今日怎麼安排,你們今日是回兵營還是就在這村裡住?」

青枝道:「今日先在這兒住下,因為還要商量下我父親怎麼回去的問題。」

這麼晚了,不可能讓他現在回江北城去,再者,他怎麼回江北城,誰護送他回去,都是要考慮的問題。

不可能讓他一個人回去,他本來就是知道鄭家太多秘密的人,一路上必然兇險重重。

陸媛清道:「那就在這兒住下吧。」

說著她牽馬進了院子,其他人也同時牽馬進了院子。

陸媛清邊把馬往裡牽邊道:「我們住的這戶人家房間有三間,我一個女子一間,你們五個男子便自己安排吧。」

青枝心道,自己其實也是個女子,也就是自己也要一間,那就只有一間屋子給他們四個人住了。

這也未免太擠了。

她道:「這村裡還有別的人家可以進去嗎?」

陸媛清道:「隔壁的隔壁那戶人家有間西邊的偏房可以住的,其它房間都鎖著,就那一間開著。」

青枝道:「那我去那邊去好了。」

她話音剛落,就聽父親說道:「那怎麼行,我和其書去那邊,你和他們一起在這邊。」

青枝沒有堅持,畢竟這樣似乎是更合適的安排。

要她一個人住一個院子,而且和其他人還隔了一戶人家,她也有些怕。

陸媛清道:「那邊的院門是鎖著的,你們所有人都把馬放在這個院子里吧。東邊有個棚子,可以放得下幾匹馬。」

那個棚子是這戶人家的戶主用來拴他的幾頭牛的,戶在在逃荒之前把牛全賣了,所以牛棚便空了。

眾人拴了馬以後,先來到了陸媛清居住的屋子的正屋廳堂里商量事情。

陸媛清進了廳堂,先走到廳堂正中的桌子邊上,把桌上的蠟燭點了。

屋子剛剛亮起來,於其書便先發話道:「師傅,明日我送你回去吧。」他尋思著,這兒只有自己可以送他回去了。

青枝一介女子,是不可能讓她護送的,陸公子雖然會劍術,但是,人家一個貴公子,不可能讓他當個護衛,吳山和他一樣,看樣子也不是個練家子,至於陸媛清,則更加不考慮了。

所以,他便提議由自己護送師傅回去。

青枝道:「你沒有練過武,是不能送他回去的。」

於其書道:「可是,也只有這樣了。」

陸世康道:「明日我會向太子殿下請求人手護送孔大夫回去。」

他這話一出,吳山應道:「是啊,就算加上我們所有人都不能保證孔大夫的安全,還是要請求太子殿下派人去才是正經。」

此時孔仲達道:「我這老朽一個,不敢勞煩太子殿下出兵護送,我明日一個人也能回。」

他一個平民百姓,哪敢讓太子殿下的兵去護送?

於其書道:「師傅,現在是迫不得已,不然您回去一定會有危險的。」

吳山道:「孔大夫,這個是沒有辦法的,您還是不要推辭了。再說了,孔青之大夫還救過太子妃娘娘,太子殿下定然是樂意派人去護送您回去的。」

他說的這事孔仲達沒聽說過,於是看了眼青枝,問:「你救過太子妃娘娘?什麼時候的事情?」

青枝道:「也就是前一兩個月的事情。」

孔仲達道:「這事明日再說吧,其書,走,你和我去另外一戶人家那兒睡覺去了。」

於其書應了聲「是」便隨著師傅往外走去。

他們走後,房間里還有青枝,陸世康,陸媛清和吳山四人。

吳山先在房間的西屋和東屋點了燈。東屋是他平時睡的,西屋是空著的,沒人住,但有一張床,柜子里有被子。

陸媛清平時就睡正屋的東間。

吳山把東西兩邊的屋子點好燈后,問:「三公子,咱們也洗洗睡覺去?咱們就睡東邊那屋吧,那是我平時睡的。孔大夫一個人就睡西屋好了。」

平時他一個人睡在東屋,陸媛清睡正屋東間。

陸世康道:「你先去,我還有事情要和孔大夫商量。」

吳山問:「什麼事?」

陸媛清道:「吳山,你問這麼多做什麼,我三兄長說有事就是有事。」

吳山道:「那我先去了,你和孔大夫商量好了再回來。」

陸媛清道:「我也有事和你商量。」

吳山嚇了一跳,連忙擺手道:「四姑娘,天色晚了,你有什麼事要我和商量的話,明日再說吧。」

陸媛清道:「我要現在就和你商量,明日早上還是你來做飯,這麼多人要吃飯,我可起不了那麼早。」

吳山道:「這事好說。」

他說這話時,看了眼他三公子,見他已經和孔大夫出門去了。

青枝在和陸世康一起走到院里時說道:「陸公子有什麼事情要和我商量?」

陸世康低聲道:「關於鄭杭裴的事情。」

青枝道:「那還是去房間里商量吧。」

站在院里商量肯定不行。

雖然鄭杭裴那兒距這兒二十里路左右,但是,也不知為何,她卻覺得極近似的。

到了她睡覺的那間西屋后,她道:「陸公子覺得,鄭杭裴這事該怎麼辦?」

若是想讓她父親回到江北城以後也沒有麻煩,最好的辦法是把鄭杭裴和他身邊的東子也做掉。

這樣鄭杭肅便不會知道這邊的情況了,也不會知道她父親已經逃離了控制。

他們最多會以為鄭杭裴去了別處。

而眼下兵荒馬亂,他們找不到人也不會想到是出了意外。

但是,她卻有些狠不下心來。

她甚至認為,將自己父親帶到樹林意欲做掉這事,鄭杭裴一定不知道。

他的護衛不管什麼事都只會和鄭杭肅彙報,他們始終都當鄭杭裴是個孩子。

畢竟之前他是個連家事都不知情的人。

陸世康道:「若是他派護衛做掉你父親,你必須把他也做掉,若他毫不知情,我們可以放他一馬。但必須將他控制起來,以免他和鄭杭肅有聯繫。」

青枝點頭道:「這個辦法可行,這麼說來,我還要去探一下鄭杭裴對於他兩個護衛的事情知不知情?」

陸世康道:「不如我現在先過去一趟。」

「可是,你一個人去怎麼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5章

6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