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第358章

東子這時道:「那裴兒,咱們去找個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先當個兩年的農夫再說。」

鄭杭裴此時道:「好,等他們三個回來我們就過去。」

陸世康道:「小兄弟說的可是兩個年輕人和一個老年人?」

鄭杭裴道:「對,怎麼,兄台你見過他們?」

陸世康道:「我聽你說三個人,便猜到是我路上遇到的那三個人了。他們已經將那大夫帶到兵營里去了,他們說了,讓他當兵營的大夫。」

鄭杭裴道:「此話當真?他們怎麼會沒和我說?」

陸世康道:「是不是他們平常有許多話都沒對你說過?」

鄭杭裴道:「這倒是。他們什麼都和我兄長說,不和我說。」

陸世康道:「他們因何如此,難道你和你兄長相處不和睦?」

鄭杭裴道:「我將他當兄長,他從來沒把我當弟弟。」

東子這時插嘴道:「這兩人時不時地回兵營一趟,從來不和我們說。現在他們直接把孔大夫帶去兵營,連商量也不和我們商量,太過分了。」

東子說道這兒咳了一聲,又道:「他們還騙我們出去買葯,這不值得騙的也要騙。裴兒,以我看,你兄長對你可不能算好。你就在這邊上住著,他也知道,卻無論如何不讓你進兵營,有這樣對兄弟的?」

他又咳嗽了一聲,「也罷,咱們明日就走,也懶得等他們兩個回來了。我覺得他們兩個就是你兄長的人,不是你的人,他們跟著,只能是咱們的累贅,你看,你的腿腳不適合練劍,那個劉棹卻還讓你練劍,當時孔大夫也說過了,你再練就廢了,我看他就是想讓你練成廢人,畢竟,你可是他後娘生的。」

鄭杭裴也咬牙切齒道:「算了,咱們明日便走!」

陸世康道:「既然你們明日要趕路,今日便好好休息一下,我們便不打擾了。」

說著,略一作揖,便欲告辭。

鄭杭裴道:「這位兄台稍等,今日你所說的對我幫助甚大,小弟甚是感激,不知該如何報答兄台?」

陸世康道:「舉手之勞而已,不必客氣。」

他話音落後,便帶著青枝離開了鄭杭裴所在的院落。

從鄭杭裴院里出來后,青枝鬆了口氣,她本來覺得棘手的問題,如今被陸世康輕易解決了。

兩人往北邊放馬的村子走去。

回到陸媛清和吳山所住的村子時,已經戌時三刻左右。

兩人騎到門口時,便見院門邊站了一人。

青枝問:「誰?」

就聽於其書回道:「師妹,我。」

青枝心道,於其書為何這個時候在門邊等候,他大晚上的不去睡覺站在這兒作甚?

她下了馬,問:「怎麼,師兄有事?」

於其書道:「不是我有事,是師傅有事。」

青枝道:「我父親?他有什麼事?」

於其書道:「我也不知道,你跟我去吧,他剛才說了,只能你一個人去。」

言下之意是陸世康不能跟去。

陸世康對青枝道:「孔大夫,既然你父親讓你過去,必然有事,你過去看看吧。」

青枝對於其書道:「師兄,你先回去,我現在先去放馬,等會便過去。」

於其書道:「好,那我先回去了。」

此時院門開著,進院后,青枝見正屋的燈是滅著的,東屋和西屋的燈是亮著的。

剛剛走到馬棚,便見吳山從東屋裡走了出來,看到兩人,道:「三公子,你們溜彎回來了?剛才於大夫來找孔大夫,讓他過去一趟。」

不久以前,於其書敲院門時,他正在自己屋裡心神恍惚地呆坐著,越想越覺得自己和陸媛清的關係變得更加讓他無所適從了。

好在於其書來時,他已經從陸媛清房裡回到自己房間了,不然被於其書看到他是從陸媛清屋裡出去開門的,便尷尬了。

畢竟,這鄉間的院門的門縫,都不太緊密,從院門的縫隙里可以看到院里的情景。

聽於其書說是來找孔大夫的,他便讓他先回去,說他們兩人溜彎去了,等會他們回來便讓孔大夫過去。

所以現在,剛剛聽到院里有馬蹄聲,他便出來和青枝說了這事。

青枝回他道:「他剛才和我說了。」

吳山道:「怎麼,他沒離開?」

青枝道:「他就站在院門邊上。」

吳山心道,也不知道這孔仲達有什麼事情找孔青之,這麼緊急,還讓於大夫一直站在門口處等著。

見孔大夫自己牽著馬往馬棚走,他道:「三公子,孔大夫,你們的馬我去放馬棚吧。」

兩人倒也沒和他客氣,讓他一個人牽著兩匹馬,放馬去了。

青枝到了父親那邊的院子,就見於其書竟然在那個院門處等著,沒進去院子。

她有些疑惑,問於其書道:「師兄,你怎麼沒進去?」

於其書道:「師父今日……」他欲言又止。

「我父親怎麼了?」她緊張說道。

她擔心他被鄭杭裴的護衛在往樹林走之前就傷了哪兒。

「師傅他……」

「我父親到底怎麼了?你說啊。」她說著往裡走去。

「你等會進去。」他道。說著拉了下她的衣袖。

她停了下來,疑惑地看著他,問:「到底有什麼事,你快說。」

於其書嘆了口氣,道:「師傅說他決定了,今日讓你和我……拜堂成親。」

剛才他和師傅兩人回去以後,他剛想睡覺,就被師傅叫醒了,「其書,你去那邊看看,他們在做什麼。」

今日陸世康和青枝在同一個院子里,他作為父親,有些不安。

畢竟,作為江北城人,他比誰都知道陸世康的那些過往。

他也聽過許多他的那些韻事。

今日他在陸媛清的那個院子的廳堂時,特意觀察過青枝的神情,他發現她看向陸世康的每一眼,都飽含著欽佩和愛慕。

知女莫若父,雖然青枝已經盡量讓自己的神情淡然了,但還是被他一眼看出了她的秘密。

她再怎麼神情上裝得若無其事,那雙亮晶晶的眼睛騙不了人。

所以,回來以後,他左思右想睡不著,決定把於其書叫起來,讓他去把青枝叫來。

既然她必須要隨部隊出征,陸世康也會在兵營里呆著,那麼,眼下只有一個辦法能解決此事,就是先讓於其書和青枝把堂給拜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8章

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