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不同的想象畫面

第362章 不同的想象畫面

作為這場寒山以西的戰役的觀戰者,陸媛清和吳山,則再次感覺到了戰爭的殘酷。

這一晚上,他們沒再去戰場尋人。

上次尋到陳卓反害了孔大夫一事,讓他們再不敢輕易去救人。

晚上各回各屋睡覺以前,吳山對陸媛清道:「四姑娘,咱們回去吧,戰爭也看了兩場了。」

陸媛清只回答他兩個字:「不回。」

吳山心道,算了,她說不回就現在不回吧,反正他已經按著三公子的指標給陸府里寫了信,告訴了他們兩人的具體地址,不幾日陸府就要來人,到時候她不回也得回了。

只不過,一想到不幾日以後,兩人再也不能像現在這般相依為命,他心裡突然感到一陣不適。

第五天以後,中午時分。

天氣晴好,之前的雪早就已經融化完了,風也很暖,陸媛清坐在院里曬太陽。

她坐在一隻舊木椅子上,看著吳山在井邊汲水。

這是她所能想像的以後的美好生活,她在院里曬太陽,而他在忙東忙西。

吳山在汲水的時候不時地往院門處看著,看看有沒有人過來,他計算著時間,覺得該是陸府的人到了的時候了。

陸媛清見他不時地往院門處看,問:「院門處有什麼?」

吳山道:「沒什麼。」

「那你看院門那兒幹什麼?」

吳山道:「不幹什麼,就是剛才好像聽到有人路過,就隨便看看是誰經過。」

陸媛清便沒在意。

吳山汲好水后,來到陸媛清邊上,也搬了個椅子坐了過來。

他沉默了一會兒以後說道:「四姑娘,咱們要是哪天回去了,回到陸府以後,就當這段日子的事情全都沒發生過吧。咱們還像以前一樣,行嗎?」

這些話他得提前說,要是不提前說,就怕陸媛清到時候直接和陸知府陸夫人攤牌。

「可是,咱們為什麼要和以前一樣?」陸媛清看了他一眼,覺得他似乎話裡有話。

吳山目光看著院門道:「因為咱們的事不可能,你就當這些日子咱們一起做了個夢吧,回去的時候就是該夢醒的時候。」

他的語調有一絲低沉。

陸媛清逾發覺得他有些不對勁兒。這些話他可很少說,今日為什麼會說起這個?

「我自有主意。」她道。

「四姑娘,我知道你主意多,但這件事上,你得收起你所有的主意。」他仍然看著院門處,道。

「咱們不聊這個,行嗎?」她道。

「那聊什麼?」吳山問,聲音還是有些低沉。

「聊夢吧。我這幾天天天都夢到你,你有沒有夢到我?」

吳山道:「沒夢到。」

「你騙人。」

「沒騙你。」

「你知道嗎,在夢裡面,你特別好笑。」陸媛清說著笑了起來。

「有什麼好笑?」

「在夢裡我讓你背我去玩,你嚇跑了。你說好不好笑?」

「不好笑。」

「我覺得好笑,只是背我一下而已,你就嚇成那樣。」

吳山沉默了一會,然後問:「你還夢到過什麼?」

「我還夢到過……多了去了。」

「在夢裡我都是這麼好笑?」

「也不是,很多時候,你都是……」

「都是什麼?」

「溫情脈脈地看著我……,拉著我的手在樹林里閑逛,和我一起放風箏。」說到這兒,她抬頭往天上看了一眼,彷彿那兒真有風箏似的。

吳山也抬頭往天上看了一眼,道:「等回到陸府,春暖花開之時,我再陪你放風箏。」

「你不是說回去以後就不理我了么?」陸媛清問。

「倒也不是不理,只是要像以前一樣和你相處。」吳山回道。

「誰要和你像以前一樣相處了?你要麼就完全不理,要麼就和我成親。」

「四姑娘,這事我們不要再談了。」說著他站了起來,「今日我做飯。」

眼看日頭已經快到正午了,該是做飯的時候了。

陸媛清看了眼他的背影,道:「我燒火。」

說著也起了身。

以後若兩人成了親,她不願意讓他伺候自己一輩子,所以,現在自己就要和他一起分擔些事情了。

她並沒有大小姐的嬌貴脾氣。

兩人在伙房裡時,吳山切菘菜的時候,陸媛清就在他邊上站著,眼下還不到該燒火的時候,所以她無事可做,就看著他切菜。

「夫君,你說某日咱們成親了,生的孩子叫什麼名字好聽?我那天想過了,你這個姓可不好起名啊。吳什麼都感覺好怪的,給人一種什麼都『無』的感覺。」

見他沒回,她自顧自說道:「本來叫個『美』字蠻好,叫吳美,就成了『無美』了,本來叫個『顏』字蠻好,叫吳顏,就成了『無顏』了。」

他還是沒回,她又自顧自道:「男孩子起名就更麻煩,所以,咱們的孩子,真要好好想想怎麼起名了。不過,我相信,我們一定能想到一個好名字的。咱們要多生幾個孩子,以後就是一大家子,東一個西一個的,在院子里亂跑著。這種感覺是不是很美好?」

聽著她自說自話的吳山,此刻心裡湧起一陣莫名的酸楚,這些她話語里的美好,就只能想想而已。

陸媛清這些話本來也不是隨便說說,而是特意說起的,她在用各種美好的場景讓他放下心結。

她就不信,她向他描繪這些美好的想像,他會不動心?

見他神色上一片默然,她覺得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一直都是我在說話,你連理也不想理我了么?你說回去以後才不理我,可現在我們還沒回去,怎麼,你打算從今天開始,就一直不和我說話了?」

「我只是不知道說什麼。」他道。

「不知道說什麼說些情話就是了,真是笨。」

這時吳山已經切好了菘菜,他轉過身,打算將切好的菘菜洗洗時,就聽到有人敲門的聲音。

這一瞬間他的心跳幾乎靜止,他連忙過去開門。

當看到門口站著的人不是陸府的人,而是太子殿下的巡邏兵時,他方才鬆了一口氣。

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樣的時候對回去這件事產生這樣的抵觸心理。

太子殿下的巡邏兵對他道:「陸公子讓我過來看看兩位的情況。」

今天陸世康特意讓巡邏兵在路過這兒的時候看看兩人還在不在這兒,如果不在,就說明他們已經回去了。

巡邏兵見兩人還在,決定回去以後和陸公子彙報一下兩人還沒離開。

巡邏兵走後,吳山便關了院門,往伙房走去。

每走一步,他的腳步都重得像鉛。

來到伙房裡,他看著陸媛清正在幫他洗著剛才他切好的菘菜。

看著她洗菜的背影,他一步步走過去,並把她從背後抱住了。

「吳山,你怎麼了?」陸媛清回過頭看了他一眼,繼續洗著菜。

「沒什麼,就是突然覺得,想抱抱你。」他擁緊她,彷彿這身體下一刻就會離他極遠,遠得他再也夠不著。

陸媛清放下了手裡的菜,轉過身來,面對著他,她的眼睛含情脈脈地看著他。

吳山心頭一陣酸楚,以後這樣的對視怕是同樣不會再有了。

「親我。」她看著他道。

他沒有任何猶豫地照辦了。

被他緊緊擁在懷裡親吻的陸媛清,想著的是以後的花前月下,秉獨夜談的畫面。

而吳山腦海里閃現的卻是以後的形單影隻,對燈獨語的畫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2章 不同的想象畫面

6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