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尋求真相

第364章 尋求真相

守門的士兵看了眼信,見信封上寫的是給陸世康的信,便連忙前往陸世康的帳篷趕去。

到了陸世康的帳篷簾外,他往裡喊道:「陸公子在嗎?」

就聽裡面一個聲音回道:「在。」

「陸公子,您有信來。」這守門的士兵說道。

這時王呂和齊方都在他們三公子帳篷里站著,見守門的士兵說有信來,猜是陸府來信了,於是兩人一起往帳篷外走來。

守門的士兵將信交給王呂后,便回去了。

王呂看了眼信封,見上面只寫著陸世康收,沒有寫明是誰寫的,疑惑說道:「咦,這信怎麼只有收信人的名字?」

齊方道:「是誰寫的?」

王呂道:「不知道,算了,咱們拿給三公子看看吧。」

兩人進帳后,王呂將信交給了陸世康。

陸世康撕開信封,看了一眼后,便皺起了眉頭。

王呂見三公子眉頭皺得緊緊的,疑惑問道:「三公子,信是誰寫的?」

陸世康未回他,只道:「我要出去一趟。」

說著便往外走去。

王呂問:「那我和齊方要跟著嗎?」

陸世康道:「不必。」

在陸世康離開后,王呂和齊方看了眼桌子上的信,王呂決定看看信上寫的是什麼,看了一眼后,他驚呼道:「什麼?表姑娘來了?姑母也來了?她們都住在這邊上的鎮上,這是什麼意思?他們為什麼來這兒?」

齊方也疑惑道:「表姑娘這個時候來這兒有什麼事?」

王呂道:「不知道。不過既然姑母也出面了,肯定是和兩人的親事有關。」

青枝此時正在自己的帳篷里看醫書,聽到兩人的談話,不知不覺便將醫書合上了。

她一個字都看不下去了。

剛才守門的來送信的時候,她便聽到了陸世康有信前來,聽王呂和齊方的意思,大概信是何櫻寫的,信里的內容肯定是說,她和母親都來了這邊上的鎮上。

陸世康看了信就離開了,這讓她有些不適。

雖然她明白,如果他姑母來了,他是必然不能不去的。

她決定等他回來問問他再說。

若他無法將這門親事退掉,那麼,她以後便決意和他真正的斷絕關係。

她推算著,眼下的時間是半下午,如果她們就在邊上的鎮子上,當他回來時,應該最多也就是一個時辰的功夫。

她只是沒想到,當真正有什麼事情需要等待時,時間便過的極其的慢。

看醫書時,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了,現在專門等他回來,便彷彿度日如年了。

一直到了傍晚時分,她還是沒看到他的人。

她有些坐立不安了。

她沒料到,他竟然會去這麼久。

若他很快趕回,她還能相信他和何櫻兩人沒什麼,若他一去便是兩三年時辰,那隻能說明,他和她的關係並非他說的那般。

也同時說明,他對自己,未必有多麼上心。

也同時說明,他就是一個左愛一個,右愛一個的性格。

她現在才想起,他從未說過他和何櫻的事情,他一直在說的無非是對自己的情意。

他從來沒有在自己面前否認過和何櫻的任何事。

否認這事的是陸媛清和吳山。

而她當時毫不猶豫地相信了陸媛清和吳山。

現在想來,自己當時過於急於相信陸媛清和吳山的話了,也過於急於相信他和何櫻是清白的了。

眼看天漸漸地黑了下來,他還是不見人,她開始從床上站起身來。

不,她不能在這兒乾等著,她要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主意一定,她立刻走出了帳篷,來到了陸世康的帳篷里。

此時王呂和齊方都已經不在帳篷里,回他們自己的帳篷去了。

她看了眼桌上的信,見上面寫著:

三表兄:

妹今日和我母親剛好路過此處,借宿桃江鎮客悅客棧一晚,請速來。

妹何櫻。

她記住了信上的寫的地點,桃江鎮,客悅客棧。

從馬營處牽了馬,來到兵營門處,她對守門的道:「我身子骨今日有些不適,軍醫營處沒有我想要的藥物,所以出去買些藥物。」

其中一個守門的士兵道:「孔大夫需要有人跟著嗎,天黑了,您一個人出去不太方便。」

她道:「不必了,就到附近的鎮上,很快便回來了。」

剛才說話的守門的士兵道:「那孔大夫您自己小心一些。」

另外一個守門的士兵給她開了兵營的門,她便出去了。

出了兵營的門,她便上了馬。

也不知為何,上馬時,她感覺自己的心有些顫抖,是因為天太冷,還是內心此時冷得刺骨,她不清楚。

今夜無月,好在馬有夜眼,行路沒有什麼問題,只不過速度慢了一些。

她希望能在路上遇到他,但是,一路之上,連個人影也沒見過。

整個路途始終只有自己一個人。

趕到桃江鎮時,就見鎮上偶爾有幾個街邊的店鋪還亮著燈光。

因為亮著燈光的地方極少,她不費吹灰之力便來到了客悅客棧。

客棧外面豎旗上的「客悅客棧」那幾個大字非常顯眼。

站在客悅客棧對面的街邊,她往樓上看去,見亮著光的房間有三處。

沒有任何一處窗口站著人,所以,她不能判斷陸世康和何櫻在哪個房間里。

在下面站了半天,身體和內心都冷得刺骨,她決定到客棧的櫃檯處問問。

來到櫃檯處,一個身穿灰裸色小二服的小二抬頭看了她一眼,問:「客官要住宿?」

她道:「對,我有兩個朋友也來這兒了,一個叫何櫻,一個叫陸世康,請您幫我訂在他們的隔壁。」

小二道:「行,他們兩人在二零三間,要不您就住二零五間吧?」

聽到店小二的回答,她咬了咬下嘴唇,心道他們果然在同一個房間,而且,還一呆就是那麼久。

這似乎已經說明了什麼。

小二見她不回,又問:「客官,二零五行不行?」

她道:「就開那一間。」

她要親眼看到陸世康從何櫻的房間里出來,如此以後她便可以死心了。

小二覺得她神情有些古怪,但是又一想,這莫非是兩男一女的三角之戲?

他記得,之前的那位何櫻姑娘,在開店時告訴他,等會還有一個人過來,讓他把他直接帶到她的房間。

她告訴他來人就是她的夫婿,只不過眼下兵荒馬亂的,她和他失散了,並且還因相離太久和他鬧起了誤會,所以務必讓他在他來后,立刻將他們的房門在外面鎖上,讓她可以有機會和他把誤會解釋清楚。

現在這兒又來了個男子,還要求主動住兩人隔壁,難道那女子真有無法解釋清楚的誤會?

不過,這裡面的事情,店小二懶得多猜,他只是拿了把鑰匙,便帶著青枝上樓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4章 尋求真相

6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