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第370章

話說陸媛清在半路上才發現了何櫻不見了。因為有個家丁說:「四姑娘,何姑娘沒跟著咱們,要不要等等她。」

陸媛清只是命令前面的馬夫道:「繼續走就是,不必等她。」她猜也猜得到何櫻去了哪裡,她才懶得為了等她而多做停留。

眼下她自己也煩著呢。

過了兩天半回到陸府,她先是被父親狠狠罵了一頓。然後又被母親和祖母兩人摟著哭了一頓。

吳山同樣被陸知府呵斥了一頓,他低著頭一聲不吭,不為自己辯解一句。

還是陸媛清為他辯解了句:「父親,是我讓吳山跟著去的,你也不必責備他,要責備就責備我好了。」

就聽父親呵道:「你還有臉說話!」

孤身男女一起上路,不管是不是小姐和小廝的關係,都會讓人在背後嚼舌根的。

陸夫人對陸知府道:「他們既然回來了就算了,別總罵了,再怎麼罵也改變不了什麼。」

陸知府道:「你就知道寵她!看你把她寵成什麼樣了?竟然敢跑到兵營附近去撒野?沒被太子殿下的士兵把她當成細作處理算她命大!」

陸夫人這時嘆了口氣,對陸媛清道:「媛清,這次確實是你不對,萬一你在那兒住著這事被太子殿下知道了,這事他怎麼處理你?一個平民百姓天天跟著禁軍跑,是個將軍都會把你當成細作給抓起來的。」

「可是,我三兄長在那兒,就算我被抓住了,他會為我求情的。我怎麼會有事?」

陸知府呵道:「人家將軍的家屬都沒去邊上住著呢,你三兄長又有多大能耐保得住你?若是個個將軍的家屬都去兵營邊上住著,這仗還能打?任何時代,兵營附近都是嚴禁普通百姓靠近的,你就是無知無畏!」

陸夫人道:「好了好了,媛清她知道錯了,你就少罵幾句。」

陸夫人摸了摸陸媛清的臉,將她摟到自己懷裡。

她這個女兒有多瘋狂,她這個當娘的比誰都清楚,既然是自己將她生成這個樣子的,她怎麼忍心責怪她?

陸夫人見吳山還站在那兒愣著,對他道:「吳山,你快回去吧。這兒沒你事了。」

吳山這才退出。

.

陸媛清發現,自從從寒山附近回來后,吳山就真和當時最後一天在那個院里時說的一樣,和她和以前一樣相處了。

不,應該說比以前還要疏遠。

回來了好幾天了,她還沒有見過他一面。

有一次她去三兄長那院里,看見他和周大在下棋,周三在邊上看著。

他坐的方向是正對著院門的,剛剛看到她進院門,他便對周三道:「周三,你來和你兄長下棋,我突然有些不舒服,回房休息會。」

周三莫名道:「你剛才不是還好好的么,怎麼會突然不舒服了?」

吳山道:「就是突然不舒服的。」

見他逃也似的進了他自己那屋,她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不過,如果後退,她就不是陸媛清了。

她仍然進了院子,一路往院里走去。

周大周三見她進來,有些疑惑,畢竟三公子不在,她來這兒就顯得有些奇怪了。

他們只是下人而已,和她沒什麼好聊的。

周大打招呼道:「四姑娘,您來這兒有事?」

陸媛清道:「我來看看三兄長這院里的梅花開了沒有。」

周大道:「四姑娘,您院里不也有梅花,開沒開看您那院里不就清楚了嗎?」

說著他看了一眼院牆處的梅樹,見已經有了花骨朵兒。這些花花草草的,要不是陸媛清說起,他還真想不起去看。

陸媛清道:「我那院子里的梅樹和這兒的方位不同,自然開的時間也會不同。」

周三道:「四姑娘,還有這種說法?」

陸媛清道:「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在荒野里的梅花開得要比院里的晚一些,而院里的不依牆的可能要比依牆的又晚一些。你們沒聽過一句話嗎,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

周大道:「對於什麼地方的花什麼時候開這事,我不太懂。您既然來看了,就自己看吧,我們就不奉陪了。」

陸媛清道:「你們下你們的棋吧。」

她說著走到了南牆的梅樹邊,看了幾眼后,順便折了一枝,然後向吳山房間走去。

走到房間里,就見吳山在窗口處呆站著。

「吳山,你看,我折的這梅花好不好看?」

吳山沒看她,仍然看著外面的梅樹,道:「好看是好看,但是四姑娘,你不該來這兒。」

「這兒是我三兄長的院子,我怎麼就不能來了?」

「四姑娘,你要是天天往這兒跑的話,咱們的關係會被人發現的。」

「你放心,我們從小鬧到大,誰會發現呢,再說了,明日我就和我父母攤牌了。」她無非就是決定嚇他一嚇而已。

要攤牌,還不必那麼早,怎麼也得等到春暖花開時再說,現在被哄出陸府的話,她在外面可過不了艱苦的生活。

在陸府自己房裡有暖烘烘的炭火,有丫頭幫著暖床,若是大冬天的被哄出陸府,可就什麼也沒有了。

吳山聽了她的話以後,連忙低聲道:「四姑娘,你可千萬別這樣做。」

陸媛清道:「這事你說不算,我愛什麼時候說就什麼時候說,愛怎麼說就怎麼說。」

「可是,這事也和我有關,我怎麼就說了不算?」

陸媛清道:「指望著你來說?那我成了老姑娘了你也不會開口的。」

吳山道:「我自己不會說,我的意思是,你什麼時候也不要說。還有,我打算過了今年就去和人相親了。」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她對兩人的關係死心。

「成親?和我么?」

「我說的是和別人。」

陸媛清扭頭看了他一眼,道:「你真是這樣打算的?」

「真的。」

「好,那我等著。」她停頓了一下,「也不必等過了今年了,明天就去如何?我陪你去,幫我看看和你相親的姑娘適不適合你。」

她就不信了,他還真能拋下她去和別人相親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0章

6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