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第三白七十九章 什麼大夫

第379章 第三白七十九章 什麼大夫

齊方往前邊騎行邊時不時地看著三公子時,就見三公子腿上中了一箭,他失聲喊道:「三公子,你的腿!」

「先別理會那麼多。」就聽三公子回他道。

齊方知道現在沒有別的辦法,只有先逃命要緊。

接著又有兩三個人中了箭,中箭的部位都是對生命沒有危險的部位,諸如胳膊,腿等部位。

在他們身後的那伙農夫模樣的人追了一會兒以後,只好停下了步子。

其中一人說道:「真是,讓他們給逃了!」

另外一個說道:「咱們剛才應該騎馬出來的。」

第三個人說道:「他們既然已經發現咱們就在這鎮上,去牽馬只會更慢,反而讓他們逃的更快。」

他們只好慢慢地退回到了鎮子上。

「咱們只有再重新找個買菜的地點了。」一個面孔黝黑的人道。

「只要他們想到了這種辦法,我們去哪裡買菜都會被他們發現的。」一個瘦高個道。

「那你說怎麼辦?」面孔黝黑的人道。

「以後就只能更謹慎些了,他們來一批,咱們消滅一批。」瘦高個道。

.

陸世康和齊方以及塘報騎兵們連著騎了五六十里路后,方才在一個鎮子上停了下來。

前面也有幾個鎮子,不過,環鎮子一圈后,並沒有可以醫治傷口的人,問了鎮上的人,周邊的村裡也沒有大夫,所以他們便沒有多做停留。

來到這個鎮子上,是因在前面的村子里問了路,聽說這個鎮子的東北角那兒有個大夫還在開著藥房,所以他們才停下來的。

鎮子里和其他鎮子一樣,只有寥寥幾個老頭兒和老婦人依在街角曬太陽。

見他們十幾個人一起騎著馬過來,個個都睜著震驚的雙眼,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們。

一個老頭兒對另一個老頭兒道:「這些人怎麼會跑到咱們這兒來了?」

那另一個老頭兒回道:「有點稀奇,咱們這兒可有段時間沒有年輕人了。他們肯定是有事才來的。」

他們說話間,馬匹已經停在了他們面前,於是他們便抬起頭看著馬上這些人。

目光中不無懼怕之色,畢竟這些人有好幾個身上有傷,血在一滴一滴往下滴著。

在他們看來,他們最有可能的是劫匪。

他們能看得出,這些人個個都是練家子。所以他們就更怕了。

這時齊方看了一眼他們眼中驚懼的神色,對他們道:「老伯們,你們不用怕,我們不是壞人,我們都是好人,我想問下你們,這兒可有大夫?」

聽他說自己不是壞人,這幾個老頭兒方才面上舒展了一點,一個老頭兒回齊方道:「有,就在這個鎮子的東北角,從這條路一直往北走,到下一個路口往東拐,然後拐到另一條路,在那個路口再拐個幾步,就到了一個小巷子里,那個小巷裡就有個藥房。是開在大夫家裡的,你們找找看能不能找到。」

另一個老頭兒站起身道:「我給你們帶路吧。」

這鎮子有點兒繞,而且那個巷裡的人家也有好多家,他們不一定能順利找到大夫家,看著他們的傷口一直在流血,他便於心不忍,所以想在前面為他們帶路。

「謝謝老伯了。」齊方說道。

這要帶路的老頭兒站起身後,其他老頭兒也一起站起了身,他們無非是想跟著看看熱鬧。

老頭兒將陸世康等人帶到鎮子東北角的一個小巷裡的路西的一戶院門朝東的人家門口道:「就是這兒了。我看看他們在不在。」

說著,這老頭兒敲了敲緊閉的院門,邊敲門邊往裡喊道:「許大夫,家裡有人嗎?」

不一會兒,一個年方十五六歲的女子前來開門,先是看了眼前的老頭兒一眼,微微一笑,說了句:「錢爺爺……」然後又看了看他後面的這群人,目光中閃過一絲驚訝,道:「錢爺爺,您怎麼把這些人帶來了?」

這被她稱為錢爺爺的老頭兒道:「這些人受了傷,要在你們這兒醫治醫治,你父親在家嗎?」

這女子脆聲道:「在的。你們進來吧。」

陸世康等人下了馬,進門后,這女子就依在門邊上看著他們,她眼裡儘是好奇之色。

彷彿進她家門的是一群天外來人似的。

他們都進去以後,她才跟在後面進去了。

院子里一個鬍子花白的老頭兒正在坐在凳子上曬太陽,這女子剛進院子,就對這老頭兒道:「父親,有人來咱家看病來了。他們全都受傷啦。」

她的聲音彷彿說明在她心裡他們受傷像是一個天大的好事似的。

這女子這段時間實在是孤獨太久了,突然一大群年輕人來到這兒,心裡的興奮可想而知。

她父親,被剛才的老頭兒稱為許大夫的人,抬起他有些混濁了的雙目,問:「你們是來醫治傷口的?」

齊方道:「是的許大夫。」

這老頭兒對年輕女子道:「琪兒,去燒鹽水。」

「是,父親。」

沒過多久,她燒好了鹽水,端到父親面前,她父親對她道:「琪兒,去拿葯和紗布去。」

看樣子他就打算在院子里幫他們清洗傷口和敷藥了。

琪兒道:「好的,馬上就來。」

她的聲音別提多歡快了。

「你們誰先來?」許大夫問。他說話時,花白的鬍子便一動一動的。

「這位公子。」一個塘報騎兵指了指陸世康對許大夫道。

「好,你們說誰先來就誰先來。」這許大夫道。

他說完以後,便開始打算先幫陸世康清洗傷口,陸世康的傷口在小腿處,他正在打算將他的褲子往上提時,就聽他女兒的聲音道:「父親,要拿的葯是什麼葯來著?」

許大夫道:「治跌打損傷的葯。」

「可是,什麼葯才是治跌打損傷的葯?」這位琪兒眼睛忽閃忽閃地看著她父親。

這許大夫抬頭看了一會兒天,道:「我也突然想不起來了,容我想想……」

他說話時,這時幾位塘報騎兵相互看了一眼。

他們意識到,他們要麼是遇到了庸醫,要麼就是遇到了老年痴獃的大夫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9章 第三白七十九章 什麼大夫

6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