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換藥

第390章 換藥

齊方走後,青枝因為心情煩悶,想一個人出去走走,剛剛還未出門,就看到許大夫從前院過來了,他身後還跟著琪兒。

這許大夫見她想要出去,人還未到她身邊就道:「孔大夫,你等會再走,老朽要看看這幾個病人吃了你開的葯如何了。」

他起床后就想起了這事,所以洗漱以後立刻趕了過來。

青枝只好停步,道:「我已經看過他們了。」

「老朽得再確認一次。」

言下之意是讓她就在旁邊看著他觀察幾人的情況。要是他們出了什麼意料之外的情況,他肯定不會放過她。

青枝知道自己看來是只能等他看完了他們才能離開了,於是和他一起往北走去。

這許大夫和她看病人的順序不同,他是直接先到陸世康的房間里去的。

因為在他的觀察之下,他認為陸世康身份應該是尊貴的,雖然他衣著普通,但他猜測他應該是在喬裝成普通百姓的。

一件粗衣布服是絲毫無損於他的優雅尊貴之氣的。

倒不是他是勢利小人,而是他明白,要是這種貴公子在自己藥房這兒出了事,他是要負一定責任的。

這也是他讓青枝一定要呆在邊上的原因。

在他看來,這孔大夫如果有想離開的態勢,很有可能是發現這幾個病人情況不對勁了想暗暗逃掉。

到時候他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來到陸世康的房內,見陸世康正在提筆寫字,他帶著謙和的語氣對陸世康說道:「這位公子,您能不能先停停筆,讓老朽看看您的情況?」

陸世康將筆放在桌子上,對這許大夫道:「謝過許大夫。」

「您先躺在床上,我看看您腿上的傷如何了?」

陸世康於是往床上一躺。

青枝心道,他這是信任許大夫呢,還是在保持禮節?

她猜肯定是後者。

昨日齊方肯定也告訴他許大夫給他敷的是過期的藥物了。

這許大夫將他褲腿捲起,將昨日青枝換上的藥膏放下,然後查看了一下傷口,見又紅又腫,大驚失色,他觀察了一眼陸世康的面色,發現他面色也不太對勁,於是伸手探了探他的額頭,發現有些低燒,再為他把了把脈博,發現脈象虛弱。

他扭轉過身對青枝道:「這傷口怎麼成這樣了?」

琪兒在他身後也說了一聲「這是怎麼了?」

她雙目圓睜,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

屋子裡沒有其他人應聲。

這許大夫又對青枝大聲呵斥道:「你這個大夫是怎麼搞的?你到底給他們換了什麼葯?又給他們吃了什麼葯?你當真是大夫?」

青枝道:「許大夫,我給他們敷的正是治跌打損傷的葯,給他們吃的是防止病菌蔓延的葯。」

「哼,你明明就是想他們死。昨日他們還好好的,怎麼今日傷口就會成了這個樣子?這跌打損傷老朽治了那麼多年,也沒出過問題,怎麼到你這兒一換藥就出問題了?」

這時齊方道:「許大夫,是這樣的,您給我們用的藥物……」

青枝給他使了個眼色,不讓他說下去。

青枝知道,這老頭兒沒什麼壞心眼,對自己大聲呵斥是因為他自身的局限所致。

若齊方告訴他實情,怕他心裡是內疚不已。

她比誰都了解一個大夫對病人誤診時的那種無以復加的愧疚心理。

而且,那種愧疚會在以後的歲月里時不時地閃現,一想起就會讓自己頓覺臉上暗然失色。

這許大夫已年紀不小,她並不想讓他往後心裡上有這個疙瘩。

所以,寧願被誤解,她也不想讓他知道事情真相。

而且,考慮到還要在這兒住個幾日,被他知道真相以後,見面就頗為尷尬了。

是以,她方才用眼神阻止了齊方說出真相。

齊方看到她使過來的眼色,於是閉了嘴。

這許大夫見齊方欲言又止,問齊方:「這位小夥子,你剛才想說什麼?」

齊方道:「我是個粗人,醫術上的事情也不知道,還是你們大夫之間交流交流吧。」

許大夫看著青枝道:「你說吧,你到底對他們安的什麼心?」

青枝道:「許大夫,您當真是誤解我了,晚輩當真是在盡我所能醫治他們,不會對他們存有任何壞心眼。」

許大夫道:「這你如何證明?」

青枝道:「我用的所敷之葯,是《本草集》中所寫的治跌打損傷的葯。不信您可仔細聞一聞。」

許大夫道:「那你給他們吃的葯呢,又是出自於何處?」

青枝心道,這她就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釋了,這是現代才有的藥方,源自於世代醫家趙家。

只是沉思片刻,她道:「給他們吃的葯是源自於我看過的一部不曾廣泛流傳的醫書。」

「不曾廣泛流傳的醫書?那醫書可有名字?」許大夫並不甚相信似的說道。

「看過許久,書名晚輩已經忘記了。」

「哼,連書名都記不清,你竟然敢說自己竟然記清了裡面的配方?」

青枝道:「晚輩當時看到那個藥方時覺得甚是有用,便記在了一張紙上,時常背讀,晚輩也曾經用那個藥方醫治好了一個病人的破傷風。」

「破傷風?是什麼?」

青枝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說了個大隸這個時代還沒聽過的醫術名詞,於是趕緊改口道:「就是痙症。」

「哼,老夫為他們喝的葯里,也有預防痙症的葯。你們現在必須馬上將所敷的葯換掉,將喝的葯也換成我昨日開的,不然,他們怕是會被你害死。」

齊方焦急說道:「許大夫,不必了。用孔大夫開的葯挺好的,而且,他還是我們公子的好兄弟,不會想害他的。」

許大夫道:「他可能是沒想著害他,但是,他醫術不精,亂用藥,所以必須換掉!」

齊方還想說什麼,青枝給他使了個眼色。

齊方只好又閉嘴了。

許大夫嘴裡說著「老朽現在就去拿葯」便離開了。琪兒看了一眼陸世康腿上的傷口那兒,又看了眼陸世康的面孔,也離開了。

在他離開后,齊方問青枝:「怎麼,我三公子真要換他給的葯?這怎麼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0章 換藥

7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