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難怪呢

第391章 難怪呢

青枝道:「等他拿來葯,你就說,換藥的事情你自己來做,你就說自己時常隨著你家公子出生入死,所以,換藥之事你非常熟練。」

齊方道:「那等會他要是非要我三公子喝他的方子熬的葯呢?」

青枝道:「他又不會進伙房親自熬藥,待會他把葯拿到伙房肯定會離開的,你在他離開以後拿著我們昨天拿的葯去,將葯藏在身上,對廚娘說葯你自己來熬就行了。廚娘肯定因為嫌麻煩就讓你熬的,那時你便把她正在熬的葯倒掉,然後換成我們昨日去偷買的葯。」

齊方道:「這倒是個辦法,我得趕緊和他們幾個通個信去,告訴他們千萬莫讓許大夫給他們換了葯,讓他們說他們可以等著我給他們換。」

他說的他們幾個是塘報騎兵。

說著他便趕緊出了自己三公子的房間,去了那三個塘報騎兵那兒一一和他們通報消息去了。

齊方離開后,房間里只剩下陸世康和青枝兩人。

一時之間氣氛有些凝結。

青村覺得現在這兒沒自己什麼事了,趕緊離開了。

回到自己房裡,沒過多久,她便看到許大夫的身影從自己房門口經過。

她知道自己這時最好不要跟去,不然,齊方就算說他會自己換藥,許大夫也會認為齊方的意思是讓自己等會為陸世康換藥。

沒過多久,她就聽到門外的廊道里又傳來了腳步聲,不久她看到了許大夫又匆匆經過門口的背影,知道他被齊方說服了。

在許大夫經過她門前後,她計算著時間,感覺他應該已經出了後院時,便來到了陸世康的房間里,見床邊桌子上放著個藥瓶,猜那裡面肯定就是剛才許大夫拿來的那過期的藥膏了。

此時齊方正在給陸世康將許大夫剛才拿掉的自己昨晚為他敷的葯放上去,對他道:「齊方,我來吧。」

齊方站起身,道:「好,還是您來吧。您是大夫。」

匆匆給陸世康將藥膏放上,又纏上紗布,她便將床頭許大夫放的那藥瓶拿到這東廂房北邊的一塊花圃邊,將藥瓶里的藥用裡面的勺子舀出了四個人所敷藥膏的份量,這樣等會將藥瓶還給許大夫時,會讓許大夫以為葯被他們用過了一些。

舀出藥膏拿回陸世康的房間后,她對齊方道:「好了,你現在將這藥膏還回去吧,他現在應該是把要熬的葯放到伙房裡去了,你去看廚娘什麼時候熬藥,她熬的時候你再按我剛才說的辦法去做。」

「好的孔大夫。」

齊方正要往門外走,青枝又道:「等等。」

齊方便轉過身來看著她,等待她說話。

青枝道:「熬藥你會么?」

若是許大夫沒有今天早上這一出,今天早上的葯本來她是打算自己去熬的,現在許大夫來這麼一出,熬藥的事情便只好讓齊方來做了。他會不會熬藥,她可不清楚。

就聽齊方回自己道:「孔大夫,實不相瞞,我還真不會熬藥。熬藥是不是火候很重要?」

青枝道:「你將何嬸放的葯倒掉以後,先把葯放進去,然後加水的時候先加水沒過葯,再加三碗水,武火煮開,文火熬兩刻鐘,加一碗水再煎兩刻鐘,然後就可以端過來了。記得將熬好的藥渣也拿個東西裝回來,晚上還要繼續煎煮一次。」

此藥方早晚各一次,早上熬過的葯晚上還能再熬一次。

之所以讓他先帶回來,是因為怕許大夫到時候看到了。

「那到時候倒掉的許大夫開的葯是不是也要找個地方藏起來扔掉?」齊方突然想到這一點。

「對。你就找個許大夫不在的時候,偷偷摸摸扔到鎮外的哪個田間地頭去。」

「好。那我現在先去您那兒拿包葯,趕緊去伙房了。」

說著,他便出了門。

青枝也跟在他身後出了陸世康的房門。

兩人到了青枝的房間,齊方在桌子上拿了一包他和青枝昨天在鎮上另一家藥房那裡偷著買的葯,去伙房去了。

接下來的時間青枝無事可做,還是呆在房間里發獃。她在房間里走來走去時,就見廚娘何嬸端著一個盤子過來了。盤子上放著兩個菜,一碗湯,一碗米飯。

何嬸對她道:「這位小大夫,您該吃飯去了,早飯已經燒好。」

青枝以為她會將飯菜端過來時,卻見她徑直往北走去了。

接著她就聽到何嬸在隔壁也說道:「小哥兒,去吃飯啦……」

頃刻之間又在隔壁的隔壁門口叫道:「兩位小哥,你們快去吃飯啦……」

到了陸世康的房間里時,她方才把盤子里的飯菜端了出來,為他放在床頭的桌子上,對陸世康道:「這位公子,您腿腳不便,飯我給您端過來了。等會您吃完了,我再過來端盤子,對了,您家的那個小廝還真是客氣,一定要幫我熬藥,說是減輕我的負擔,還真是謝謝他啦……」

陸世康說了句:「不必客氣。」

「您先吃,等會我再過來端盤子。」這何嬸便離開了陸世康的房間。

何嬸來到外面,嘴裡還低聲嘟囔著:「果然是個不一般的公子,這長相,嘖嘖,真是讓人稀罕的人物。難怪呢……」

她說話的時候正經過青枝的房間,青枝全部聽了去,不用猜,她也知道這何嬸說的是陸世康了,但是,她最後面的那句「難怪呢」是什麼意思?

這首先說明她這是第一次見陸世康,這倒很好理解。之前陸世康的飯菜可能是齊方端來的,何嬸沒見過陸世康很正常。

但是,這肯定還有另外的一層意思,一定是有人在她面前提過陸世康。而且還一定是誇過他的相貌的。

如果是這樣,那又是誰?

首先她認為齊方肯定不會向別人誇獎自己三公子的相貌,然後那幾個塘報騎兵大概也不會。

因為他們天天和陸世康在一起,肯定不會見人就和旁人說起陸世康相貌的事。

那麼,這許家宅里就只有兩個人可能向她提起陸世康了。

一是許大夫,一是琪兒。

許大夫作為一個大夫,且又是男性,且已經年長,對於人的相貌之事怕已經早就見怪不怪了。

所以,用排除法,那就只有一個人能向何嬸提起陸世康的相貌了。

那肯定就是琪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1章 難怪呢

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