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我和他關係並沒有那麼好

第392章 我和他關係並沒有那麼好

青枝覺得自己肯定不會猜錯。

在大隸,以及在任何朝代,未婚的女子們聚在一起,最喜歡說的是某個公子有多英俊。

這琪兒大概是眼下無人可訴,畢竟她那些姐妹肯定都已經離開了,所以便向唯一可訴說的何嬸傾訴。

不過,這些想法並沒有在自己腦海里閃現太久,她便離開了房間,往伙房走去,在那兒吃早飯時,她發現幾個塘報騎兵也都坐在伙房北邊的一個包間里吃著飯,齊方則還在灶台前燒著火,她先走上前去,問齊方吃過了沒有時,他告訴她,他已經吃過了,剛才何嬸先給他盛了飯菜才去叫他們的。

青枝便先來到空著的座位上,吃起自己的飯菜。

在吃飯的時候,她無意間發現許大夫和琪兒在另一間里吃著飯菜。想來這伙房當時搭建時就考慮好了病人會在宅里吃飯,所以專門有個包間。而主人們則用另一個包間吃飯。

吃完飯以後,她先是回房在床沿上呆坐了半個多時辰,便直接往院門處走去。

她只是想出去散散心,不然,一直呆在這宅里干坐著,過於煩悶了些。

來到院門外,她便往南走去。

當時來到這兒時,她便記得許家藥房距離東邊的田地不遠,只隔了一片房屋。

往南走到路口時,就有一條往東拐的路。

往東拐了有二十丈遠,便來到了一片田野邊的小路上。

她沿著小路又往北走了幾步遠,就站在小路邊上,往東邊的田野看著。

田野的不遠處,有一座低低的山包,山上一片枯黃。此時日頭有一竿高了,但冬日的陽光雖然明媚,卻不能為她帶來多少溫暖。剛剛在路邊站了一小會兒,她便凍得鼻子通紅了。

正獃獃站立時,突然聽到身後突然有了喊了一聲:「孔大夫!」

她轉過身,便看到琪兒正在向自己跑來。

這琪兒來到她身旁后,對她道:「孔大夫,您在這兒站著幹嘛?」

青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剛才出院門時被她看到了,所以她才跟了來,於是回她道:「在你家宅里呆著有點悶。」

琪兒拉長聲音道:「你才到一天就覺得悶啦?我可都已經悶了好多好多好多天了!我那些姐妹,全走啦!」

「那你為什麼不走?」青枝問。

「我?我不能走啊。我要是走啦,我父親怎麼辦?他年紀大了,一個人留下來可不行。」

「你是不是還有兩個兄長?」在從兵營來這兒的路上,她聽塘報騎兵說過許家的情況。

「是有。不過他們都躲戰亂去了。我和我父親留了下來。我父親說,我家藥房不能沒人,這鎮上得有一家藥房有人,不然以後老人家們沒處看病去了。」琪兒手指搖著自己胸前的細長的辮子說道。

「那為什麼你大兄長二兄長不留下來,而是你父親和你留下來?」

就聽琪兒道:「我大兄長和二兄長都爭著留下來呢,但是,我父親無論如何也讓他們出去,因為我大兄長有三個孩子,我二兄長有兩個孩子,我父親可寶貝他那些孫子孫女了,怎麼可能讓他們呆在離戰場近的地方?」

「原來是這樣。」青枝道。

就在這時,這琪兒轉移話題說道:「孔大夫,其實,我有件事情想問您一下,您和那位住我家東廂房的公子認識是嗎,我今天早上聽他家的小廝說,他和您是好兄弟?」

「是……吧。」

「是吧是什麼意思?」琪兒疑惑問道。

「算是,只不過我和他關係並沒有那麼好。」她道。

「那就是說,您和他是認識的了?」琪兒又問。

「認識。」

「那……他姓什麼你知道嗎?」

「他姓……」本來想說「陸」的,但青枝轉瞬想到,現在大概不方便提陸這個姓。眼下肯定許多百姓都知道太子殿下身邊有個陸世康,萬一有周靜的部隊找起來,聽到有人姓陸,還是個公子,定然有危險,於是對她道:「他姓魯。」

「姓魯?叫什麼?」琪兒又問。

「魯青。青枝隨口說道。

「魯青......好聽。那孔大夫,您知道……」就在琪兒想問什麼的時候,青枝突然聽到身後齊方的聲音:「孔大夫……」

她轉身一看,見齊方走了過來。

齊方見琪兒也在,有一絲驚訝,但轉瞬神色便恢復如常。

「孔大夫。您在這兒溜彎呢?」齊方問。

「嗯,沒事可做,就出來走走。你家公子吃藥了么?」

「吃了。他吃了葯以後我才來的。」齊方道。

感覺到齊方和自己似乎有話要說,要不然他也不會專門出來找自己,青枝於是道:「這兒風大,咱們都回去吧。」

她並不知道琪兒剛才想問自己的是什麼,也不知道齊方想和自己說的是什麼。

不過她知道,這兩人大約在有對方在場時,都不會和自己說出他們想要說的話。

三人往許家宅子走去。

琪兒回到宅子里便回了前院,青枝和齊方一起來到了後院。

青枝來到自己房間后,見齊方也跟著走了進來。

她站在門口問齊方:「齊方,你是不是有什麼要和我說?」

「是的孔大夫,咱們裡面說話。」

青枝便進了裡面,到了床頭處的桌子邊時,她站定了,看著齊方把門關了才走過來,她有些驚訝。

「我剛才趁我家三公子不在的時候看了一眼他寫的東西…..但是,才剛剛拿在手裡沒看到字,我家三公子便回來了。」

青枝問:「那就是你沒有看清他寫的什麼了?」

「他寫的……他寫的……」

「是什麼?」青枝見他猶豫不決,催促他道。

「我猜是和您有關的。」

「你為什麼這樣猜測?」青枝問。

「雖然我沒看到裡面寫的什麼,但是我家三公子說,他寫的那些東西讓我在他死後交給您,那我就猜著,那肯定是寫給您一個人看的了。要不然他為什麼要說交給您呢?」

青枝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接齊方的話。

她心裡五味雜陳。

他竟然是在寫和自己有關的東西,那會是什麼東西?

他真的以為自己快死了,他能不能活下去?

這兩個問題,她都不知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2章 我和他關係並沒有那麼好

6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