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一個想法

第393章 一個想法

接下來的一連兩日,陸世康和其他幾個塘報騎兵都沒有好轉的跡象,青枝心裡的焦慮可想而知。

自然,許大夫一直認為是青枝的葯起了副作用,時不時地對她嘲諷一番。

要不是考慮到他年紀大受不了刺激,青枝恐怕早已經對他說明實情了。

第三天一大早,待聽到隔壁的房間開門后,她又去了隔壁的房間里,察看那塘報騎兵的情況。

先是探了他的額頭,發現燒已經退卻,心裡一陣激動,接著她又解開紗布拿下藥膏看了下他的傷口,發現傷口處的紅腫的範圍已經變得小了一些,此時心裡就更加踏實些了。

她接下來又摸了摸他的脈博,發現脈博也比之前好多了。

那塘報騎兵在她為他把脈的時候問:「孔大夫,我是不是好一點了?」

他自己感覺到自己似乎傷口處沒那麼疼痛了。

而且前幾日頭昏昏沉沉的,現在也好多了。

青枝點頭道:「對,你今日比昨日好多了,應該沒有大礙了。」

這塘報騎兵感激地對青枝道:「小的不知道該怎麼感激孔大夫您了。」

青枝為他換了藥膏,對他道:「不必如此客氣,這本來便是我作為大夫的職責。還有,雖然葯已經起了點作用,但是,這幾日還是要繼續好好靜養身體。當然,也不能一直只干躺著,這樣對血液循環不利,偶爾起床走走對身體恢復有好處。」

她認為他已經躺了兩天,今日好點之後,可以偶爾地活動活動了,當然,不能是劇烈運動,只能稍走一會。

這塘報騎兵道:「是,孔大夫。」

青枝接下來又去了他北邊隔壁的那兩個塘報騎兵那裡,發現另外兩個塘報騎兵的情況也有了不同程度的好轉。

交待完他們要起床走走以後,她便來到了陸世康的房間里。

她去的時候,見許大夫也在陸世康的房間里,她想著或許是她剛才在那三個塘報騎兵的房間里察看他們的情況時他來到陸世康的房間的。

這許大夫眼下剛剛把陸世康的傷口上的紗布解開,看到她進來,道:「你來幹嘛?這兒沒什麼你的事。」

青枝道:「那許大夫您先看。您看好了我再看。」

許大夫不理會她,而是拿掉陸世康傷口處的藥膏,看了看陸世康的傷口,道:「今日好點了。」

剛才他拿掉藥膏的時候,青枝一直怕他發現傷口上的藥膏不是他自己家的葯,現在發現他沒注意到這一點,才放下了心。

許大夫接下來又探了探陸世康的額頭,道:「燒好像也好多了,老朽再為你把把脈看看。」

說話間他拿起陸世康的手腕處,為他把了片刻的脈博后,道:「這位公子,你沒事啦,放心就是。話說回來,要不是因為換回了我的葯,用這孔大夫開的葯,你們可能就真有危險了。」

齊方實在不想孔大夫再被冤枉了,忍了片刻還是說道:「許大夫,其實是這樣的……」

青枝連忙接過齊方的話道:「其實確實是許大夫的葯起了效果。」

當齊方看著青枝時,青枝便給他使了個眼色。

說到底,許大夫的過失並非主觀造成的,而是因為他身處大隸這個時代,導致的無心之失。

這次的經歷促使她產生了一個想法,那便是,有朝一日她決定開個學堂,將現代醫學的一部分可以和中醫結合起來的有關的知識教給江北城及江北城附近的大夫們或是其他想要學醫的年輕人。

她認為,醫術的目的在於救人,而不是僅僅為了讓自己家光宗耀祖。

誠然,她除了自家人以外其他人誰都不教的話,以後自家的藥房必然會越來越蒸蒸日上,但是,受惠的便只有自己一家或是來她這藥房的病人,對於其它的大隸百姓,並無多少好處。

而將現代醫學中的一部分可以和中醫結合的內容教給其他大夫,便可以讓許多百姓受益。

話說青枝剛才向齊方使眼色后,齊方便只好又閉嘴了。

正在這時,青枝看到門口來了一人,她扭轉過臉往門口一看,是琪兒,前兩日琪兒也跟著她父親過來了,今日只是比她父親晚了一步。

她進來便道:「父親,魯公子好了嗎?」

「你怎麼知道他是魯公子?」許大夫自己也沒問過陸世界康的姓氏以及名字。他認為,大概問了這位公子也不會說實話,畢竟,他現在是喬裝打扮的,這種情況下能問出本名才怪。

「我聽這位大夫說的,他們本來是認識的。」琪兒道。

許大夫也不多說什麼,只是道:「魯公子的病情好多了。」

琪兒驚喜道:「真的?」

許大夫點頭道:「嗯,剛才我已經察看過了。」

琪兒帶著輕快的語氣說道:「好多了就好,這幾天我可擔心啦。」

她那輕快的語氣不由得讓齊方看了她一眼。

見她正盯著自己三公子看著,齊方便轉移了眼睛。

這種情況他可早就見怪不怪了,因此連稀奇都懶得稀奇。

「丫頭,咱們走,讓這位魯公子在這兒休息。」許大夫直起腰來,對他身後的琪兒道。

琪兒一句話也沒說,便跟著他出去了。

在他們離開后,陸世康問:「齊方,本公子是怎麼變成魯公子的?」

齊方道:「這個……小的也不知道。」

青枝道:「齊方,是這樣的,琪兒對你三公子的名字很感興趣,讓我告訴她他的名字,本大夫便隨便起了名,齊方你記好了,你三公子現在叫魯青。」

「好的,我記下了孔大夫。」齊方道。

青枝接著又對齊方道:「齊方,你今日讓你三公子起床走走,別老躺著。」

她現在盡量不和陸世康直接對話,有什麼話都讓齊方來傳達,彷彿陸世康本人不在這兒似的。

說完那句話以後,她便往外走去。

就聽身後齊方應道:「好的孔大夫。」

.

半中午的時候,她在院子里西北角井邊那兒洗用過的紗布時,看到齊方扶著陸世康走出了房門,往南走去。

她心裡想著,莫不是他們要出院門散步去?

由於今日風並不大,陽光也暖洋洋的,她心裡想著讓陸世康出去走走也無妨,只是不能太久了,於是她對齊方喊道:「齊方,莫要走得太遠了。」

「知道了孔大夫。」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到陸世康和齊方兩人出去了,其他三個塘報騎兵也按納不住,在他們離開不久便也出院門溜達去了。他們實在是在這後院呆得太久了。

青枝繼續洗著手上的紗布,正在清洗時,突然聽到身後琪兒的聲音道:「孔大夫,洗紗布呢?」

青枝聽出是她,頭也不回地道:「嗯,用過的紗布洗洗太陽晒晒還能再用。」

琪兒道:「我父親也是這樣省紗布的。」

她蹲下來,就在青枝邊上看著青枝洗紗布。

青枝心道,她這是什麼意思?不管怎麼說,眼下自己身份是個男子,她一個女孩子,蹲這兒是不是有點兒不知避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3章 一個想法

6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