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孔大夫什麼時候這麼讓人一言難盡了?

第395章 孔大夫什麼時候這麼讓人一言難盡了?

聽到他這失落而低沉的話語,青枝本來心裡已經有些鬆動,但隨即一想,哪個紈絝公子在失去了其中一個女子后不是這樣子裝模作樣騙人的?

不,千萬不能被他的言語給騙了!

她心一狠,說道:「陸公子,本大夫確實不了解你,因為本大夫明白,了解得越多,失望便會越大……」

說著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他的房間。

然而不知為何,回到房間里以後,腦海里便時不時地冒出剛才他那段話來。

他失望的語氣似乎還在耳邊響著。

聽起來,那失望像是真的似的。

讓她一時分不清他話語中的是真情還是假意。

這個夜晚她是在這樣的極其糾結的心情中睡著的。

第二天。

天色有點兒陰沉沉的。

青枝起床邁步出門后,看了一眼天色,感覺似乎快要下雪了,便將昨日晾曬的紗布收了起來。

接下來她便來到隔壁和隔壁的隔壁,察看了那三個塘報騎兵的情況,發現他們今日的情況比昨日還要好上一些。

看了他們三個以後,她便邁步回自己房間了。

陸世康那兒,她不打算過去了。

一是藥效有用的話,他也會和三個塘報騎兵一樣好起來的。三個塘報騎兵都有好轉,沒道理他的情況反而變差。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她不想去他房間裡面對他。

回到自己房間后,因為無處可去,她便站在窗口那兒,往外看著。

從窗口處可看到院里的情景,錯落有致的院中樹木,她洗紗布的院子西北角的井此時蓋著井蓋,木桶和木盆就放在邊上,西廂房廊道邊的一株柿子樹,眼下柿子還掛在樹上,無人採摘,後院和前院隔的一道牆邊上種著幾株梅樹,眼下梅花已經悄然開放。

正站著呆站時,突然聽到有腳步聲走到自己門邊的聲音,從窗口扭頭看去時,就見齊方正站在門外。

原來,齊方在自己房間里聽到青枝在他隔壁說話的聲音,於是就先到自己三公子房裡等著孔大夫等會給自己三公子察看情況。

他迫切地想要知道三公子是不是比昨日又好了一點。

誰知道左等右等,這孔大夫竟然一直不來,他疑惑之餘,來到青枝的房間,見她正站在窗前看著院里,道:「孔大夫,不管怎麼說,我家三公子也還是個病人,您真就不管他了?」

這孔大夫,什麼時候這麼讓人一言難盡了?

青枝道:「你不要擔心,等會許大夫會過去看他的。」

「可是,他不是……」不是齊方信不過許大夫,主要他前幾日可把自己三公子害慘了。

「你放心就是,許大夫不管怎麼說,望聞問切肯定還是沒問題的。」

「那行吧,孔大夫,您就這麼站著吧。」

齊方說完回到自己三公子房間去了。

他還從來沒見過大夫和病人置氣的。

這還是第一次。

所以,他覺得這孔大夫的行為挺莫名的。

不過,反正他也左右不了什麼,也就只能在心裡感慨感慨罷了。

回到自己三公子房間時,就見自己三公子也站在了窗前,望著院里發著呆。

他突然想起剛才看到的孔大夫也在窗前發著呆。

這兩人像是商量好了似的,今日不約而同地站在窗前發獃。

而且,他感覺,兩人的神情都有點兒說不出來的感覺。

好像,都有點兒獃獃的。

但他知道,這僅僅是巧合而已,畢竟,今日孔大夫壓根兒沒來過三公子房間,三公子更加沒去過孔大夫房間。

他進門后,站在他三公子身後說道:「三公子,孔大夫今日不會過來您這邊給您看病情了。」

沒聽到他三公子的迴音,他又道:「三公子,孔大夫這樣也未免太過份了點,昨天和別人說您的壞話,今天他還自己主動不來了,這是覺得無顏面對您,所以才不敢來么?」

就見自己三公子還是維持著剛才的一動不動的姿勢,也不回答自己,他便只好閉了嘴。

他本以為,三公子會和自己一樣說上兩句孔大夫的壞話的。

但是,他卻只是沉默著罷了。

過了一會兒齊方又道:「三公子,算了,您也別太難過了。這孔大夫以後您大不了不搭理他就是了。要我說,他可不值得您這樣心灰意冷的……」

在這樣寒冷的冬天,他覺得三公子的背影看起來比這樣的冬天還冷,他的背影看起來給人一種感覺,彷彿他是一個內心的火焰全部熄滅的沒有一丁點溫度的人。

不多時,許大夫來了,身後照例跟著琪兒,齊方於是對陸世康道:「三公子,許大夫來了,快點讓他給您看看傷口情況。」

就算孔大夫狠心遺棄了自己三公子這個病人,人家許大夫可不會遺棄他。

這許大夫進來以後,就笑呵呵地道:「魯公子,老朽看看你今日情況如何了,還請魯公子坐在床邊去,讓老朽把你腿上的傷看一下?」

就聽陸世康淡淡一句:「不必了。」

「不必了?魯公子,這……這傷還是得看的。」

「許大夫請回吧。」

許大夫一時有些發愣,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愣在當地,也不知道是該走近他還是該離開。

齊方急了,對許大夫道:「沒事,許大夫,我家公子今日一早有些心事,他既然想站在這兒看窗外的風景,您給他就這樣看就行了,也不必非要他到床上去看。」

許大夫道:「那……也行吧。」

在許大夫這兒,這位魯公子願意躺床上自然是最好,因為方便些,但,他不願意躺過去,他也能為他看傷口,只不過他得蹲下給他看,而且看傷口的時候光線也不太好,得仔細瞅一瞅,所以就麻煩一些罷了。

他彎下腰,將陸世康的褲腿往上捲起,然後蹲著解開紗布,拿下藥膏,瞅了片刻他傷口的情況以後,道:「比昨日要好多了。」

起身後,他又給陸世康正環臂抱在胸前的手把了把脈博,自然,陸世康維持著那種環臂的姿勢,他就那樣直接把的,把了片刻后,他又道:「看樣子是沒事啦,再過兩三日便可出門了。」

琪兒道:「怎麼,還有兩三日他們便要離開了么?」

許大夫道:「過兩三日再看,現在不好說,但兩三日以後應該沒問題。」

琪兒便不作聲了。

許大夫從陸世康房裡離開后,就來到隔壁的隔壁的兩個搪報騎兵那兒,看了他們的情況,見他們也比之前更好了。接著又來到青枝隔壁的塘報騎兵那兒,他也一樣是情況更好了,便離開了這位塘報騎兵的房間,來到了青枝的房間。

此時青枝還站在窗口處,茫然看著院里發獃。突然聽到許大夫的聲音:「孔大夫,你何時帶我去你買到葯的藥房看看去?」

他之前從她這兒經過,去陸世康房裡時,就已經發現她站在窗口處了。現在見她還站在這兒,因此在窗外停了步子對她說道。

早兩日他之所以沒有讓她帶他去,是因為他見那幾個年輕人情況不妙,沒心情去。

青枝道:「就今日吧。」

她也想出去一番,免得整日在自己房間里胡思亂想,心內的麻越纏越亂。

許大夫道:「那好,就今日。等飯後咱們就出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5章 孔大夫什麼時候這麼讓人一言難盡了?

7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