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不曾想孔大夫竟然是天下最……愚蠢的女子

第397章 不曾想孔大夫竟然是天下最……愚蠢的女子

「就是我話里的意思。」青枝道。

「可是,就算是你,也不該冒險啊。」許大夫覺得這孔大夫雖然醫術差了點,但至少人還行,畢竟眼下她竟然敢於去探尋土匪窩,說明他是個有俠義心腸的大夫。

所以,他不想讓這孔大夫去冒險。

青枝此時對許大夫道:「這樣吧,我和你說說我的計策。」說著,她湊近許大夫,在他耳邊耳語了一陣。

許大夫聽了以後,連連擺手道:「這個辦法會讓你太危險了,不行不行。」

「你放心,到時候我會想辦法脫身的。」

「那萬一你要是脫不了身呢。」

「總要試一試。」

「這可不能亂試。」

「許大夫,這個法子對你沒什麼危險啊,你就同意了嘛……」青枝道。

許大夫道:「恕老朽同意不了……你要是想去,自己去吧。」這許大夫說著抽打了一下馬匹,馬匹立刻往北奔去。

他就不信了,這孔大夫一個人還能去。

趕緊離開的原因是因為他認為只要自己離開了,這孔大夫的計劃就無法實現了,這個計劃中兩人缺一不可。

青枝見許大夫竟然打馬離開了,於是趕緊追上前去,邊追邊喊道:「許大夫,你等等……」

她還是想要追上去,將他說服。

哪知許大夫這老頭兒年紀雖長,馬騎得卻是頗溜,彷彿為了怕她追上,一直在前面快馬加鞭狂奔。

青枝無奈地搖頭嘆了口氣。

她知道,今日看樣子無法讓他和她同去了,她只有另找其他人來一起去了。

思來想去,並沒有其他合適的對象。

畢竟,誰能比一位老人家更讓人放鬆警惕呢。

她決定今日晚上回去以後好好說服這位老人家。

回到許宅,已經是傍晚時分。

這天晚飯後,青枝本來想去前院許大夫房間里勸說他一番的,誰想到他似乎老早預料到自己會去找他,早早就關了房門,任由她怎麼敲都不回應。

她只好回到後院,洗漱了一番后便在自己房間里躺下了。

在床上躺了半個時辰還沒睡著時,便聽到了門外有腳步聲傳來,接著便聽到腳步聲在自己門前停下了,很快,自己這間屋子的房門外便傳來了敲門聲。

她只好套上外衣,前去開門。

開門以後,她看到站在門外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齊方。

齊方一看到她門邊的身影便道:「孔大夫,您快去勸勸我家三公子,別讓他再喝酒了。他現在可不是能喝酒的時候,這傷還沒養好呢。」

青枝聽到他說陸世康在喝酒,心道,這種紈絝公子果然是騙姑娘的套路是一套又一套的。

哼,她倒要去親眼看看,他是怎麼假裝傷心欲絕的。

當然,對著齊方,她不便透露去的真實用意,只能對他說道:「什麼?他喝酒了?那我勸勸他去。」

齊方道:「孔大夫,也只有您能勸他了。」

他尋思著他三公子現在喝酒的原因肯定和孔大夫昨日中傷他的那些話有關,既然這樣,那麼解鈴還需系鈴人。

他跟在孔大夫身後,一路往他三公子的房間走去時,安排孔大夫道:「您等會到了我三公子房間,對我家三公子認個錯,就算以後當不了兄弟了,至少也不能是仇人。」

青枝想到陸世康喝醉酒時萬一把兩人之間的實情不小心在齊方面前說出來,於是暫停了步子,對齊方說道:「我知道該怎麼做,你不必跟去了,有些事情,只能我和你們三公子兩個人說的。」

齊方在她後面道:「那行,我回我自己屋。」說話間他已經到了自己的房間邊上,便推開剛才半開著的房門,走了進去。

進去以後,為了防止被旁人聽到些什麼,她便立刻關了他的房門。

轉過身來時,就見陸世康正坐在床頭的桌子上一個人喝著酒。

她便走到床頭處,他對面的那張床上,也坐了下來,以手托腮,看他喝酒。

她面上的神情是一種看你如此演戲的樣子。

她能看出,陸世康已經有些醉意了。

在她坐下片刻后,他又幹了一杯杯中酒後,醉意朦朧地看了她一眼,用帶著問:「孔大夫不請……自來,何故?」

「看陸公子的拿手好戲啊。不來怎麼看得到?」她嘲諷說道。

他唇角勾起一絲苦笑,道:「陸某……曾以為,孔大夫……是天下最聰慧的……女子,不曾想……孔大夫……竟然是天下最……愚蠢的女子。」

「不被你騙,識破你的真面目,所以在你眼裡便成了愚蠢?」她嘲諷說道。

「真面目……你當真識破了本公子的真面目?」

「怕陸公子自己都不知道你自己的真面目是何等模樣吧。」有些人,確實是連自己愛哪個也不清楚的,他們是見一個愛一個。在這個人面前時更愛這個,在那個人面前時又更愛那個。

「孔大夫,你當真愚蠢得……不可救藥。」

他竟然敢這樣說她,她「蹭」得站了起來,低頭看著他對他道:「本大夫看在你醉了的份上,懶得和你理論,告辭!」

說著便往外走。

「慢走……不送。」身後他的聲音傳來。

還沒走到門口,她便聽到了敲門聲。

她猜測是齊方在敲門,除了他她想不到別人。

開了門后,她微微一愣,站在門口的竟然是琪兒。

只見她雙手端著一隻盤子,盤子上放著一隻瓷碗,笑語盈盈站在門口。

顯然,琪兒也沒想到會是她來開門的,她的笑容立刻收住了,顯得有些詫異。

她記得這孔大夫昨日還說過魯公子的壞話,還被他聽到了,怎麼今日兩人就不計前嫌重新成為好兄弟了?

「孔大夫,我聽說魯公子喝醉了,所以親自煮了一碗醒酒湯,端過來給魯公子喝。」琪兒道。

青枝聽到了她句中的兩個字:親自。

這說明,這可是一碗用了心的湯。

她沒想到,昨日她那樣說陸世康,她竟然毫不在意,還在想著接近陸世康。

「那……你進去吧。」青枝對她道。

也許背後的那個醉酒的人也希望她進去呢,畢竟這琪兒雖說不上多美貌,但一副小家碧玉的樣子卻也挺順眼的。

「孔大夫,未經本公子的……同意,你怎麼能……隨便……放人進來?」就聽背後陸世康的聲音響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7章 不曾想孔大夫竟然是天下最……愚蠢的女子

7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