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心思難猜

第3章 心思難猜

從廳堂往裡走,再往東拐入一間居室。

看著居室里的架子上擺設的各種精美的玉器和古玩,青枝知道,她這是來到陸世康的房間了。

意識到自己正走在一男子的睡房,她剎那間有些不自在以及排斥。

往裡走是木質素屏風,過了屏風,就到了陸世康床前了。

床上躺著的一穿白衣的年輕公子必是陸世康無疑了。

只見他蓋一淺白印松葉錦被,緊閉雙眼,似是正沉入睡眠中。

鼻樑高挺,眉稍入鬢,眼睛雖是閉著,卻可看出那狹長的眼形。

皮膚白得恰到好處,臉上輪廓稜角發明。

青枝不用細看,便知道這是那種出身名門的貴公子方才擁有的優雅長相。

「三公子醒醒,孔大夫來了……」小廝底身俯在床前,輕聲叫喚道。

頃刻,陸世康睜開雙眼。

他扭轉面孔,往青枝看過來。

眉眼之間的風流之態無需刻意,自然而然。眼神雖看著有些疲憊,卻是不減半分鋒芒。

這當真是一副有尊貴優雅之氣的好相貌,可惜......

青枝頓了頓,道:

「陸公子久等了......」

「不必多禮。孔大夫請幫我把把脈,我這頭要不要緊。」

意料之外,聲音低沉磁性。

在她的意識里,這種紈絝公子多是油膩的口音。

這當真是一口好嗓音,可惜......

「小六子,快幫陸公子把把脈......」青枝吩咐錢六。

錢六忙走向床前,放下醫藥箱,就打算給陸世康把脈。

錢六還未靠近,就聽得冷冰冰的一聲:「孔大夫莫不是將陸某人當你家學徒的習醫工具了?」

錢六聽到這冷冰冰的聲音,不敢再靠近陸世康,轉身拿眼睛看著青枝。

「那倒不是,」青枝忙上前,「陸公子誤會了。我帶他來只是順路,等會還要去山上採藥。您這也不是什麼大病,讓他把脈也是因為……」

話未說完,只聽陸世康又一句冰冷的聲音:「陸某人不愛聽解釋。」

說著伸出手來,指了指她,「你來。」

青枝無法,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他的手乾淨修長,耷拉在床沿上。

她走上前去,將手指放在他脈搏處,感受著他腕處跳動的脈博。

實際上,她根本不會把脈,在學校儘是學醫學理論,背中藥方子。學把脈的那些課也都是應付了事,畢竟習中醫的都知道,眼下把脈早就歸入中醫遺產了。

所以,她緊鎖眉頭抓住他的手腕把了半天,還是沒有放下他的手。

她皺著眉頭只是在想著,該用何種借口讓錢六也幫著把下脈。

正低頭苦想時,只聽陸世康問道:「孔大夫,我是不是......無藥可救了?」

青枝知他見自己一直低頭沉思,所以才有此疑惑。

「嗯……倒也不是,只是你這個脈象,有一些怪異......」

青枝塘塞道。

「如何怪異了?」

「我聽說你被人擊了頭部?」青枝顧左右而言他。

「嗯……」

「那你現在有何感覺?」

「頭痛。」

頭的問題最是難辦,青枝心裡著急,就怕自己誤診,耽誤大事。眼下當務之急是讓錢六也幫著把把脈。

「頭痛,那胳膊呢?」此問無非是拖延時間,讓自己可以想出解決之法。她記得剛才聽小廝說他胳膊也被打傷了。

「胳膊亦是疼痛。」他略動了下胳膊。

青枝沉思半晌,總算想出了一個讓錢六幫著把脈的法子,當下對錢六說:「我昨日睡著時壓到了胳膊,手上感覺到的陸公子的脈象恐不可信,我摸著陸公子的脈象有些弱及紊亂,不知是我自己胳膊被壓了一夜的原因,還是他的脈博本來如此,不如你來試試......」

錢六忙道:「好的我也幫陸公子試試。」

青枝離開陸世康床邊,錢六上前。

一雙纖纖玉手從陸世康手腕處拿開,頃刻換上了一隻略有些粗糙的大手。

感知片刻,錢六對陸世康說:「陸公子應無大礙,只是受了些皮外之傷,我這邊幫您開藥。」

說完,便開始退後寫方子。

筆和紙早有邊上的小廝準備好了,他提起筆在房內靠牆的一張桌上寫了起來。

青枝見困難輕易化解,心頭暗暗鬆了一口氣。

「孔大夫,兩年未見,你仍是如此白皙。」

正低頭慶幸之際,突然聽得陸世康這麼一說,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心裡不知他這話是譏諷還是?

誇一個女子白皙必是實話,誇一個男子白皙就難說了。

但看他面孔,竟是看不出一丁點譏諷的神色。

還是他早已習會了不動聲色地諷刺於人?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青枝淡然答道。

「你若是個女子,必是傾國傾城。」

陸世康這話聽著又是一本正經,話語不疾也不慢,青枝猜不透他是否看出了什麼。

「可惜我是男子,做不到傾國傾城了。」她淡然回道。

「是啊,可惜,你是男子。」陸世康道。「確是做不到傾國傾城了。」

這......可是在取笑自己?

青枝心下惱怒,但卻只能不動聲色說道:「和你可有干係?」

「並無干係。」他淡然回道。

青枝覺得,今日自己遇上了一個最難琢磨的人。

一個說話聽不出真實想法的人,是最恐怖的。

有些人諷刺人面帶譏屑,一眼便知。有些人同情一個人面含慈悲,亦是一眼便知。有些人識破他人的真實身份,亦是有跡可尋。

但從他這兒,你卻聽不出他是在譏諷你,還是在同情你,還是已經猜出了你的真實身份。

兩人說話間,錢六已經寫好了方子。

方子上寫的是:

紫荊皮、丹皮、五加皮、鬱金、烏葯、川芎、延胡索各三十克,官桂、木香。乳香(去油)。羊躅跟著躑(去油)。

蕪活各一克白酒一斤。

將前十二味洗凈,切碎,置容器中.加入白酒,密封,隔水煮約一小時,候冷,過濾去渣,即成。

口服。不拘時,隨量服之,勿醉。

他將方子交給小廝,並細細吩咐熬煮時須注意之處。

小廝接好方子,小心放在桌上的陶罐里。

兩人拿來的藥箱里有兩天的跌打損傷的藥劑用量,錢六打開箱子,將備用藥拿出,讓小廝先煎熬這些,待不夠用時再去孔家藥房拿葯。

青枝和錢六走在回來路上的時候,青枝問錢六:「你覺得陸世康這人如何?」

「他啊,當真是美貌公子。」

「誰讓你說他長相了。」

「那說什麼?」錢六詫異。

「你不覺得他有些無禮嗎?」

「無禮?我沒覺得啊,我聽著他每一句話都可客氣了。」

青枝無言。

錢六當時只知低頭寫方子,哪裡有聽她和陸世康的那些談話。

從他說話的語音來看,還真是如錢六說的......可客氣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章 心思難猜

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