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講故事

第401章 講故事

到了他的房間后,見他不在房間里,也不知道去哪了,洗漱或是解決內急去了?

她決定在他這兒等他回來。

等著等著,突然想起他每日不知道在寫什麼東西。

於是突然之間想找到他寫的東西,翻出來看看,哪怕只看看開頭,知道他是寫的什麼。

齊方那天告訴自己,陸世康說等他死了讓他交給自己。

那麼,他寫的東西和自己有關?

當時他是身處危險之中,現在他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但她每次來都看到他還在寫。

所以,她非常非常想找到那些紙張看上一眼。

因為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怕被他看到她看他寫的東西,所以她決定找到以後只看開頭幾行字。

他會把那些紙張放在哪裡?

站在房中,她首先看了一眼床頭處的桌子上,見上面沒有任何紙張。

於是她猜測他是把它放在行李里了。

他的行李就放在他睡的床的對面的床上,也許為了方便行路,他這次沒戴行李箱,而是帶的包裹。

於是,她走到南邊的床前,先把琪兒的紙條放到自己的袖子里,便開始解他的包裹,解開以後,便從裡面翻找那些紙張。

由於最上面沒有,她怕把摺疊的整整齊齊的他的衣服弄亂,於是把衣服從裡面拿出來放在床上。

翻了半天沒翻到,突然就聽到了外面傳來了腳步聲。

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把他的衣服放到裡面去已然來不及,被他看到自己翻他行李顏面何存?沒時間多加思考,她立刻鑽到了床底下去。

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她就不信,他等會會一直在房裡呆著。

等他再出去時,自己就可以出去了。

剛剛鑽到床底下,就聽見他的腳步進來的聲音。

她屏息靜氣,一動不動地趴著。

在床下,能聽到他的腳步一步一步往房間里走來。

聽到他的腳步聲在南邊這邊的床邊停下了,就停在自己邊上,她的心一陣狂跳。唯恐他會突然彎腰低頭髮現自己。

「嗯?」他的代表著不可思議的聲音響起。

他肯定是在疑惑為什麼行李會變成這樣。

接下來,是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她猜他在把剛才自己拿出來的衣服放進去。

再接下來,她聽到他在床上坐下的聲音,然後是一聲「吱」,聽起來是抽屜被打開的聲音。

她突然想起,自己剛才似乎忽略了抽屜這個東西。

接下來就聽到他把紙張放在桌子上的聲音。

再接下來,她聽到筆落在紙上的「沙沙」聲。

房間里很安靜,由於太安靜了,她就更擔心不小心弄出點聲響被他聽到。

因為不敢像平常那樣自如呼吸,以免被他聽到,所以她盡量小心翼翼地呼吸。

不能自如呼吸的感覺讓她特別難受。

趴在地上,地上寒涼就不說了,同一個姿勢呆久了肢體便變得異常僵硬不適。

突然之間,她感到鼻子莫名的發癢,無論如何也忍不住,「阿嚏」了一聲。

這一聲「阿嚏」打出口后,她知道自己完了。

下一個瞬間,她聽到他的腳步聲,這腳步聲只是瞬間就到了這邊的床邊。

為了避免和他對視的尷尬,她扭過頭去,讓自己的面孔對準牆壁的方向。

就聽到他的近在咫尺的一句話:「孔大夫,這床底有何病症?」

她只好回答道:「我是來......送信給你的。」說著將琪兒的信從袖口拿出,從床下伸出手去,把信遞給了他。

遞給他信時她的面孔仍然是背對他那邊的。

她感覺到手裡的信被他接去了,然後聽到他撕開信紙的聲音,片刻后她聽到他的聲音:「我同意。」

這句話讓她突然之間心裡涼了半截。

他剛才說什麼?

他......他同意?

他真同意了琪兒?

而且還是當著自己的面?

正在心涼到谷底在心裡嘲笑自己對他始終沒有真正放棄幻想時,就聽他說道:「不過,本公子不打算讓孔大夫僅僅當個丫頭,當個夫人如何?」

聽到這兒她有些莫名。

他剛才的話什麼意思?

她又縷了一遍他的話,他是這樣說的:

「不過,本公子不打算讓孔大夫僅僅當個丫頭,當個夫人如何?」

這話讓她有些摸不著頭腦。

琪兒的信,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他口中的孔大夫當真不是說差了嘴?

於是她問:「陸公子,你剛才什麼意思?本大夫沒聽明白。」

「你不是在這封信里說,想當本公子的丫頭嗎?本公子認為,當個丫頭有些委屈孔大夫了。」

「這信不是我寫的。」她終於明白了,他以為信是自己寫的。

剛才自己交給他信時沒有提到是誰的信。

她尋思著,琪兒總不會沒有署名?要不然陸世康因何會認為信是自己寫的?

「那是誰寫的?」他問。

她道:「琪兒寫的,所以你剛才說你同意了是嗎?」

「她?那麼自然不會同意。」

青枝道:「其實她也不錯的,你先同意她當個丫頭,然後她在陸府成年後,你發現自己在長期的相處中愛上了她,便又同意她當個夫人,你和她的人生從此走向幸福。」

「聽起來是個不錯的故事。」他道。

「是啊,自然是個不錯的故事,那你何不把它變成現實?你看,她也是醫術世家,重要的是她不懂醫術,可以有許多時間陪你風花雪月。」

「孔大夫想講故事可以,不如出來講,地上寒涼。」

「我就在這兒講。」

她不想面對他,她只想到,在他那兒,自己的尷尬事又多了一件。

「既然孔大夫喜歡在床底講故事,那本公子也配合一下,在床底聽故事。如此才能算是一個合格的傾聽者。」

說話間,他也鑽進了床底,和她並排躺著。

「你為什麼也到這兒來?」

「聽故事。孔大夫請繼續。」他道。

「講完了。」她道。

「那孔大夫就聽故事吧。本公子來給你講另一個故事。」

「你講故事?」

就聽他道:「在本公子這兒,本公子的故事只有兩種,一種是某日迎娶孔大夫,從此花前月下。一種是沒能迎娶孔大夫,從此孤身終老。」

「陸公子真是裝深情的好手。可惜本大夫已經不會信了……」

此時她又想起那店小二的話,腦海里又浮現出店小二說的他一進門就和何櫻緊緊相擁的畫面。

人家店小二沒必要騙自己。

所以,雖然很想相信她,但店小二的話總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阻止她相信。

正胡思亂想間,就聽他道:「孔大夫你不是最善把心脈?你來把把本公子的這顆心,它是不是真的只為你一個人跳動過?」

說話間,他講她的手緊緊抓住,放在他的心臟位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1章 講故事

7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