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拒絕方式

第402章 拒絕方式

「我把不出來。」說著她想要把手抽出。

但被他的手緊緊抓住,抽不出來。

「那說明孔大夫醫術不精。」他道。

「哼,哪個大夫還會讀心術了?」她道。

「本公子會讀心術。」他道。

「你?你會讀心術?」

「本公子一直都知道孔大夫是如何想的。」

「哼,你又知道什麼了?」

「本公子明白孔大夫的糾結不已,患得患失,以及面對本公子時的心跳加速。」

「本大夫才沒有這樣。」

「對了,還有口是心非。」

「哼,你在胡說!」

「不過本公子有點疑惑,孔大夫給人送信就算了,因何還要翻本公子的行李?以及,為什麼要趴在床下?」

「我......」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放開我,我得回去了!」

「所以你想找什麼東西?」他沒放手,問道。

「什麼也不想找!」她沒好氣的說。

「還是說孔大夫這次又要給什麼人找錢?」

「誰說為了這個了!」

「那就是想翻就翻了,本公子想說的是,孔大夫可以隨時想翻就翻。既然本公子的人是你的,那麼其他東西也是你的,比如行李。」

「你今天沒喝酒吧?」

她就奇怪了,他在兩人鬧彆扭的時候不是只有醉酒的時候才對自己表現的熱情嗎?

現在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沒喝。怎麼,孔大夫希望本公子喝酒?」

「誰說了!」

就在這時,門上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門聲響起后,敲門的人沒等陸世康回應,就開了門。

也許是敲門的人以為只有陸世康在房裡,所以就直接開門了。

門開后,一個塘報騎兵出現在了門口處。

這塘報騎兵往房裡掃視了一眼,本來以為沒人想要離開了,突然發現南邊床底下似乎有一隻胳膊露在外面,看胳膊上的衣服像是陸公子穿的。

他彎下腰,就看到了陸世康和孔大夫兩人並排躺在床下。

這可把他給驚著了。

「陸公子,孔大夫,你二人怎麼了?」

青枝對塘報騎兵道:「床下有老鼠。」

「什麼?老鼠?」塘報騎兵疑惑說道。

「對。」

「那你們出來,我來捉老鼠吧。」塘報騎兵道。

尊貴的陸公子和一向體面的孔大夫兩人竟然跑到床下去捉老鼠?這可太不符合他們的身份了!

所以,如果有老鼠,還是他來吧!

在陸世康和孔大夫出來后,這塘報騎兵就鑽進了床下面去捉老鼠。

鑽到床下的時候這塘報騎兵才想到,為什麼捉老鼠要到床下面來?在床邊低頭看看不就知道老鼠在不在了嗎?

他隨即想到,也許是陸公子和孔大夫兩人從來沒捉過老鼠,所以才這麼大動作。

他在床底呆了片刻,環顧了一下床底各處后,道:「這下面沒看到老鼠,難道是跑了?」說話間他從床底爬了出來。

「也有可能。」青枝道。

塘報騎兵從床下出來后,道:「那它會跑到哪裡去?說著,他又彎腰低頭往陸世康床下掃視了一番,接著又在房中各個角落裡查找了一番,連個老鼠的影子都沒看著。

青枝見他認真尋找老鼠的模樣,對他道:「或許它已經跑出去了。」

「可能是跑出去了,要不怎麼找不著呢?」這塘報騎兵回她道。

「那就莫要管它了。」她道。

這時塘報騎兵道:「嗯,等它再進來,您們再叫我過來捉老鼠。」

這時陸世康問這塘報騎兵:「何大哥到我這房裡來可是有事?」

這塘報騎兵道:「陸公子,小的到這兒來,是想問問您和孔大夫,咱們什麼時候從這兒離開。」

青枝道:「這樣吧,我今日再看一下你們的情況,等你們不需吃藥也不需敷藥時,就可以離開這兒了。」

塘報騎兵道:「那孔大夫您先給陸公子看吧。」

青枝於是轉過身,對自己身後的陸世康道:「陸公子,請先躺到床上去,我先給你看看腿上的傷如何了。」

陸世康便往床上一躺,讓她為他查看傷勢。

青枝看過以後,道:「這傷口正在慢慢復原。但要想走路完全正常,還得個幾日。」

說話間,她又探了探他的額頭,溫度完全正常,又為他把了脈博,脈博的情況也快要恢復正常了。

接著她又對這塘報騎兵道:「請這位何大哥回自己房間,我去幫您看看。」

這位塘報騎兵便回了自己房,也就是青枝隔壁的那個房間,躺在床上,讓她查看他右腿處的傷口。

他的情況和陸世康差不多。

接下來青枝又到了隔壁其他兩個塘報騎兵也看了傷勢,恢復的情況都差不多。

從那兩個塘報騎兵的房間回到自己房間后,青枝剛剛坐在床沿上,就看到琪兒端著一個裡面放了四隻碗的盤子,進到了自己房間。

她有些疑惑,自己又不是病人,她端著盤子到這兒來是要幹嘛?

正疑惑時,就見琪兒端著盤子站在房門口處有幾步遠的地方,對自己微微一笑,問道:「孔大夫,那封信可幫我送過去了?」

青枝這才知道她來此的目的,道:「送了。給他看了。」

琪兒道:「那魯公子他……看了信以後是什麼樣子的?」

青枝:「這個……我沒注意,你自己去問問他吧。」

「你沒感覺到他是開心的還是不開心的嗎?」琪兒問。

若是孔大夫告訴自己他看了信以後不怎麼開心,那就省得自己去問他本人了,免得到時候在他面前尷尬。

「沒注意。」青枝回道。

琪兒「哦」了一聲,便端著盤子出了青枝這邊的房門往陸世康房間走去。

到了陸世康的房間里,她見陸世康在桌子上寫什麼東西,於是將葯端到他面前的桌子上,道:「魯公子,該吃藥了。」

陸世康放下筆,端起其中一隻碗,將葯一飲而盡。

琪兒就那麼看著他喝葯。

她心裡有些忐忑不安,一直在琢磨著他現在的心情。

陸世康將葯喝完以後,便把碗放在了盤子上,說了句「謝了」便繼續提筆寫字。

琪兒猶豫半天問道:「魯公子,您今日有沒有收到一封信?」

陸世康頭也不抬地答道:「什麼信?」

「一封……只有一行字的信。」琪兒道。

「怎麼,那封沒有署名的信,是你寫的?」他明知故問道。

「嗯,不知魯公子作何感想?」琪兒鼓起勇氣道。

陸世康仍是頭也不抬繼續邊寫著字邊道:「我那府里到底還需不需要丫頭,本公子並不清楚,但本公子猜著,大概是不缺的。若是缺了,想必我父母早就已經找到了。」

「真的……不缺么?」琪兒有些失望,問道。

她想著,難道他真的不知道她想去他那兒當丫頭背後的意思?

還是,他在裝糊塗?

就聽他回道:「不缺。怎麼,你父親這兒這麼缺錢,要把你賣了去當丫頭么?」

他這話算是給她一個台階下。

裝作一無所知,對她的傷害反而最小。

琪兒臉上堆起尷尬的笑容道:「是哈,您也知道,現在兵荒馬亂的,這藥房也賺不到什麼錢了。而且,這樣的日子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頭,所以您看您那兒能不能……」

這時陸世康道:「琪兒姑娘有所不知,魯某的父母只是做點小本生意的,家裡只能算是普通人家,養活兩個丫頭都有點費力,要是我再帶回去一個,恐怕,他們會一怒之下把本公子趕出去。」

「什麼,魯公子您……家裡只是做小本生意的?」琪兒震驚道。她一直覺得像他這種模樣的公子該是大富人家的公子。

在她的意識里,普通的人家,是養不出這樣優越尊貴的氣質的。

「怎麼,魯某就這麼像是出生在大富之家的人么?」

「是有點像。」琪兒道。

「可惜,只是像而已。」

琪兒這時端起盤子道:「魯公子,既然您家裡確實不需要那麼多丫頭,我便也不強求著去了。不好意思打擾您了。」

「無礙。」陸世康回道。

說著,她便端著盤子出了這邊的房門,往隔壁的隔壁走去。那是那兩個塘報騎兵住的房間。

隔壁齊方的房間里,關了門偷聽的青枝聽到了剛才兩人的每一句話。

剛才琪兒來后,她便也跟著到了齊方的房間里來了。齊方今日不在,她剛好可以聽聽陸世康是怎麼和琪兒交流的。

她沒想到,為了拒絕這個琪兒,他竟然不惜撒謊說自己父母是做小本生意的。

這算是比較委婉不傷人心的拒絕方式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2章 拒絕方式

7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