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一個店小二

第403章 一個店小二

從半下午開始,天空開始飄著點雪花。陰沉了這麼幾天,到現在才開始飄雪。

雪並不大,不過到傍晚時,雪也已經落了地上一指厚左右,覆蓋了大部分地面。

傍晚時分,青枝就踩著積雪到了從後院到了前院,然後到了許宅的院門處,等著許大夫回來。

所以許大夫回來時,便躲避不及,迎面遇上了青枝。

「孔大夫,大雪天的,你這是在這兒幹什麼呢?」許大夫明知故問道。

「許大夫,晚輩想和您商量點事情。」青枝道。

「怎麼,你還沒打消那個念頭?」許大夫眼睛瞪得大大的說道。

他以為孔大夫當時只是心血來潮,勁頭過去了自己就想明白危險了,就會自動放棄了,沒想到這孔大夫還是如此執著於那件事情。

青枝回他道:「許大夫,這土匪窩一日找不到,我便一日睡不好。所以,您必須得幫我這個忙,不,應該說是幫附近的百姓這個忙。」

「可是,沒聽說最近附近有什麼亂子啊。」

那個鎮子距離這兒五六十里地,也不算太遠,若是有什麼土匪,必然會有搶劫的行為發生,也必然早就聽到一些傳言了,但是,他最近可沒聽說這種事情。

青枝道:「怎麼,您不信那些人是土匪?那您說說,他們能是幹嘛的?您也看到了,他們個個身強力壯,卻正事不做,在一個鎮子上溜達。」

許大夫道:「孔大夫,天冷,咱進去說話。」

他今天其實沒走遠,就在這個鎮子上一個老頭兒家裡呆了一天。回來的一路上冒著雪和刺骨的寒風,現在只想趕緊到屋子裡暖和暖和。

「抱歉,晚輩讓許大夫您受凍了。」青枝道。

「老朽受凍倒不打緊。只不過孔大夫想去冒險,老朽不能贊同啊。要麼,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報官?讓衙門的人來查查看他們到底是幹什麼的?」許大夫突然想到一個可以讓孔大夫不必去冒險的法子。

「報官不行。到時候打草驚蛇便不好辦了。」青枝道。

且不說現在的地方官府有多少人是不知真相而歸附到周靜那邊的,就算地方官府還心繫朝廷,請他們派人過來無異於打草驚蛇。

現在好不容易確定了他們就在這附近一帶,到時候他們遷到別處,只怕會更難尋找。

「咱們屋裡說,屋裡說。」許大夫說著推開了院門北邊的藥房門,走了進去。青枝便跟在他後面也進了藥房裡面。

為了防止雪從門外飄進來,許大夫便關了門。

因為屋裡有點暗,他又來到櫃檯前,點燃了蠟燭。

點好了蠟燭后,他道:「所以孔大夫,你是一定要去了?」

「一定要去。」青枝道。

「用那天說的辦法?」他問。

「對。」

「那你覺得你扮女裝會像嗎?」

「應該會像,我小時候扮過女裝,家裡人說可像了。」

「那行,老朽答應你,不過,你可千萬得好好保護自己,感覺不對就想法子逃出來。」

「放心吧許大夫。」

「那明天咱們一早吃了飯後就出發。」許大夫道。

「嗯,就這麼說定了。」青枝道。

.

話說齊方在一路往寒山趕去時,半下午時遇到了雪花,等到雪落了一層時,他已經到達了兵營里。

他回到兵營里自己和王呂以及於其書的帳篷以後,便遇到了他們的盤問。

王呂主要是問他三公子的情況,他見到他的第一句話便問:「咱三公子還好嗎?」

齊方回答他道:「現在已經好了,之前可差點喪命。」

「什麼?差點喪命?」王呂驚呼。

「要不是孔大夫過去,你八成就再也見不到咱三公子了。」齊方道。

「什麼?他傷這麼嚴重?」

「他傷得倒不算嚴重,只不過是,碰到了一個用過期葯的大夫。」

「葯還有過期的?」王呂問。

「以前我也沒聽說,但孔大夫說葯也是有期限的。那八成應該是真的。」

「那好在孔大夫去了。」王呂感慨道。

這時他之前對孔大夫的反感之心,消了那麼一點兒。

一直在邊上安靜聽他們說話的於其書這時問了一句:「我師弟……還好么?」

「他……還好吧。」齊方不知道於其書指的哪一方面。

「她好就好。」於其書道。

「孔大夫這次有一點兒……」齊方說到這兒沒有繼續說下去。

「有點兒什麼?」於其書問。

齊方想了想,打算不說出實情。孔大夫這次在背後說三公子的壞話,讓他有點兒驚訝和反感。但要說孔大夫是個多壞的人,他倒也不這麼認為。

當然,他要是對於其書說了這些,就等於背後說人壞話,和孔大夫的不恥行為沒有兩樣。而且他也不想讓於其書面對自己時下不來台。

畢竟,孔大夫是他師弟。

「齊大哥,我師弟有點兒什麼?」於其書又問。

「他就是有點兒累,旁的也沒什麼。」齊方道。

「哦。」於其書不動聲色回道。

他自然不相信齊方的話。

要說累,第一天去那兒還能說累,畢竟要趕路。現在已經好幾天了,怎麼可能還累?

王呂這時問齊方道:「對了,你回來幹嘛的?」

齊方道:「三公子讓我去這南邊鎮上一個客棧找個人。」

王呂問:「找誰?」

「他說是會影響他一生的一個人。」

「啥,南邊鎮上有一個會影響他一生的一個人?」王呂震驚問道。

這南邊難道住著一個不得了的人?

什麼人才能稱得上影響他的一生?

於其書只是在邊上旁聽,並不加入他們的談話。

他的面孔有一絲不易覺察的默然。

當然,這帳篷里的兩個人沒有看到他的異樣。

齊方回王呂道:「咱三公子是這麼說的。」

「那那個人是誰?」

齊方道:「一個客棧店小二。」

王呂震驚地張大了嘴巴,道:「什麼,一個客棧店小二?」

能影響三公子一生的一個人,竟然不是他想像中的世外高人,達官貴人,或是其他什麼神秘人物,竟然是……一個店小二?

.

對不住大家今天又沒有更上昨天的那一章,明天一定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3章 一個店小二

7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