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真相

第405章 真相

她站在門邊,一直看著這士兵進了鄭杭肅的屋子。

鄭杭肅的屋子和自己所住的這片院落不遠,就在同一個巷子里。

自己的院門朝西,他的屋子門朝東。

他的屋子是三間的,距離自己的這片住宅有十來丈遠處。

看到他的身影出了門往西拐去以後,她便悄悄地往他的房間走去。

到了他的屋子裡,她輕輕關了門,便來到北邊那間房間,那是他的卧房。

他的卧房裡面有燈光亮著,她往裡邁步時,就見有個屏房擋住了床鋪,她把外衣脫在了屏風處,讓它堆在地上,然後穿著內衣躺在了他的床上。

因為她雖然梳了和春兒類似的髮髻,但畢竟臉型和春兒相差太遠,所以,她便將面孔背對著房間,面對著裡面牆壁處。

她躺在床上等他回來。

只要他看到她脫下的地上的衣服以及自己的和春兒類似的髮髻還會上床的話,就說明春兒沒冤枉他。

沒過多久,她便聽到了有腳步聲從外面傳來。夜色里的腳步聲聽起來格外明顯。

很快門「吱嘎」一聲被推開,然後又是「吱嘎」一聲關門的聲音。

接下來她聽到門被閂上的聲音。

這時她的心有一絲緊張。

彷彿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決定著她的命運。

就聽到他的腳步聲在往裡面走來,然後,在屏風處時,他的腳步瞬間停住了。

他接下來會怎麼做?

她的心跳得厲害。

突然,她聽到劍出鞘的聲音,然後,她感覺到有個冰涼的東西觸及了自己的脖子處。

「你是誰?」他冷然問道。

她意識到那是他的劍在抵在自己脖子上。

她沒吭聲,她脫在屏風處的衣服和她的髮髻已經表明了她眼下是春兒。她相信他一定認得出。

「你到底是誰?因何會躺在此處?」

她還是不吭聲。

「本公子的住處不喜歡有女子來過,若你還不走開,恕本公子的劍不長眼睛。」

她覺得自己似乎知道了真相了。

春兒故意騙自己,說鄭杭肅輕薄她,好讓自己和鄭杭肅心生間隙。

春兒肯定以為鄭杭肅肯定無論如何也洗不清這個污點,而自己也會聽信她的話,和鄭杭肅漸行漸遠。

春兒因何這麼做?

是她自己愛上了鄭杭肅,還是她受了別人指使?

這些思慮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她很快便感覺到自己脖子上的劍似乎更用了些力,如果力道再加大一些,自己的脖子就會破皮出血了。

就聽他道:「把你的衣服穿上,離開本公子的房間。」

她覺得自己眼下不必在他面前亮明自己的身份,不如讓他誤會自己是春兒好了。

等自己將春兒那事整明白以後,再和他說起這事。

她低頭起身,盡量背對著他,一句話也不說,就開始下床,然後彎腰走到屏風處,打算穿上衣服。

「抬起頭來。」就聽他居高臨下的聲音說道。

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於是還是低頭穿衣服。

「抬起頭來。」又聽他說道。

聲音似乎和剛才的冷冰冰的聲音有些不同。這次的聲音柔和多了。

她懷疑是自己剛才低頭彎腰時穿衣服時的側臉被他發現了什麼。

也許,他已經知道在這兒的人是自己了。

她只有抬起頭,正視著他的眼睛。

四目相視了只有片刻,兩人都趕緊避開了眼睛。

她繼續低頭穿著衣服,邊穿邊解釋道:「我穿這樣出現在這兒,是因為有人冤枉你。」

「昨日我已經預料到會如此。」他道。

「怎麼,昨日春兒來過?」

他點頭道:「聽游德說,在我昨夜喝醉以後,有人在我房裡呆了片刻,便離開了。」

「什麼?呆了片刻?」她愣了一愣。

心裡想著,在他喝醉的那一刻,他和那春兒有沒有發生什麼?

彷彿看出她的心事,他道:「她只站了片刻,就離開了。」

「真的?你……沒和她發生什麼?」她抬起頭,看著他道。

他搖了搖頭。

「她這麼美,你為什麼不喜歡她?還是說,你根本不喜歡任何女子?」她無法忍住自己的好奇,問道。

自己對他的心意,想必他很清楚,但他一直表現得很抗拒,而對春兒,他一樣表現得冷冰冰的。

他天生就是一個冷血動物?

若他果真天生是一個冷血動物,自己還能在他身上付諸情感么?

見他不答話。她又道:「鄭大哥,你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是什麼樣的經歷,讓你喜歡獨來獨往,不喜歡任何女子的接近?」

對,剛才他是這樣說的,「本公子的住處不喜歡有女子來過……」

那麼,自己也是他說的那些女子之一了?

見他還是不回話,她道:「鄭大哥,若你本來知道床上躺的是我,還會一樣拿著劍指著趕我走么……」

「靜妹,你胡說什麼?」

「那就是不會了?」

見他不答,她問:「會還是不會?」

「靜妹,你該回去睡覺了。」他道。

周靜剛打算離開他的房間時,突然停住了腳步。

「我今天不能回去。」她道。

她突然想到一點,若今日自己就這樣回去,很有可能被那兩姐妹弄死。

那兩姐妹到底是什麼來頭,她還沒弄清楚。

見自己剛才那句不能回去讓他怔住了,她道:「今日我若回去,怕會沒命出來。所以,我今日先在鄭大哥你這兒睡下了。」

她實在不知道自己眼下能去何處睡覺。

「我睡地鋪。」她又道。

「這兒沒有地鋪。」他道。

「那就委屈鄭大哥了。」她道。

她說著又重新脫了外衣,將它搭在屏風上,往床上一躺。

見他站著不動,她道:「鄭大哥,你不睡么?」

只見他也開始脫了外衣,然後將他的衣服和她的搭在一起,然後他穿著內衣躺在她邊上。

接下來,他將床頭的油燈吹熄了。

在黑暗裡,她道:「鄭大哥,你真的……誰都不愛么?」

沒聽到他的迴音。她把手放在他的手心裡,道:「我相信不是這樣。你至少愛著一個人。」

感覺到他的手想要掙開自己的手,她翻過身,讓自己的身子緊挨著他躺著。然後,她的手在他面孔上觸摸著,邊觸摸邊道:「我常常夢到,自己就這樣躺在你身邊。」

在這樣的悲涼世間,她不想壓抑自己的情感了。

她要和他說出自己想說的。

她也不想保持什麼女子本該保持的矜持。

再保持下去,她一輩子也別想得到幸福。

接下來,她將自己的嘴唇對準了他的。

她感覺到他的手似乎動了一下,就那麼一下。然後,他的手便又不動了。

她吻著他,他沒有動,她感覺自己贏了。

他能夠被動地接受親吻,就一定說明他心裡至少不是反感自己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5章 真相

7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