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審訊

第407章 審訊

也不知過了多久,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時候,才聽到門被推開的聲音。

當他和衣在自己旁邊躺下來時,她裝作已經睡著了。

第二日一早醒來時,她見他已經不在床上,環顧四周時,就看到了他站在窗前的背影。

「鄭大哥,昨日……多有打擾了。」她道。

「無礙。」他道。

她沒有作聲,只是拿了放在屏風處的厚重的外衣,套在內服之上。

正在她套外衣時,就聽他道:「昨夜半夜我回來的時候,看到了有一串腳印從你的住處院門處一直連到祁連那兒。」

祁連的住處在這兒的西北處,位於這個巷子西邊的那個巷子里。從她的住處到祁連的住處,要經過這兒,繼續往北走,然後在一個路口往西拐,再走上二十丈遠。

「可是女子的腳印?」她問。

「對。」

既然腳印是女子的,說明是玉兒或春兒的。

原來昨夜半夜時分,春兒或是玉兒曾經找過祁連。

而泄露這個事情的正是她們的腳印,畢竟在雪地里,所有的腳印都無法隱藏。

如此說來,她們必然是祁連安排在自己身邊的卧底。

她沒想到,看她們兩人個個都是一副清純的模樣,沒想到居然暗藏心機。

當真是人不可貌相。

被糊弄被欺騙的憤怒讓她一時之間心頭火起。

她說了句「告辭」便出了鄭杭肅的門。

眼下雪已經停了。

從他這兒到自己院門前一路走去,路上並無腳印,說明昨夜雪又落了一層,將她們的腳印給覆蓋了。

到了自己院門處時,她對門兩旁的士兵道:「你們在這邊上叫上幾個人,然後一起隨我進去。」

她這住處附近有好幾個屋子的士兵。這些人都是她可以信任的此前住在平康王府里的士兵,他們是專門保護她個人的安危的。

這兩名士兵便立刻從旁邊的屋裡叫了十來個人,隨她一起走到了院里。

玉兒和春兒正在院里掃著雪,看到她帶著一群士兵進來,連忙一起停住了掃雪,對她同時行了一禮。

春兒道:「姐姐昨夜去哪了?我們可是找了你好久都沒找著。」

周靜冷笑一聲,道:「找了好久,敢情是去祁將軍那兒找了?」

春兒道:「姐姐,我們怎麼可能會去祁將軍的屋子?我們昨夜從你走了就睡了。」

「剛才你剛剛說過,你們昨夜找了我好久沒有找到,現在卻說昨夜我走了你們便睡了?」

春兒面色慘白道:「姐姐,我們是在這個院子里找你的,沒出這個院子,後來沒找著便睡了。」她說話時看了看院里還沒清掃的雪地。

「有人告訴我,昨夜有腳印一直從門口這兒連到祁將軍的屋子處,而且是女子的腳印,不知那腳印是你們兩人中誰的?」

春兒這時看了玉兒一眼,問:「姐姐,昨夜你去祁將軍那兒了?」

這兒玉兒連忙往地上一跪,道:「周靜姐姐,我確實瞞著我妹妹去祁將軍那兒了,但是,我是奉他之命去的,他老早就對我表示傾慕了,他是大將軍,奴婢......不敢不從。」

周靜冷笑道:「事到如今,你們還敢騙我?說,你們到底認識了他多久了,有什麼背地裡的陰謀?」

春兒也下跪道:「姐姐息怒,我們怎麼可能會和祁將軍有什麼陰謀?」

周靜看了一眼慌張下跪的春兒,道:「你閉嘴!昨夜你說鄭公子曾輕薄於你,然而,我裝成你的樣子去他那兒,讓他誤認為我是你時,差點被他用劍刺死,這說明他根本不可能對你有任何非份之想!說,你冤枉他的目的何在?」

春兒道:「奴婢怎麼敢騙姐姐您。他大概是一早看出姐姐您並不是我,所以才裝成和我沒有任何私情的樣子……」

周靜又冷笑道:「你敢於這樣栽贓他,說明你從來不了解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他在愛自己的情況下,卻能夠保持定力碰也不碰,怎麼可能會碰其他女子?

「他……確實是對我……」春兒仍然想這樣一口咬定。

「來人,掌嘴!」周靜道。

這時一個士兵便來到春兒面前,扇了她一巴掌。春兒摸著被扇的火辣辣的左半邊臉,險些哭出來。

周靜道:「這就是你胡說的下場!你還敢胡說嗎?」

「姐姐我……我真的只是一個苦命的女子,我……」春兒語無倫次道。

「苦命的女子?本姑娘差點就信了。」

玉兒這時道:「姐姐一定是有什麼誤會。要麼您便是被鄭公子的所為所為給蒙住了眼睛。他這人表面上看著確實是個正人君子,然而背地裡……」

周靜道:「來人,給她也掌嘴!」

這時剛才扇了春兒的士兵便來到玉兒面前,也扇了她一巴掌。玉兒也摸著被扇的火辣辣的左半邊臉,眼裡閃著仇恨的光芒。

周靜道:「若我沒猜錯,你二人就是此前被祁連藏在陳州他那宅里好幾年的姚氏二嬌吧?」

見兩人都不作聲,她認為自己猜對了。

「所以,你們是姚芙?姚蓉?本姑娘沒想到,你們對祁連還真是夠賣命,不惜為他出賣色相,若鄭公子是個好色之徒,亦或是尋常的普通有血有肉的男子,他當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說到這兒她停頓了一下,接著道:「你們想要離間我和他的關係,至少也該對他稍微觀察一陣子,知道他的性情才能做到萬無一失。像你們這樣魯莽行事,只會失敗,不會成功。」

這時玉兒低聲說了一句:「我們不是姚芙,姚蓉……」

周靜道:「你說你們不是,請拿出不是的證據來?或者,你們也可以拿出你們是別人的證據來。」

春兒這時道:「我們的所有東西都被偷了。所以我們無法證明我們是誰。」

「你這借口和我想的你會說出來的借口一模一樣。」

春兒便不作聲了。

周靜這時嘲諷說道:「我猜,祁連是不是和你們說了,若以後他當皇上,你們便是皇后或是貴妃?他是不是還和你們說了,只要鄭公子還在這兒,他這皇上之位就當不了?」

春兒低聲道:「姐姐哪兒的話,祁將軍我是到這兒來以後才認識的。」

周靜這時命令旁邊的士兵道:「你們去把祁連身邊的士兵找來。」

「哪個士兵?」

「隨便哪個。」

祁連身邊的士兵都是跟從他已久的,也是以前在陳州時住在祁宅里的,必然認識姚芙和姚蓉。

她現在還不想和祁連這個狐狸直接交鋒,她要從他的側面開始反擊,待真相大白時,她再和祁連攤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7章 審訊

7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