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第408章

在兩個士兵出了門往祁連那兒去時,周靜對邊上的士兵說道:「你們先把她們綁起來,關到房子裡間去。」

立刻有幾個士兵找來了繩索,將這兩個姐妹綁起來關到房子里的裡間去了。

周靜派去的兩個士兵來到祁連屋子的隔壁那間,對住在裡面的九個小兵說道:「你們選個人出來跟我們走!」

九個小兵一起問道:「幹嘛去?」

「周靜郡主要你們過去。至於什麼事情,到那兒你們就知道了。」

其中一個小兵道:「這事我們得先和祁將軍說一下。」

周靜派來的兩個士兵中的一個道:「沒什麼大事,無非是讓你們去領點東西。」

剛才說話的祁連的士兵道:「那我去吧。」

他跟著周靜派來的兩個士兵一路走到了周靜的院子里。

進了院子以後,他們就看到周靜在廳堂里慢悠悠地喝著茶。

邊上圍了十來個士兵。

祁連的士兵問:「周靜郡主,不知您叫小的過來,可有事情?」

周靜道:「沒什麼大事,只不過你家祁將軍的兩位嬌滴滴的夫人在我這兒伺候我實在是委屈她們了。還麻煩你把她們領回去伺候你家祁將軍吧。」

祁連的士兵一時不知道怎麼接,愣了半天方道:「祁將軍的夫人?哪兩位?」

周靜冷冷一笑,道:「怎麼,兩位姚夫人你都不記得了?雖說祁將軍金屋藏嬌,把她們一直藏起來不怎麼見人,陳州人沒怎麼見過她們,但你身為祁將軍宅里的人,總歸是見過她們的,對吧?昨夜姚大姐和姚二姐說知心話被我無意中聽到了,她們一直在說,不在祁將軍身邊,反要當成下人要伺候我,很是煩惱呢。」

祁連的士兵道:「周靜郡主,您可別聽她們瞎說,我家祁將軍根本不認識她們。我也不認識她們。告辭了,周靜郡主。」

周靜飲了一口茶,然後將茶放在桌上,道:「你不認識她們無妨,她們認識你就行了。她們可想跟著你回去呢,要是現在她們不跟著你回去,就再也回不去了。」

祁連的士兵停住了步子,道:「周靜郡主,您自己的丫頭隨您如何處置。」

周靜這時命令兩邊的士兵道:「來人呢,既然她們的主子不想認她們,那你們乾脆把她們刺死丟到荒野里喂狗好了。」

這時在裡間聽著外面動靜的兩姐妹連忙跑了出來,來到院里祁連的士兵前面阻止他前行。

當姐姐的那個對祁連的士兵高聲說道:「高成,你不能丟下我們!你現在不帶我們去祁將軍那兒,我們真的會沒命的!」

周靜冷笑道:「看,我就知道沒冤枉你們,連祁將軍身邊的士兵的名字都知道,連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被她們叫高成的這位祁連的士兵急得一跺腳,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姚芙和姚蓉道:「你二人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周靜又冷笑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高成你說說,你們祁將軍打算讓她們成的是什麼事?她們現在敗的又是什麼事?」

叫高成的這位祁連的士兵這時低頭不語。

眼下的局面不是他可以左右的。

他有些後悔,自己不該過來淌這趟渾水了。

這時周靜道:「怎麼,高成,你是認定了你們祁將軍不打算帶著他的兩位嬌滴滴的夫人回去?」

高成這時道:「她二人真不是祁將軍的夫人。」

周靜道:「也對,算不得夫人,畢竟她們是無名無分的。我知道,你們祁將軍眼光高著呢,在陳州時,一邊金屋藏嬌,一邊又向我提親。這等荒唐事,也就你們祁將軍做得出來了。」

雖然大隸擁有三妻四妾的男人不在少數,但是在有正室之前大多都不敢太明目張胆,怕娶不到門當戶對的正室。

像祁連在有正室之前這樣一邊金屋藏嬌,一邊又對周靜圖謀不軌的人,少之又少。

「我們祁將軍一直以來對您可是真心實意的。」這位祁連的士兵高成道。

「真心實意?」周靜笑了。

這是她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

高成仍然面孔嚴肅說道:「周靜郡主也許覺得我們祁將軍好笑,但是,祁將軍的心事我作為下屬再明白不過,在陳州時,他天天在宅里提起您......」

周靜連忙打住這士兵的話,道:「我讓你來,不是讓你說這些的!」

祁連在宅里提到自己這種事情,她連聽都不想聽到。

一想到自己的名字曾經被他在他那宅里日日提起,她就有一種反胃的感覺。

這時高成道:「周靜郡主,這兩人我真不認識。她們知道我的名字,大概是因為我和祁將軍經常在一起,她們在這兵營里遇到過我們,剛好聽到了祁將軍叫我的名字了吧。您看這樣行不行,這兩個女子先在您這邊,我去我們祁將軍那兒說說這事,讓他來和您說說?」

「你不說我也正打算讓你去把你們祁將軍找來呢。我就想問問他,他把他的這兩個美人兒安排在我這兒算什麼意思?」

高成在她話音落下以後便行了一禮,然後匆匆往院門處走去。

出了周靜的院子,不多時,他便來到祁連的屋子裡,祁連正在屋裡用木炭烤火,見高成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還把屋子裡踩的到處是雪,罵了一句:「這麼著急作甚?」

高成對祁連道:「祁將軍,大事不好了!」

祁連道:「什麼大事不好?」

高成便走近祁連,對著他耳語了一陣。

祁連的神情越來越煩躁,當高成說完以後,他罵了句:「這兩個傻婆娘!只會壞事!」

「祁將軍,那現在怎麼辦?」

「能怎麼辦?當然是死不認賬!本將軍一口咬定不認識她們,周靜也奈何不了我!」

「那您去不去?」

「去!不去不是不打自招?」

祁連說著從炭火邊起了身,整了整衣衫,然後梳了個一絲不苟的頭髮,方才出門。

在他看來,和生死無關的都是小事。

就算關係到了生死,也不是什麼大事。

及時享樂,醉生夢死,擁有極權,向來是他的人生目標。

為了能擁有更大的權力,享受更大的樂趣,他甘願冒險。

若冒險失敗了,他也認栽服輸。

當他快要出門時,高成在他背後問:「祁將軍,要不要帶點人過去?」

祁連哼了一聲,道:「我們多少人?她有多少人?鄭杭肅又有多少人?帶人去不就是不打自招,自討苦吃?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8章

7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