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他真有這麼好心?

第40章 他真有這麼好心?

經了吳山提醒,青枝這才想起昨天便沒有給陸世康換藥,因此今天必得換了。

但,眼下當真不想面對他。

「你可幫你三公子換。」

「我?我可不行,我笨手笨腳的。還得孔大夫去才行。」

「換藥么,將原來的拿掉,將新的換上便好了。」

「那孔大夫您還要行醫去?」

「不去了,我去出去逛逛。」醫藥箱都沒拿,眼下也不想回去拿,但又不想回去干坐一天,所以她回吳山自己要出去逛逛。

吳山道:「那,那我回去換著試試看。」

他總不能強迫人家孔大夫跟他回去給自家三公子換藥,他向來是個極禮貌的,眼下雖然心裡對這孔大夫有些微辭,但也不便說出來。

「嗯。」青枝隨意應道。

吳山將傘遞給青枝,道:「孔大夫,這傘你收著,我離宅近,走片刻就到了,你要出去逛的話,不帶傘可是會著涼的。」

青枝也不推卻,畢竟吳山跑幾步就回到望山居了,而自己,也不知會逛到何時,於是接過傘,說了聲「謝了」便往北走去。

那是遠離仙女山的方向。

沒走多久便經過了此前上山時經過的那片山腳下的村莊,過了村莊再往北,就有條往東的路,她拐到那條路,一路往東行去。

雨點打在傘上啪啪作響,風傾斜吹過來,掃在臉上,身上,雨滴落在鞋子上,衣衫上,沒多久,除了上半身,其餘便全已經濕透。

風一吹,便感覺更冷了。

然,就是不想回去。

耳旁又閃現出剛才和陸世康的那些一言一語,他那一本正經調笑的語氣,叫她大為惱火。

然而,也不知為何,除了惱火之外,心裏面卻不知又裝了些什麼別的。

想到他那句「做了!」,腦海中竟然莫名閃現出和他纏綿床褥的畫面。

想到他那句「本公子只不過遵從你的旨意,在你面上親了一口」,腦海中又閃現出他的嘴唇印上她的嘴唇的畫面。

想到他那句「昨晚你可是讓本公子……好好抱著你,不要放手」,腦海中又閃現出他抱著她的畫面。

這些畫面莫名閃現在腦海,讓她對自己同時也對陸世康惱火不已,趕緊將它們從腦海里清除出去。

後來想到吳山說的那些話,心裡的惱火才略少一些,畢竟,他沒真的動過自己。

看樣子,他也就是拿自己來打趣而已。

也許,自己並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若真是這樣,那自己倒是安全多了。

如此胡思亂想著,她一直往東行去。

.

一刻鐘之前。

那吳山冒著大雨跑到瞭望山居內,先跑回了自己的房間,由於衣服已經全部打濕,他便拿了毛巾擦了擦臉上頭髮上的雨水,然後脫下濕衣,換上了一身乾乾淨淨的前些日子剛買的藕色褂子和灰色褲子。

這衣服的式樣他特別喜歡,他覺得自己穿上可神氣了!

剛換好便去了他家三公子的房間,見他正在房裡看著一本什麼書,於是道:「三公子,我來幫你換藥吧,今日孔大夫出去閑逛去了。」

他三公子抬頭,問道:「孔大夫去了何處閑逛?」

「去了北邊。」吳山想起孔大夫走的時候是往北走的。

「你去跟著孔大夫,且莫要被他看到了。」他三公子繼續低頭看書。

「什麼?我跟著孔大夫?跟著他幹嘛?他一個大男人,還能遇到什麼事不成?」

「要你跟你便跟著。」不容人拒絕的語氣。

「好,好,我跟著就是。可是,為什麼就只是我跟著呢。其他人不行嗎?」吳山眼下覺得,三公子也太愛蹂躪自己了。

「還不快去?」

「好好好,我這就去,這就去。」吳山趕緊從三公子的房間退了出來,看到房間門邊就有一把傘,便拿起了那把傘,撐開了,走進了外面的雨水裡。

吳山心裡別提多苦了,這三公子就只愛使喚自己,也許是因為,自己做事讓他放心吧。

他心細,他是知道的。可心細也不能只逮著自己使喚啊。

出瞭望江居,看了眼自己身上尚還干著的衣裳,再看看那豆大的雨點,看來這衣服,又白換了。

三公子還說自己要跟著孔大夫,還不能被他發現,那自己可怎麼才能不被他發現呢?

他又不會隱身術!

苦著臉走了半天,發現前方不遠處就有孔大夫的影子,那孔大夫眼下已經拐入了往東的那條小路,於是,他緊跑了幾步,也拐入了那條小路。

為了不讓孔大夫無意中回頭的時候看到他,他決定將傘壓低些,完全擋住自己的面孔,可如此一來,他就看不到前方的路了。

眼前只有兩尺之內的路途可以看清,但好在路上沒什麼人,除了前方走著的孔大夫,和自己,便沒別人了,因此不用擔心會因看不到遠處的路而撞到人。於是他放心地將傘擋住臉往前走著。

而為了不被孔大夫察覺自己在跟著他,他還不能離孔大夫太遠,當然,也不能離他太近,萬一他拐入了某條小路,自己又沒看到,不知他拐入了何處,再跟著跟著丟了,他回去便交不了差了。

青枝不知身後有人跟蹤,一直往前行著,一直走到一條叉路口,她看到有個北拐的路,於是往北拐去。

拐入北邊那條小路后,她無意中往剛才走過的路看了一眼,見有一個人撐著傘走著,也沒多想,便扭過頭,直視著眼前的路。

青枝很快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身後的那人,自己往哪拐,便也往哪拐,連著幾個路口,都是如此。

這是遇上劫匪了?

她見那人一直拿傘擋住臉,一副不敢見人的模樣,八成自己猜的沒錯。

他一直跟在自己後面,又不敢露臉。

要麼劫財,要麼劫色。

她加快腳步,往前面的村莊走去,在沿途看到一隻木棍,便彎腰撿拾了起來。

到了村莊的一個拐彎處,她停下步子,候在拐彎處的屋后牆處。

來人越來越近了,眼看那人剛要拐過來,她便拿起木棍,往那人頭上敲去。

「哎呀,疼死我了!」吳山突然感到自己頭上一疼,大喊道。

青枝聽了喊聲,盯睛一看,方發現是吳山。

「你跟著我幹嘛?」青枝疑惑問道。

「孔大夫,你怎麼能砸我呢,我好心跟著你,你卻故意砸我!」吳山委屈地撅起嘴巴。

「你跟著我有事?」青枝放下棍子,問道。

「孔大夫,我可沒想跟著你,是我家三公子非要我跟著你,他怕你這個大男人在大白天遇上什麼壞人。你說你一個大男人,大白天的,能遇到什麼壞人!就算真遇上壞人,你自己一個大男人怕什麼!為了跟著你,我的新衣服都濕了不說,還要挨你一棍!」

青枝有些愣,這麼說,是陸世康讓吳山跟著自己的?

他還會擔心自己在路上遇到什麼意外?

他這種人,還會這麼心細?

他,真有這麼好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章 他真有這麼好心?

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