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寧願玉石俱焚

第410章 寧願玉石俱焚

祁連驚訝問道:「你何出此言?」

姚蓉道:「昨夜她離開以後,一直沒回來,我便猜著咱們的事情得暴露,於是昨夜在她的茶葉罐里撒了你之前給我的藥粉,她今早喝的茶就是我昨夜放了藥粉的茶葉泡的茶。」

「可是,那是我讓你們對付鄭杭肅的藥粉!」祁連呵道。

他現在並不想讓周靜有事。

周靜有事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

相反,周靜出事的話,他要想成為部隊的首領的話,需要帶著為數不多的陳州殘餘部隊和鄭杭肅的那些所謂投奔他的新兵奮力一戰。

從人數上來看,根本沒有能贏的可能。

他打算的是讓姚芙和姚蓉兩人先離間周靜和鄭杭肅,然後找機會把鄭杭肅毒死,這樣一來旁人就會以為鄭杭肅是周靜毒死的,而周靜因為對鄭杭肅心生失望,所以對他的死也不會特別追究。

如此一來,自己既少了個對手,又有機會得到周靜的歡心。

這是他安排姚芙和姚蓉去伺候周靜的算盤。

他沒想到,鄭杭肅會是一個無論如何勾引都無動於衷的傢伙。

姚芙和姚蓉兩人天天都會在周靜的帶領下去訓練場,她們在路上常常會遇到鄭杭肅,每次遇到他,她們沒少做顧盼生姿之事,偏偏,鄭杭肅一直像是沒看到她們一般。

鄭杭肅偶爾有事來周靜這邊,也同樣對她們視而不見。

姚芙和姚蓉卻私下裡認為他是假正經,是他怕周靜吃醋。

而當那天姚蓉晚間吃飯後故意在鄭杭肅門外的巷子里瞎逛,在路過鄭杭肅的房間時聽到鄭杭肅的護衛對鄭杭肅說「公子,您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的時候,便進去了,她想假意安慰他,然後贏得他的心。

只是她沒想到自己很快被趕了出來。

對周靜的妒忌之心那時便愈發的旺盛。

所以,那天晚上她才會想要冤枉鄭杭肅,好讓周靜吃醋。

只是她沒想到,事情不是按照自己的意願發生的。

現在,她親手把自己送到了牢里。

「將軍,怎麼,您覺得我做錯了?」姚蓉看著祁連盛怒的臉道。

「我不是說了這葯是對付鄭杭肅的嗎?」

「將軍,她都發現了咱們的關係了,還能留著她?您是不是不捨得她?」姚蓉用酸溜溜的語氣說道。

「不是捨不得,這事不是這麼辦的!」

「我看您就是捨不得她!您天天在宅里提她,現在知道她被我下毒又這個模樣!」

姚芙也道:「將軍,她對你一直懶得理睬,您還對她抱有幻想?我們才是愛您的人。」

「你們兩個愛我?可拉倒吧,你們當時願意跟著我去我那宅里,不就是看我當時有錢有權?」

「將軍此言差也,怎麼,咱們的日日恩情能用權錢來概括嗎?」姚蓉道。

「你可知道,你們這樣一做,把咱們自己的命也葬送了!」

姚蓉驚道:「什麼?將軍您什麼意思?」

祁連氣呼呼說道:「你在這個節骨眼上下毒,不是明擺著讓人懷疑是咱們做的?本來你們兩個被我安排到她身邊是小事,就算被她發現我也有辦法解釋,我可以說是太愛她所以想要離間她和鄭杭肅兩人,也無非是落個小心眼的罪名,她也奈何不了我,你這樣一來,把她送上死路,不也把我送上了死路?鄭杭肅知道毒是你下的能饒了我?」

「將軍,我也只是......」姚蓉一時之間慌了。

「我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把你們兩個叫過來!」

「將軍......」

「你能不能當個啞巴!」祁連一巴掌往姚蓉臉上摑去。

姚蓉用手摸著自己的被摑的生疼的臉,留下了委屈的淚水。

但,她一點也不後悔,她早就在心裡怨恨周靜已久,她寧願和她玉石俱焚。

.

周靜在自己房間里徘徊的時候,突然一個士兵匆匆走了過來。

那是她讓把姚芙和姚蓉的東西收拾了扔掉的士兵之一。

這士兵來到房間就急急說道:「周靜郡主,您現在有沒有什麼異樣?」

「怎麼了?」周靜看著這士兵焦急的面孔,疑惑不解地說道。

「我們剛才在收拾那對姐妹的東西時,在紙簍里發現了這個......」這士兵說話間抬起手來,手裡拿著的是一張牛皮紙。

「這紙......怎麼了?」周靜問。

「這是藥店里常用來包裝藥物的紙。她二人最近可有吃過葯?」

「她二人,沒聽說有誰有什麼病......」

「所以小的懷疑是她們對您下毒了。」

「下......下毒?」周靜突然之間有些心慌。

「小的也只是這樣猜測,您有哪兒不舒服嗎?」

「暫時還沒有。」

「那也許是她們自己喝的葯。」

「你在哪裡發現的,我去看看。」

「就在她們房間里。」

周靜和這士兵一起走到那兩姐妹的房間里,那兒有三個士兵在收拾著兩姐妹的衣服和各種用品。

周靜想到,她們最近所有的東西都是自己給她們的。

對她們好到沒話說,卻是這種下場,她一時之間恨自己被她們的演技遮掩了雙目。

剛才去她房間的士兵指著紙簍對她道:「這包葯的牛皮紙就是在這個紙簍里發現的。」

周靜看了看那個紙簍,見裡面沒有其他東西,於是問:「剛才這裡面有別的東西嗎?」

「沒有,就只有這個牛皮紙。」

「也就是說,這牛皮紙是最近才扔到裡面去的。」她道。

「可以這樣認為。」剛才去她房裡的那士兵道。

其他士兵也停下了手裡的動作,一起看著她。

剛才他們已經和去周靜房裡的士兵就這個牛皮紙商量過了。

「所以呢,你們都認為會是包毒藥用的?」她希望他們可以說出別的。

她心慌的厲害。

剛才收拾東西的一個士兵擔憂地看著她的面孔問道:「那您......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現在覺得自己身子有點無力。」她道。

但她也明白,人在六神無主之時,也會四肢無力。

「您可能是胡思亂想所以才這樣的。」剛才去她房間里的那士兵道。

她沒有回答。

她在心裡想著自己今日吃了什麼東西。

現在還沒開始吃早飯,她進口的唯一的東西是早上喝的茶。

想到這兒她立刻往自己房間走去。那四個士兵也跟著她往她房間走去。

她回到了自己房間里以後,來到桌邊,那兒還放著她早上用來泡茶的茶杯,她端起它來,往裡看了一眼,就見杯底茶葉的顏色和平常喝完以後的茶葉的顏色全然不同。

以前剛剛喝完的茶葉是草綠色的,這次卻是褐色的。

她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然後聞了聞茶葉的味道,那是一種古怪的味道。

奇怪,當時自己喝茶時怎麼就一點沒喝出來?

難道是因為心思都在怎麼整治祁連和姚氏兩姐妹上面,所以對味道的改變沒有發現?

她覺得自己心跳的厲害,腦子也開始嗡嗡作響。

「周靜郡主,您......沒事吧?」她後面的四個士兵中的一個說道。

「去......把鄭公子叫來......」她有氣無力說道,然後在桌子邊坐了下來。

她有話要和他說,那是關於以後的部隊該如何安排的。這一刻,她想到的是自己大仇未報,唯有靠他來實現了。

這一刻她心裡閃過許多念頭,許多回憶,關於父母,關於他。

「小的馬上去!」剛才說話的士兵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0章 寧願玉石俱焚

7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