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求醫

第411章 求醫

那個士兵走後,周靜對其他士兵道:「你們去那三個賤人那兒,問出他們到底給我下了什麼毒,問清楚我還能活多久。」

「那他們要是不說呢?」

「直接刺死。」

「那他們說了呢?還刺死嗎?」

「刺死!」

她現在最後悔的就是當時魯方事件發生的時候顧慮太多沒把祁連整死。

剩下的這三個士兵中的兩個連忙去了西山崖下的牢房那兒去了,留下來一個守著她。

鄭杭肅來的時候,她感到自己越來越虛弱無力了。

坐在廳堂的桌子邊的椅子上,看著他在院里踩著積雪匆匆而來,她的眼睛突然有些潮濕。

她強忍著自己的淚水,不讓它跌落下來。

這使她眼裡的他的身影看起來朦朦朧朧的。

當他來到她身邊的時候,她凄然一笑,道:「鄭大哥……」

他一言不發地看著她,她本以為看到的會是平常的他的那種面無表情的模樣,不想,卻看到了他哀痛的目光。

她道:「鄭大哥,我叫你過來,是想就後續的事情和你商量一下……」

他卻一句話也不說,一把抱起了她就往外走。

「鄭大哥,你要帶我去哪?」她在他懷裡問道。

「去求醫。」他抱著她邊向外走邊道。

「不,不用了,我們現在出去,只會暴露出這兒的所在,也可能讓之前所有的努力白費。」

他沒理會她這句話,卻對跟在他身後的游德道:「游德,快去備轎!」

游德本來想勸自己公子冷靜點,為了一個女子去外面冒險不值得,但,話到嘴邊他又忍住了。

公子向來說一不二。

既然公子願意為了一個女子去外面冒險,那他就絕對攔不住。

他只好道:「我馬上去!」

也就在這時,周靜派去祁連那兒的士兵已經匆匆趕了過來,見鄭杭肅抱著周靜往外走,愣了愣,然後對周靜道:「周靜郡主,我問清楚了,葯是兩個女子中的一個下的,但藥名她死活不說,她只說你最多還能活三天。」

「那你刺死他們沒有?」周靜道。

「人不是我刺死的,是祁將軍刺死的,祁將軍在我問話以後,對那個女子說『你這賤人,竟然敢因為嫉妒周靜郡主就下毒,你是吃了豹子膽了?今兒個爺不弄死你爺不是男人!』然後他就把她往牆上一推,那女子就頭撞到牆死了,另外一個女子也被祁將軍用同樣的方法弄死了。所以我就尋思著,或許祁將軍不是和她們一夥的?就在我尋思的時候,突然有幾個將士過來了,他們二話不說,就把祁將軍帶走了,說是要對他進行審問,我是個小兵,不好擋幾個將軍的道,就沒有刺死祁將軍。」

周靜搖頭苦笑,這士兵被祁連和那幾個將軍用計給糊弄了。而那幾個將軍,嘴上說要帶走祁連審問,肯定只是想救他而已。

不用說,現在祁連肯定已經被那幾個將軍救出了這山間,跑到不知哪兒去了。

那士兵見周靜搖頭苦笑,心道自己大概是中計了,於是愣了一下,單腿下跪道:「周靜郡主,小的辦事不利,請您責罰!」

「沒事了。」周靜對這士兵道。

說完,她抬頭看了一眼鄭杭肅,見他神情極其嚴肅,面孔蒼白得像是沒有血色。

她能感覺到,抱著自己的他,手有些微微的顫抖。

而她也能感覺到,他走向院門的步姿有些過於匆忙。

他抱著她走到院門處時,游德已經備好了轎子,見他們過來,游德問:「公子,要不要多帶幾個人?」

「就你一個人在前面趕馬車。」鄭杭肅說著將周靜抱到了馬車裡。

「是,公子。」游德回道。眼下這種時候,帶多人會過於引人注目。

單個轎子,沒有隨從,反而會安全一些。

當然,萬一遇到突發情況,便也會更加危險。

在鄭杭肅和周靜上馬車后,游德便開始趕著馬車穿行過這山間谷地。

一路上有許多士兵站在道路兩旁在看著這輛馬車離開,他們都聽說了今日一早發生的事情。

所有人都靜默著,有人面色中帶著擔憂之色,也有一部分人面無表情。

游德將馬車駛到出入口處時,在出入口處守門的士兵默默地打開了木門,讓馬車出去。

到了外面,游德問:「公子,咱們去哪?」

外面這麼大,該去何處求醫?

「隨走隨停。」鄭杭肅道。

游德明白公子的意思,那意思就是,找到任何一個有人的地方都要問問有沒有大夫。

不過,眼下許多地方的大夫都已經離開了,這荒山野嶺的,又到處是雪,去哪兒找大夫去?

他也只能按著鄭杭肅說的,到一處問一處了。

坐在轎子里的周靜此時冷得有些發抖,也不知是因為從轎簾處吹來的風太大,天氣過於寒冷,還是身體內的毒讓自己變得容易寒冷,她縮著身子半躺在椅子上。

她的目光直直地盯在轎簾上,那兒有一條縫隙,可以看到一閃而過的雪野。

正在她獃獃發怔時,就聽到邊上的鄭杭肅在問:「冷,是么?」

她點了點頭。

接下來,她用目光的餘光發現他脫了他自己的外衣,然後披在她的肩上。

她道:「這樣你會冷的。」

「無礙。」就聽他如此回道。

「不行。」她說著將手放在外衣上,打算脫下他的外衣。她的手卻突然之間被他的手抓住了,他阻止了她的動作,道:「我不冷。」

她於是繼續披著他的外衣,這讓她比之前溫暖了一些。

馬車又往前趕了一會兒以後,她想要對他說說接下來的部隊的事情,於是道:「鄭大哥,如果我死了……」

她的話剛剛說到這兒,就被他打斷了,「你不會死。」

「我是說如果……」

「沒有如果。」他斬釘截鐵回道。

她扭頭看他時,就見他也在扭頭看著自己,那一雙眼睛里有著隱含的悲痛。

游德在前面輕輕嘆了口氣,剛才兩人在後面說的話他聽得一清二楚。

他想起,公子的母親那年也是被人毒死的。

現在,公子心愛的女子也被人下了毒,現在生死不明。

也太巧了。

他又想起今日早上有士兵來向公子說周靜被人下毒讓他速去時,公子一下子就怔住了。

當他跟著公子往周靜的住處走去時,他看到前面的公子的背影是那樣的慌亂。

他從來沒有見過他像今天早上這麼慌亂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1章 求醫

7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