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第414章

「走吧,我帶你換衣服去。」買下她的年輕人說道。

「嗯!謝謝大哥!去哪換?」

「我住的地方。」這年輕人說著開始往北行去。

「大哥你叫什麼?」青枝邊跟在後面邊問。

「柱子。」年輕人說道。

「柱子哥,你們為什麼在這兒不出去逃荒呢?」青枝表示該表示的疑惑,如果不問,反而顯得她可疑。

「少問問題。」

「那好我不問了。」青枝道。

這位叫柱子的年輕人帶她去了鎮東的一個院宅里。

來到院門處時,她發現門鎖是新的,心道,他們莫不是把別人的鎖弄壞了,然後再自己配把新鎖?

這位柱子拿出鑰匙,開了門,帶著青枝進了院子里。

院子里的積雪已經被清掃過了,雪都被堆在院子南邊的空地上。

這片院宅的規模看起來不小,房間北屋六間,東西兩旁側屋也看樣子各有五六間左右。

北邊正屋外的廊道上,有二十幾個年輕人站著聊著天。

那二十幾個年輕人看到柱子帶著個女子過來,其中的幾人同時問:「她是誰?」

柱子回道:「她是想參軍的。」

「什麼?一個姑娘家也要參軍?」那伙年輕人中的一個說道。

柱子道:「她父親想要把她賣給一個老頭兒,說是現在家裡吃不上飯了。於是,我看她可憐,便把她買了下來,哦不,也不算是我買她,是她自己買下自己,以後她要還我錢的。」

一個年輕人看了眼青枝道:「沒想到你這麼有同情心,不過,以後她住哪呢?你要知道,我們這裡都是單身漢。」

其他人鬨笑起來。

柱子道:「他們這兩日也快過來買菜了,讓她換上男裝,跟著他們去兵營里去當伙夫。」

青枝猜測柱子說的「他們」是周靜的後勤兵,他們可能每過幾日來這鎮上買一次菜。

一個年輕人說道:「要不這樣,讓她當我媳婦得了。」

另外一個年輕人說道:「憑什麼當你媳婦?我看,當我媳婦合適!」

青枝這時說道:「大哥們不要吵,我現在不會當任何人的媳婦,因為……」

最開始說讓她當媳婦的年輕人問:「因為什麼?」

「因為柱子哥救了我,他便是我大哥,所以,我當他妹妹。」

「當他妹妹和當我們媳婦不矛盾啊!」一個年輕人嘲諷說道。

這時候柱子說道:「你們別當著人家姑娘家的面亂開玩笑了,她本來就很可憐了。」

「她怎麼個可憐法?」一個年輕人問。

柱子道:「她父親把她當東西賣,不可憐?」

「就因為她可憐,所以我願意給她一點溫暖。柱子哥你放心,我不會虧待她的。」最開始說讓青枝當媳婦的那年輕人道。

柱子這時對青枝道:「妹子別怕,他們就是在開玩笑罷了。走,哥帶你換衣服去。那邊是哥住的房間。」說著,他指了指院西的一排房間中的一間。

青枝點了點頭,隨他往西邊的那個房間走去。

到了房間里,她見裡面的傢俱極為簡單,靠西牆處有一張榆木床,靠北牆處有一個黑漆的柜子,東邊窗戶處有一張褐色的桌子和一隻褐色的椅子。北邊的床上有兩個枕頭,南北各一個,她便猜測這裡面可能住了兩個人。

在她和柱子進來以前,裡面是空著的。

柱子走到床邊的柜子處,打開櫃門,從裡面拿出一套淺灰色的男裝,放在床上,對青枝道:「這是我的衣服,你換吧。我先出去一會。」

青枝感激說道:「謝謝柱子哥。」

她猜測,那衣櫃里的衣服也許未必是柱子本人的,或許是這家的主人的也說不定。

在柱子已經走到門口時,她突然想到了她還缺少一個男子用的帕頭,於是對柱子道:「柱子哥等等,您這兒有帕頭嗎?」

柱子道:「我沒有多餘的了,你從衣櫃里找找看能不能找得到。」說著便出了門。

柱子出去以後,她關了門,從裡面閂上了,然後先翻找了一番衣櫃,在衣櫃下面的抽屜里找到了一個男子用的灰色帕頭,因為壓在衣服下面,摺疊得並不整齊,現在看起來皺巴巴的,將它拿出來時,可聞得到陳年舊衣服所獨有的味道。

這房子的主人大概有很久未用這個帕頭了。

找到這個帕頭以後,她匆匆脫下琪兒的女裝,換上了男裝,由於衣服對於她過於寬大,褲子又長又寬,她便彎下腰,將褲腿挽到腳脖處。

接著,她把頭髮上的許大夫給她拿的琪兒的髮飾拿掉,放在袖子里,然後用剛才找到的帕頭將頭髮束在頭頂。

束好頭髮以後,她便將門閂打開,走了出去。

來到院里,她見柱子正在和那伙年輕人聊著天兒,對柱子道:「柱子哥,我什麼時候能去參軍呢?今天能去嗎?」

柱子道:「今天不行,明天或是後天吧。」

聽柱子這樣說,青枝推測是因為那些後勤兵來這鎮上買菜的時間可能就是明天或是後天了。

「那你能不能帶我出去走走,我想看看這兒有沒有別的住處?」

這兒人多嘴雜,她不想住在這兒。

柱子道:「你要是想找個住處,那便住在隔壁的隔壁那裡吧。那裡面沒有人,但院門鎖著,你可以爬牆進去。就在這南邊,你自己可以去試試看。」

青枝出了院門,便往南走去。到了隔壁的隔壁那兒,她見院門果然像柱子說的一樣緊鎖著,但是,這家的院牆有些高,好在院牆邊上有一棵楊樹,可以藉助於這棵楊樹爬到裡面去。

到了那邊,她看了看下面,見靠牆放著一大堆不知道什麼東西,被雪覆蓋的嚴嚴實實的。

因為無人打掃,整個院子里都是雪。

她下了牆,便踩在這堆東西上面,憑腳下的感覺,她猜這堆東西是木柴,她從木柴上順利地下到了地面。

到了地面上以後,她便來到了院子的北邊正屋處,見大門鎖得好好的,然後又往院子里的其它處房間看了看,見東邊的屋子和西邊的屋子都鎖得好好的。

她無奈地摸了摸北屋的門上的冰涼的鎖,嘆息了一聲。

柱子說這個院子里沒有人住,確實是沒有人住,但是,門鎖全部都是鎖著的。

現在,她只寄希望於窗戶了。

若是窗戶未在裡面插上木插,那便不用將鎖弄壞了。

她來到東邊的窗戶旁邊,推了一推窗戶,讓她驚喜的是,窗戶一推便開了。

找到了住處,她倒不急著進去了。

眼下,她要在鎮子里溜達溜達。

至少,她要先找到這兒的菜場再說。

主意一定,她便返身離開了北邊的正屋處,往院牆處走去。來到院牆前,她踩著木柴上了院牆,然後又順著楊樹下到了地面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4章

7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