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第415章

在鎮子里逛了大約有兩刻鐘,她發現了一個她之前沒注意到的情況。

那便是,她在這鎮子里幾乎沒見到什麼老年人。

其他鎮上還有為數不多的老年人在鎮子里晃蕩著,這兒卻一個也沒有。

也不知道是因為化雪天太冷他們懶得出門,還是這些人專門找這種空無一人的鎮子來當成蔬菜收集堆放地點。

繼續在鎮子里逛著,不多時,她在鎮子南邊的一個巷道里找到了菜場,是地上的露天菜場。

眼下菜場里有好十來個菜攤,菜攤邊上擺了許多菜,都是冬日裡常見的菜,有菘菜,白蘿蔔,胡蘿蔔,菠菜,香菜,大蒜之類的,還有一些乾貨,諸如黑木耳,干菇,干筍等。

不過,她注意到了,這也許並不是這個鎮子上真正的菜場。

因為這菜攤邊上站著的人只有年輕人,他們與其說是在買菜,不如說是在守著這些菜。

有幾個年輕人正在從一個板車上卸菜下來,在板車前扶著板車的也是年輕人。

他們所有人看起來都不像是普通的農夫,更像是訓練有素的士兵。

她明白了,這兒一定是他們臨時擺放菜的場所,這些菜一定是他們在周邊各處弄來的,等待著周靜的部隊在某個時刻統一把它們拉走。

但是,他們把菜分成一堆一堆的,想必是想要偽裝成賣菜的農夫。

見她過來,一個在菜場邊緣處的一堆菜前守著的年輕人道:「小哥,你是來買菜的嗎?」

青枝這時回他道:「不是。我是無聊出來逛逛的。」

「以前怎麼沒見過你?」那年輕人用警惕的眼神看著她說道。

「我是剛剛來這鎮上的,我……在這兒有點事情。」

年輕人問:「什麼事情?」

青枝道:「這麼和你說吧,其實我是個女子。今日我父親想要把我賣了,然後一個小哥兒救了我,說我可以女扮男裝去參軍。所以,我就先住在這鎮子上,等收兵的過來,我就可以去參軍了。」

「什麼,你就是那個……被人買下來去參軍的姑娘?」這年輕人這時表情鬆了下來,並且看了看她身上鬆鬆垮垮的男裝問道。

「怎麼,你聽說了?」青枝故作驚訝道。

「剛才有兩個人在這兒聊天,我便無意中聽到了,畢竟,這鎮子不大,有點新鮮事兒會很快就傳遍了。」

青枝道:「說起來我還挺感激那個柱子哥的。要不是他,我真就被我父親賣給張老頭了。」

「其實當兵挺苦的,你選擇去當兵可能還不如被賣了呢,。」這年輕人道。

「當兵怎麼個苦法?」青枝問。

這年輕人誠懇地說道:「第一,你當了兵,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著回家了。誰也不知道自己哪天就死了,很多人無法再見到父母和兄弟姐妹最後一面。第二,當兵的,尤其是小兵,那就是別人的棋子。你選的這條路不見得正確。被賣給你們村的老頭,你至少你有活命的機會,不是嗎?」

也不知道為什麼,他這幾句話讓青枝有些心酸,為所有當士兵的心酸。

他們無所謂好壞,做的事情也無所謂對錯。

他們無非就是旁人的工具而已。

但是,作為工具,他們偏偏還有血有肉,那便沒有比這更悲慘的事情了。

她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過了片刻方道:「話雖這樣說,我不後悔自己這樣選擇。去兵營里,我至少可以不用看到張老頭那張我不想看到的臉。」

這年輕人道:「但你也有可能再也看不到你媽,你兄弟姐妹的臉了。我已經很多年沒有看到我父母和我妹妹的臉了,我都已經忘記他們長什麼樣子了,我經常在沒事的時候會想起他們,但是,他們到底長什麼樣子,我真的沒辦法完全想起來。」

這年輕人的聲音突然低落下來。

「怎麼,你當過兵嗎?」青枝問。

這年輕人這才意識到自己無意中說了不該說的話,他邊上的一個年輕人也咳嗽了一聲,以這種方式提示他,於是他連忙對青枝道:「我是一直在外面做生意,所以才很久沒有見到我父母和我妹妹。」

「怎麼,你離家很遠嗎?」

「很遠。」他苦笑了一下。

「那你可以不要那麼在乎賣菜所得的這些錢,該回去的時候還是要回去看他們一下。」她故意如此說道。

「是啊,該回去還是要回去的。」他道。

「你先在這兒賣菜吧,我再去別處走走。」青枝道。

「嗯,你一個姑娘家,哦不,這麼瘦弱的小夥子,別走太遠了。」這年輕人提醒她道。

「我不會走太遠的。」

青枝說著離開了這個巷子。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對話讓她極不是滋味兒。

若是她女扮男裝尋找到了周靜的兵營所在地,並把地址告訴了太子殿下,那麼太子殿下勢必會出發前往周靜的兵營那兒,一場戰爭又是不可避免。

和這個年輕人的對話,讓她對戰爭更加地排斥了。

畢竟,死的更多的只能是這些無辜的士兵而已。

然而,她也明白,自己無法阻止任何事情的發生,戰爭也許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有一天,其中一方被消滅。

接下去她在街上逛的時候,步履便有些沉重了。

她甚至有些後悔,不該和那個年輕人聊那麼多。那樣,她在利用這些士兵的時候,心裡可以沒有那麼強烈的內疚之心。

她接下來又想起柱子,柱子同樣是個溫暖的人。他真的以為她要被父親賣了,才想救她的。

她利用了他的同情心,接下來要做的卻是對不起他的事情。

「我真的該安安靜靜地當個大夫,不捲入任何和戰爭有關的是是非非。」她走著走著,心裡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

不多時,她回到了柱子告訴自己的那個她要住下的院宅里。

翻牆而入后,她便呆在屋裡閉門不出了。

這家人看樣子是個普通的鎮里人家,從傢具的質地和整潔程度可以看得出來這家人大概不怎麼窮但也不怎麼富。

這家的主人看樣子離開不是太久,因為屋子裡沒有太多的灰塵,桌面上僅有薄薄一層灰。

她打掃了一番桌面和地面,就在屋裡靠窗的桌前坐著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5章

7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