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外面何人

第416章 外面何人

這天的中午飯是柱子端到隔壁院子從牆頭那兒遞給她的。

隔壁那兒也住著他們的人,所以他可以自由出入。

柱子考慮到她一個女孩子,在諸多男子面前吃飯多有不便,所以才好心端來讓她一個人吃。

飯很簡單,就是米飯上面幾顆菘菜葉,幾塊蘿蔔。

晚飯也同樣是柱子端來的,菜和中午一樣。

說起來柱子對她倒真是不錯,每回端來後過一會兒還會再過來一趟將碗拿走。

到了晚上,青枝便點起了房間里的油燈,開始躺在床上瞎想著。

正胡思亂想間,突然聽到外面路上一聲敲鑼的聲音,接著有個男子的聲音傳來——

「大家注意了,注意了!最近常有小偷偷錢,劫匪搶劫銀子的事情發生,請大家關好門窗,保持警惕……」

這聲音未免太過耳熟,讓她不由得立刻從床上坐了起來,想要仔細聽聽說話的那個聲音,就聽外面的人又敲了敲鑼,又說了一遍:

「大家注意了,注意了!最近有小偷偷錢,劫匪搶銀子的事情發生,請大家關好門窗,保持警惕。」

讓她疑惑不解的是,這聲音聽起來竟然和齊方一模一樣!

這世間竟然會有這麼相似的聲音?

到底是齊方本人的聲音,還是其他人發出的聲音?

就聽那說話聲和鑼聲一直重複著,漸漸離開了這個巷子,接下來就聽到其他巷子里傳來了越來越遠的這和齊方類似的聲音。

她有心想出去看看情況,但又覺得似乎無此必要。

若對方不是齊方,那麼自己不必出去。

若是對方果然是齊方,肯定是許大夫回去以後對陸世康說了她在何處,所以陸世康便帶了齊方前來鎮子上找她。而齊方之所以裝成一個提醒大家的敲鑼人,想必是陸世康用來尋找她的辦法,目的遍是讓她聽到聲音出去的。

如果是第二種情況的話,她同樣也不必出去。因為她必然到遭到他們的勸阻。

於是,她重新在床上躺了下去。

許是夜色里的聲音傳得較遠,她可以一直聽到那和齊方類似的聲音在鎮子的各處響著。

她本來想一直躺著,後來突然想到,萬一那真是齊方的聲音,肯定陸世康也跟了過來,那麼他們一直這樣在鎮子上來回逛,被周靜的士兵覺察出可疑的話,他們豈不是會有危險?

這麼一想,她趕緊起了床,從窗口那兒翻了出來,來到院子里。

站在這邊的院子里,她能聽到隔壁的動靜。

她聽到有人問道:「你們聽到鎮子里傳來的聲音沒有?」

就聽有人回答道:「聽到了,會是什麼人?」

剛才問的人回答道:「難道是官府的巡邏兵?以前這兒沒有人過來提醒過這種事情。」

就聽另一個人的聲音道:「若他們是巡邏兵來提醒鎮子上的人的,他們肯定不會一直只在這兒提醒,會很快就離開這兒,若他們過一會還不走,咱們就出去看看情況。」

聽到這兒,她知道自己必須翻牆出去了。

萬一那聲音就是齊方的呢?

萬一陸世康和他在一塊呢?

萬一周靜的士兵等會把他們抓個正著呢?

雖然,她現在和陸世康關係不洽,但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一條人命。何況,還有齊方的一條命。

匆匆走到院牆處,她便先爬上了靠在院牆邊的木柴堆上,然後上了牆,順著院牆外的那棵楊樹輕輕下到了地面上。

因為怕驚動這個巷子里住著的那些周靜的士兵,她輕手輕腳地順著齊方聲音的方向走去。

眼下聽聲音他們是在鎮子的西邊,所以,她要先往南走幾步,來到拐角處,再往西拐去。

.

此時鎮西的一個巷子里,並排走著兩個人。

由於鎮西不甚有人光顧,所以,小巷地面上的雪並未怎麼化掉,這兩人踩在上面時,便可聽到沙沙聲。

這兩人正是齊方和陸世康。

齊方悄悄地問他三公子:「也不知道許大夫說的是不是真的,孔大夫要是不在這兒,咱們一直在這兒瞎晃,豈不是太危險?要麼,咱回去吧。」

齊方今日傍晚剛從寒山回來。

他是一大早去了寒山南邊的桃江鎮處,找到了三公子說的那客悅客棧的店小二,然後對他說讓他陪他去個地方。

當時那店小二聽他說完話以後,停下了手裡的算盤,莫名說道:「陪你去個地方,去哪?要幾天?」

當時齊方回店小二的是:「你到了就知道了。我家公子說,你是影響他一生的那個人,所以你得去一趟。」

店小二當時眼睛瞪得不能再大了,半天才道:「這位小哥,你剛才......說什麼?」

齊方重複道:「我家公子說,你是影響他一生的那個人。」

店小二眼睛擠在一起,眉頭皺在一塊,張著嘴巴道:「我?影響你家公子一生?我什麼時候有這個能耐了?不能吧?你確定你真的沒找錯人?」

「沒找錯,我家公子說了,就是找得你們客悅客棧的店小二,那你們這兒是不是沒別的店小二了?」

店小二道:「是沒別的店小二了啊,就我一個人。」

齊方道:「那就是你。」

「可是,我怎麼聽不懂你的話呢。」店小二道。

「反正我家公子是這麼說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你跟著我去就行了。」

「他是不是在我們這兒的客棧住過?」店小二問。

「應該是在你們這兒住過。」齊方道。

「那他是吃了我們這客棧的東西吃壞了肚子?還是在我們這客棧的床上睡壞了身子?」店小二眉頭緊皺地思索著。

他覺得自己怕是遇上事了,遇上大事了。

既然來的這人說是他家公子讓他來找他,能被稱為公子的人,大概都有些來頭。至少是他惹不起的。

一想到這兒,他開始額頭冒冷汗了。

從他來到這客棧到現在,還真沒少遇到過一些麻煩事,但,大多都是小事,比如,有的人喝醉酒在客棧里亂砸東西,比如,有的客人口味刁鑽,罵伙房師傅手藝不好,也有客人到樓上客房睡覺時因為客房裡有老鼠而破口大罵並且退房。

遇到有人來說自己影響了他家的公子一生,這還是首次。

所以,一時之間,他腿嚇得有些發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自己遇到的這件大事了。

萬一,自己這段時間好不容易賺來的比平日里多得多的薪酬,全因為這人的公子給搭進去了,他該怎麼辦!

「你家公子到底怎麼了?」他手緊緊抓住桌子邊緣處,小心翼翼問齊方道。

「這麼和你說吧,我也不知道他怎麼了。也不知道他這句話的意思。」齊方如實回答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6章 外面何人

7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