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孔大夫何必明知故問

第418章 孔大夫何必明知故問

而從桃江鎮趕到許宅,用了差不多一天的時間。

到了許宅,當時齊方將店小二請到自己三公子那屋裡后,便聽三公子對他道:「齊方,你去將孔大夫叫來。」

齊方雖然有些納悶三公子讓自己去叫孔大夫作什麼,但也他二話不說便聽了命令去了孔大夫的房間,到了孔大夫的房間里,他沒有看到孔大夫人,於是等了半天,還是沒看到孔大夫的人,那時已經是夜幕低垂之時了,於是他到了前院,他想問問許大夫知不知道孔大夫去哪兒了。

到了前院,他在許大夫的房間里找到了許大夫,說了來由后,許大夫道:「孔大夫今日大概不會回來了。」

齊方驚訝道:「什麼?不會回來?那他去哪裡了?」

許大夫道:「他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許大夫便對齊方說了孔大夫的尋找土匪窩點的計劃。

齊方聽了后,焦急問道:「許大夫,請問你們見到土匪的那個鎮子可是南邊離這兒有六十里的鎮子?」他尋思著,只可能是那個鎮子了。

許大夫道:「怎麼,你也知道那個鎮子?」

齊方道:「我們從那裡路過過,所以知道。」

當然,關於那些「土匪」的真相他是不會告訴許大夫的。

知道了孔大夫的去處以後,齊方回到了他三公子的房間,對他三公子道:「三公子,孔大夫今日不會回來,許大夫說,他去那天我們去的那個鎮上了。說是要去那兒找土匪窩去了。」

當著店小二的面,他自然不能說是找周靜的兵營所在地去了。

他三公子聽了后立刻道:「走,我們過去。」

「三公子,我們也要去?」齊方道。

他覺得孔大夫的計劃也許真可以找到周靜的兵營所在之處。但是,孔大夫的這個計劃會讓他自己有危險那是肯定的。

「嗯……」就聽他三公子回答他道。

齊方心想孔大夫對自己三公子那個不怎麼理睬的樣子,並且還在琪兒面前說他壞話,自己三公子卻在他有危險的情況下還是想去找他,自己三公子真是太夠哥們了!

這麼一比較,顯得孔大夫就太不地道了!

這時店小二站在他們後面,看著他們往門邊走去的背影問:「那……我要一起去嗎?」

他來到這兒以後,還沒有機會弄明白自己到底是如何影響這位公子的一生的。畢竟,他還沒功夫好好和這位公子好好聊聊。

他沒想到,他剛來,他們就要去外面了,他聽他們剛才的話里有「土匪」兩個字,心裡就有點兒緊張了。

他可不想跟去。

他甚至想著,他們把他弄過來,莫非是讓他一起去打土匪的?這他可絕對不幹!不是他自私,他認為自己不會半點功夫,去也只是送死的,何必把自己當成雞蛋去碰石頭呢!

讓他放心的是,他話音落後,就聽齊方道:「你可以不去,我們可能會比較晚回來,現在是晚上了,等會你可以和他們一起去前院膳房那兒吃飯,吃了飯以後你可以住在隔壁屋,那兒還有一張空床。」

店小二茫然地點了點頭,看著那位尊貴的公子和齊方一起往外走去。

.

現在,齊方和三公子一起走在這個鎮子的巷子里,今晚天色可一點兒也不暖和,簡直是太冷了,冷得他敲鑼的手有些發抖,他尋思著,他剛才在這個鎮子上喊了半天了,孔大夫也沒跑出來,說明孔大夫肯定早就不在這個鎮子上了,所以,他現在只想讓三公子和他一起離開。

但是他能感覺得到,三公子完全沒有要回去的意思。

他只好又敲了聲鑼,繼續高聲喊道:「大家注意了,最近常有小偷偷錢,劫匪搶劫銀子的事情發生,請大家關好門窗,保持警惕……」

他聲音剛落,就聽到背後有個聲音小聲道:「你們別喊了。」

是孔大夫的聲音。

齊方和陸世康兩人於是迴轉身一看,身後站著的不是別人,就是孔大夫。

青枝剛才因為怕驚動了這鎮子里的年輕人,走路走得輕而急,到了他們面前時,才敢發出聲音。

她見陸世康轉過身來面對著她,便道:「你們快回去吧。」

陸世康剛想說些什麼,突然附近的巷子里傳來報腳步聲,於是他一句話不說拉起青枝的手便往邊上的院牆處走去。

到了院牆邊,他對青枝道:「快,踩著我的肩膀上去!」

青枝沒有別的辦法,只好踩著他的肩膀上了牆,然後跳到了院里。

很快陸世康也一起跳到了院子里。

齊方本來也想一起躲到院子里的,轉瞬想到,他的聲音剛才是在這兒響起的,現在如果聲音是突然從這兒消失的話,那麼不就讓人容易猜到三公子和孔大夫的藏身之處了?

所以,他繼續敲著鑼,重複著剛才的話,不急不慢地往北走去。

他相信自己一個人應該不會太讓人起疑,如果有人盤問,他就說自己是附近村莊的村民,因為這幾日連續幾個村上丟了不少的羊,所以主動出來一個村一個村地提醒一下大家,讓大家多加防範。

青枝和陸世康一起進了院子后,沒見齊方進來,輕聲對陸世康道:「他一個人走遠了……」

陸世康輕聲道:「他有分寸。」

眼下這樣是最安全的辦法,三個人一起進來,那麼三個人一起危險,齊方的做法是讓三個人都可以較為安全的辦法。

青枝便依在門邊聽外面的動靜。

就聽不久南邊有腳步聲傳來,聽起來不止一人,聽腳步聲應該有三到四個。他們很快經過了這扇門,往北走去。

不多時,就聽有人問道:「這位哥,你大晚上的喊什麼呢?搞的人睡不著覺!」

青枝明白了,說這話的人在假裝自己是這鎮上的居民。

青枝明白了,說這話的人在假裝自己是這鎮上的居民。

就聽齊方回道:「這位哥,我過來喊是來提醒大家注意小偷,最近我家裡丟了三隻羊,我們村裡加起來丟了十隻羊,我們村附近的別的村裡也丟了東西,眼看快過年了,小偷比之前還猖狂,我便主動過來提醒下大家,注意防範小偷,這位哥,您雖然是鎮上的人,可能不養羊,但也得小心了,畢竟,這年底了,誰知道小偷能看上您家裡什麼東西呢……」

就聽剛才問齊方話的那年輕人道:「多謝提醒了,我們鎮上還沒人丟過東西,你現在可以去別處了。」

齊方道:「那看來小偷是盯上我們那一片的村了,可能小偷就是我們那附近的村裡的,既然這鎮上沒怎麼丟過東西,那我就不多事了,告辭。」

齊方說完,收起鑼,往北走去。

然後青枝便又聽到了幾個人的腳步聲往南走去。看樣子他們是打算返回自己之前的住處了。

在腳步聲遠離了這個巷子以後,青枝對陸世康道:「你們過來做什麼?」

陸世康道:「孔大夫何必明知故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8章 孔大夫何必明知故問

7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