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人錯一次就會有兩次

第419章 人錯一次就會有兩次

青枝輕聲道:「我可不知道。這兒說話怕有人聽見,你快回去吧!」

說話間她四下里看了看,從這院子里看不到別處的燈火,這個院子里雖然沒有燈火,但,誰知道這院子里和別的院子里有沒有住人?

萬一是住在巷子里的人熄燈入睡了呢?

「這巷子里沒住人。」陸世康道。

「你又知道了?」青枝道。

「在這巷子里,雪地里的腳印沒有通向某個門口處的。」陸世康道。

她只記得巷子里是有腳印的,而且還不少,說明這兒平日里有人經過,但有沒有腳印通向哪個住宅門口,她壓根兒沒注意也沒時間去注意,畢竟剛才她走的匆匆忙忙。

不想和他閑聊,也不想近距離接觸,她覺得他現在就站在自己身邊離自己太近了,於是退了一步,「就算這兒沒有人也不能說話,因為本大夫不想和你說話。你要想說話,應該找你未來夫人說去。」

「除了孔大夫,沒有人可能會是本公子的未來夫人。」

「陸公子,你是不是當本大夫是個很好騙的人?」他說的話,她現在可是一個字都不信。

「孔大夫此言差也,本公子一向認為孔大夫是個聰明得誰都騙不了的人,只是可惜,孔大夫在面對本公子的時候,會有糊塗的時候,比如現在。」

青枝懶得和他多說,道:「你要怎麼才能離開?現在晚了,我要回去睡覺了。你也該回去了。我是不會和你一起回去的。」

「你那個方法不行。」他道。

「怎麼不行了?」

「我們曾經一起去過明月山附近的山間盆地,見過他們不少的的人,所以你進了兵營,會有許多人能認出你來。」

這一點青枝不是沒想過,但是,她認為她不一定會和他們打照面,畢竟自己到那兒是後勤兵,等兵營里的人來吃飯時自己站在伙房燒灶的地方不出去就好了。

「我不會有事的,再說了,我有沒有事,和陸公子沒什麼干係......」

「怎麼能說沒有干係?孔大夫若是遇到了什麼意外,本公子將會孤苦伶仃一輩子......」

「呵,一輩子!好像陸公子能忍得住一個月不找女子似的。」

「孔大夫,有沒有人說過你的眼睛很美?」

她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轉變話題,只是冷冷回了一聲:「沒人說過。」

作為江北城人眼裡的一名「男子」,可沒人說過自己的眼睛美還是不美。他們只是覺得作為男子,皮膚白得過分了些,因此陽剛之氣少了些。

「孔大夫的眼睛很美,可惜,這雙眼睛竟然不識人心。」他道。

「你要想讚美,還是去讚美你那未來夫人的好。」

「本公子剛才的話是讚美么?」

兩人說話間,一簇雪被風從樹上吹落了下來,正好落在青枝的右邊臉頰上。

她立刻感覺到了刺骨的雪的冰涼。

下一瞬間,她看到他抬起手來,將她臉上的雪輕輕拂去,然後,他的手便放在她臉上,不曾拿開。

她抬頭看他時,見他正看著自己。

雙目交接之時,她道:「陸公子,本大夫只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情。」說著把他的手從自己臉上拿掉了。

「什麼事情?」他看著她雪光之下白的晶瑩剔透的面孔道。

「我和你已經再無可能。」

「孔大夫不覺得自己過於武斷了么?」

「這是果斷。」她轉過面孔,不看他的臉,免得被他深情的目光動搖了決心,「我決定的事情就不會再反悔。還請陸公子不要強人所難。」

就聽他道:「好,我答應你。」

「答......答應我什麼?」

「你剛才說的。」

「哦……」她無意識一般應了一聲。

也不知為何,心裡突然湧起一陣失落感。

「走吧。」他道。

「去哪?」她問。

「齊方肯定在外面等我們。」他道。

她回道:「好,但是出去之後,你回許宅,別硬讓我也回許宅。」

他並不回答她這句話,而是走到牆壁邊,抬頭看了眼牆頭道:「還是那種方法,你踩我肩上。我們出去。」

「不了,陸公子的肩本大夫已經不適合踩了!」她語氣有點兒激動。

「為何?」他站在牆下,迴轉身看了她一眼。

她趕緊扭過頭去,不與他對視。

她知道自己的臉色現在肯定失落得很。所以,她不想被他看到自己這張臉。

她只是回他道:

「男女授受不親陸公子都不明白么!」

「明白,但為何剛才可以,現在不行......」

「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剛才我和你還沒......」

「所以你是因為我答應分開而生氣?」

她聽得出,他又是調笑的口氣了。

「才沒有!陸公子這種人,和本大夫完全不是同一種類型的!我們本來就不該發生過任何事情的!」

「那既然發生過了,孔大夫打算怎麼把它從心裡除掉呢?」

「要你管!」

她看著院牆邊的一棵樹道。

那顆樹在風的吹拂下往下飄著細碎的雪,看著如夢似幻。

可惜,她沒有半點心情欣賞。

接下來沒聽到他的回話,於是她便扭頭看了他一眼,想知道他在幹什麼,便看到他依在牆邊,看著自己,眼裡有一絲意味不明的東西。

「都分開了,你還看我做什麼!」她道。

「看孔大夫生氣的樣子。」

「我......哪有生氣?」

「假如這兒有鏡子,孔大夫就可以看到自己這張氣呼呼的臉了……」

「其實我可高興了!」她道。

「我相信。」他道。

她又想起以前,他每次說這句的時候,後面幾乎都有親密的動作。

但她想現在他大概不會了。

他剛才不是說他答應和自己分手了么?

想起剛才他那句話,心裡又是一陣苦澀。

正胡思亂想時,人卻突然被他拉到了他的懷間。

「如果孔大夫真的離不開本公子,那麼剛才那句話當本公子沒說。」他把她摟住,低頭對她道。

「你肯定是誤解了,本大夫聽了那句話開心極了!」

「我相信。」

說完他把她摟得更緊了。

「那既然我們成了陌生人,你還要......」她接下去的話沒有出口。

「不,我們永遠成不了陌生人了……熟悉的人怎麼再變成陌生人?」

「不是陌生人也該避嫌……」

話還沒落,她的下巴已經被他抬起。

他的唇深深地吻了上去。

她想要推離他,卻覺得自己身子軟軟的使不上力氣。

她心裡又羞又氣,因為她再次體會到了自己面對他不夠堅定。

她明白了,人錯一次就會有兩次,錯兩次就會有三次,三次就會有無數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9章 人錯一次就會有兩次

7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