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你是來說笑話的?

第421章 你是來說笑話的?

本來她想執意下去,又想著下去的結果還是一樣,會被他抱上來,就懶得折騰,於是乾脆安安靜靜地坐在馬上。

放眼望去,是一片雪野。夜晚的雪野茫茫然一片,放眼看去,不太看得清路和田野的界限。

馬匹一直往北行去。

他沉默著,她也一樣。

.

此時的許宅後院,除了青枝和陸世康的房間,其它房間里都還亮著燈。

但是,只有一個房間里有人。

那就是齊方隔壁的那間。

房間里如今除了本來就住在那兒的人,還有兩人。

那另外兩人分別是另外一個塘報騎兵,以及客悅客棧的店小二。

他們之所以聚集在這兒,是因為店小二。

店小二在陸世康和齊方兩人出去以後,按著齊方說的,到了隔壁那間齊方的房間。

在那兒呆坐了一會兒以後,他就坐不住了。

到現在,他還是有些雲里霧裡,不知道自己正在經歷的到底是什麼事。

所以,他見其它房間里亮著燈,門也還沒關,就先站在門口往裡看了看,就見一個衣著身材魁梧的年輕人坐在床邊和另一個著農夫衣著的身材消瘦精幹的年輕人在說話。

他們的對話內容是:

「陸公子和齊方二人也不知道去哪了,傍晚的時候就不見人了。」

「就是,還有就是齊方出了一天的門,也是不知道去哪了。」

「你說,會有什麼事情?」

「誰知道啊……」

「算了不說這個了,咱們睡覺。」

這塘報騎兵說著起身打算關門時,看到了在門外鬼鬼祟祟的露出一隻頭來的店小二。

「誰!」這塘報騎兵立刻提高警惕地看著店小二說道。

這時店小二隻好現身,從門柱邊走到門邊,道:「我是最北邊那位公子請來的。」

去關門的塘報騎兵疑惑地看著他,走到門口,道:「你說是最北邊的公子請你來的?你是何人?」

這店小二道:「我是桃江的一個客棧的店小二。今天早上,一個小廝到了客棧,對我說了一句我這輩子聽過的最意外的話。」

這塘報騎兵疑惑問道:「什麼話?」

店小二不答,反而問道:「你們是誰?你們認識住這排屋子的最北邊那個房間里的公子嗎?」

塘報騎兵道:「自然認識。」

店小二道:「所以,你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叫我來?」

店小二看著站在門口的塘報騎兵,這塘報騎兵比他高一頭,所以他得微昴著頭才能看到他的臉。

他發覺,這位站門口的高大的年輕人,也還去找他的那個小廝一樣,對於此事一無所知。因為剛才他問他他是何人。

塘報騎兵回答他的話證實了他的猜測,塘報騎兵道:「我們根本不知道這回事。」

店小二神神秘秘指著自己的臉說道:「小哥,你好好看看我的臉,能不能發現一點兒與眾不同的地方?」

這塘報騎兵仔細端詳了他一眼,道:「沒發覺。」

店小二道:「那您覺得,我會是那種能影響某個人一輩子的人嘛?」

塘報騎兵震驚道:「這位小哥,你是不是……」他本來想說這店小二是不是糊塗了,但轉瞬一想,這話似乎不太禮貌,就沒說出口。

本來坐床上的那個身材魁梧的塘報騎兵聽到他們的談話,也來了門口,問店小二:「你剛才說什麼?」

店小二道:「我剛才問你這位兄弟,我看起來像是那種能影響某個人一輩子的人嘛?」

身材魁梧的塘報騎兵白了他一眼,道:「你是來說笑話的?」

店小二連連擺手道:「笑話?我這人可不會說笑話了。我直說吧,還真有人說了,我就是會影響別人一輩子的那種人。他要不是騙子,那我就是騙子。所以我覺得他可能是騙子……」

說到這兒,他突然又想起,自己剛來那位公子和他的小廝就走了,還說了個不太能讓人信服的理由,莫非,他們把他安置在這兒,去桃江客棧行動去了?

這麼一想,他快嚇得腿腳發軟了。

對,要不然怎麼會這麼巧,他剛來,他們就走,一定是早就周密布署好的行騙!

他只是沒想到,那位公子看起來人模人樣的,一副尊貴無比的樣子,沒想到竟然是個騙子!

如果他是騙子,那他的同夥也一定是騙子無疑了,畢竟剛才他們說認識那位公子,那肯定就是他的同夥!

可憐他竟然還在和他們說話!

他氣呼呼對這兩個塘報騎兵道:「你們這些騙子,騙子!你們做什麼事不好?非得行騙,我和你們拼了!」

剛想揮舞拳頭,又覺得自己不是兩人的對手,手便又縮了回來。得了,君子動口不動手,若自己先打起來,對方還能會讓著自己?

這時隔壁的那個塘報騎兵也開門走了過來,問:「發生什麼事了?誰是騙子?」

店小二氣呼呼道:「你們都是騙子!想騙我們客棧的銀子,我告訴你,我回去就報官府,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身材魁梧的塘報騎兵笑著說道:「小哥,你是不是對我們有什麼誤會?」他還沒說他是個瘋子呢。

莫名其妙問別人他是不是一個會影響別人一輩子的那種人,不是瘋子是什麼人?

這種問題,只有傻缺才能問得出。

店小二不理睬這魁梧的塘報騎兵的話,仍是用氣呼呼的語氣說道:「哼,誤會?我也希望是誤會,但是,這就是你們早早謀划好的計謀!把我騙到這兒來,你們的人再去客棧偷銀子!剛才那兩個人就去了!」

「偷銀子?」住青枝隔壁的那塘報騎兵不解看了他一眼。

「哼,你們不就是為了偷我們客棧的銀子,才想出的這種引我出來的下作辦法嗎?」

這時身材魁梧的塘報騎兵看了另外兩個塘報騎兵一眼,對他們使了個眼色。

另外兩人立刻會意,他的意思是三人要先交流一下,等會再和這店小二交流。

因為既然這店小二是陸公子請來的,那麼陸公子必然是有用得著他的地方。

所以,他們得避著店小二交流一下。

這時候三人一起進了屋子,然後把店小二往外一推,便把門在裡面反閂上了。

店小二在外面拚命拍門,他們就當沒聽到似的。

這時其中一個塘報騎兵輕聲道:「你們說,陸公子請他過來會有什麼用意?」

另一個塘報騎兵輕聲道:「莫非是為了尋找周靜的兵營,有用得著這店小二的地方?」

第三個塘報騎兵道:「也有這個可能。可能他在哪兒打聽到了周靜曾經住過那個客棧?」

「可是,她不是一直住在兵營里嗎?」

「那會不會她的派出來的塘報騎兵住過他的客棧?」

「嗯,有這個可能。」

「但是具體是什麼原因,咱們也不知道,這樣吧,咱們先好好和這店小二聊聊,首先,讓他知道咱不是壞人,其次,咱要說,他一看就是那種會影響別人一輩子的那種人。要不然他就會把咱們當成騙子。」

三人交談完畢以後,便開了門,這時店小二還在拍門,門突然被打開,他一個站不穩,差點摔倒在門口。

「你們三個剛才在說什麼壞話呢?」店小二瞪著眼睛道。

「我們怎麼可能說什麼壞話?我們在說您的好話。」那位身材消瘦精幹的塘報騎兵道。

「說我的好話?」

「這位小哥一看就是英明神武之人,難道沒有人曾經說過么?」

「哼,你們想給我灌迷魂湯,把我灌得暈乎乎的,然後好行騙,別以為我不知道!」

「你那客棧我們都沒去過,為什麼要騙你?」

「少來,你們肯定早就打探過了。你們無非就是覺得我們那客棧現在沒什麼人,就我一個人守著,就起了歹心。」

就在這時,齊方已經回來了,剛來到後院,就聽到了店小二的話,他連忙走到這個房間門口,對店小二道:「小哥,我們公子快回來了,您這邊請。」

店小二見齊方這麼快就返回了,心想莫非剛才自己判斷錯誤?

畢竟,他和那位公子要是去桃江鎮,怎麼也不可能那麼快回來。

「你說你們公子快回來了?」他不太相信地說道。

「嗯。您在這兒再稍等一會。」

「好。」

店小二覺得自己的疑惑快解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1章 你是來說笑話的?

7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