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出發

第424章 出發

話說青枝回到自己房間后,便先躺在床上,開始等待夜深人靜的時刻到來。

到了戌時左右,她猜測大家應該都睡了,便起了身,輕輕開了門,到了門口,先看了看另外幾個房間,見所有的房間都是黑漆漆的,沒有燈光透出,於是關了自己這邊的房門,輕手輕腳去了前院的馬棚,牽了匹馬,往院門處走去。

院門在裡面閂上了,她將門閂往左移開,開了院門,牽馬出門以後,便又把門輕輕關上,然後轉身上了馬。

兩刻鐘以後,她便騎馬回到了南邊的鎮子邊上。

因為不便把馬騎進去,她在鎮北先下了馬,然後拍了拍馬背,指了指北方,道:「回去吧。」

馬像是能聽懂她的話似的,在她往前走了幾步后,便掉轉了馬頭,往北行去。

她則匆匆地往南走。

到了之前自己睡覺的那個宅子的院牆處時,她輕鬆地藉助牆外的樹翻過了院牆,然後走到正屋外翻過了窗戶,便點燈睡覺。

第二日,天剛剛亮,她便聽到了院門處的一陣敲門聲。

她趕緊起了床,來到院門處往外看了看,見是柱子,因為院門在外面鎖著,所以她走到院牆處,對柱子道:「柱子哥,我在這兒。」

柱子端著一碗上面加了少許煮的稀爛的菘菜葉的飯,遞給她道:「你現在先吃飯,我就在這兒等你吃完。」

青枝道:「好。」

她將飯端回房間吃完以後,便又來到了院牆處,將碗端給柱子的時候,她問:「今天我能去參軍嗎?」

柱子答道:「現在還不知道,你在這兒先等著,等他們來的話,我就來叫你。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青枝道:「我叫秦嬌。」

柱子道:「你得改個名字了,得改個男子名。要不,你想個男子名吧。」

青枝思索片刻,道:「叫秦康吧。」

「好。我會記住這個名字的。」

柱子說完便端了碗離開了。

青枝便在正屋的廊邊站著等著。

大概等到巳時左右時,她便聽到了院門處的敲門聲,接著便聽到柱子的聲音:「秦康!秦康!」

青枝便又走到院牆處,便見柱子站在牆邊,對她道:「出來吧,他們來了。」

青枝道:「好,我馬上出來。」

她翻過院牆后,柱子便帶著她往南走去,走到一個往西拐的路口時,又帶著她往西拐去。

到了那天她去過的那個鎮西的堆著許多菜的小巷時,她便看到有許多馬車停在路邊,許多穿著農夫模樣的人在往馬車裡裝菜。

也有的馬車已經裝好了菜,便蓋上了帘子,開始出發離開了。

她明白他們為什麼要用馬車裝菜了,是為了偽裝成馬車裡面有人的樣子。畢竟,轎簾一蓋,沒有人能知道轎子里裝的是菜。

她看到有幾個菜攤前的年輕人在往馬車裡裝菜,那天和她聊天的年輕人還是在菜攤的最東端,他看到青枝跟在柱子後面過來時,對她笑了一下,道:「今天你就要出發了。你還是最後再想想,是去還是不去?」

青枝對他笑了一下,道:「我已經想好了,自然是要去的。不然回去還是要被父親賣給張老頭。」

那年輕人不再說話,只是笑笑。

那年輕人身旁的另一個在往馬車裡裝菜的年輕人對柱子道:「她就是那個被父親賣了的姑娘吧?」

青枝猜測,問話的這年輕人應該也是後勤兵,他裝著的馬車應該是他趕的那輛。

柱子這時回道:「嗯,就是她。齊明,你們回到兵營后,可別跟別人說她的身份是個姑娘。你也知道,一個姑娘家在兵營里可不那麼容易。」

被柱子叫成齊明的那年輕人道:「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他好奇地用他的小眼睛看了眼青枝,彷彿在想像著她穿女裝的樣子。

柱子見齊明一直在看青枝,道:「眼睛往哪放呢,快裝菜。」

齊明道:「我只是想看看這個新的後勤兵是怎麼樣的人,都不行?」說著他便又開始裝菜。

柱子也幫著裝菜,邊裝邊道:「齊明,我把這姑娘交給你了,你這個轎子今天少裝些菜,讓她能坐在後面。」

齊明道:「沒問題。這轎子要是男子坐,我就不樂意了,但是,姑娘家坐,我巴不得呢。」

柱子往轎子里看了看,見菜已經裝了三分之一了。菜是直接雜亂地堆放的,他將前面的幾棵菘菜拿到後面,好讓青枝的腳有可放之處,擺好菘菜以後,他道:「差不多了,再裝她就沒處落腳了。」

齊明也往轎里看了一眼,道:「行,那讓她坐上去吧。」接著他扭頭看了眼青枝:「姑娘,快坐進去,就坐在菘菜上,咱們馬上出發了。」

青枝便邁動腳步,邁上轎子。她沒有凳子可坐,可好坐在一堆菘菜上。

坐到轎子里時,她聽到柱子在說:「對了齊明,回去以後,你和兄弟們說聲,你們下次就不再來這兒了,畢竟,這兒上次已經被人發現了,新的適合作為菜場的地方我們還在找,你們下次出來裝菜要等我們找到新地方才能出來。」

齊明道:「什麼?被發現了?什麼時候的事?」

柱子道:「就是上次你們走了以後的事。幾天之前。」

齊明道:「行,回去以後我便和兄弟們說說這事,不過,你們可行儘快找到新的地方,畢竟這麼多人要吃飯呢。」

「地點可不是那麼好找的,得找沒什麼住戶的鎮子,邊上還得有許多菜地的。」

「那也得儘快啊,這樣吧,我回去稟報高將軍一下,這些日子大家只能先少吃些飯菜了。」

齊明說完,便開始啟動了轎子,突然聽到柱子疑惑問道:「齊明,你先等一下!為什麼是稟報高將軍?而不是稟報周靜郡主或是祁將軍?」

齊明這時停了轎子,壓低聲音道:「對了,你還不知道這事吧?周靜郡主被人下毒,被鄭公子帶出去求醫了,現在生死不知。至於下毒的人,聽說就是祁將軍的兩個相好的之一。」

柱子震驚地看著齊明,問:「什麼,竟有這種事?那……祁將軍又去哪了?」

齊明道:「誰知道逃哪去了。」

柱子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齊明道:「就是昨天早上的事。哎,現在也不知道周靜郡主到底怎麼樣了,也不知道她在哪兒。軍里現在啊,沒有了主心骨,是一團亂。大家連訓練都不訓練了,整天在議論著這件事情。」

柱子道:「那要是周靜郡主死了,那咱們是不是就得回家種田去了?」

齊明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到時候周靜郡主死了,咱歸誰管,會不會讓咱們回家,誰也不清楚。」

柱子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齊明道:「和你說了那麼多,我得趕緊出發了。」

齊明便啟動了轎子,出了巷子,往南行去。

本來青枝以為他們這些裝菜的是一起出發,隊伍應該是浩浩蕩蕩的,沒想到他們都是各自單獨出發。

不過,她承認,這的確是更隱蔽一些,畢竟,浩浩蕩蕩的馬車隊伍極容易被人看出端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4章 出發

7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