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這個大夫太年輕

第42章 這個大夫太年輕

待換好了葯,青枝便沉默走出了陸世康房中。

回到房中,愣了半晌。

她自己也捉摸不透自己現在的心情。

如齊方所言,自己行醫時見過男子裸露上身的時刻多了去了,其中不乏一些長相英俊的公子,可是,在其他任何人面前,她卻是從來都面不改色心不跳。

在面對病人時,她眼裡便只關心他們的病症,根本不理會他們是男是女。

因何在面對陸世康時,就是無法做到淡定自如?

一想到自己剛才又在他面前臉紅得像熟了的桃子,她便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看到外面天色已經放晴,從半開的窗口看去,陽光照在樹葉的雨滴上,發著晶瑩剔透的光亮。

看樹木陰影的方位,她推測現在也只是巳時左右,於是,決定出去行醫去。

主意一定,便出了門。

一路往東,走了半天方才想起忘記帶藥箱了,但此時又懶得回去拿,只好繼續往前行。

約走了一刻鐘,到了昨日下午回來之前去的那個村子。

因為昨日那村裡有人預約過,說希望她今日再去,昨日那人在邊上站了許久,卻一直未能輪得上。

她剛走到那個村子,便有很多大人和孩童圍上來,有看熱鬧的,有真來看病的,還有的就是圖個人多有人說話的。

她剛剛到,就有邊上的兩個善意的村民去家裡抬了一張桌子和兩把椅子過來,放在一顆粗大的樟樹下,對她道:「大夫還是坐坐吧,一直站著太累了。」

桌子雖舊,椅子也多處外漆斑駁,但青枝沒有任何嫌棄之色地走到木椅前,坐了下去。

為人把脈問診時,她聽到有人在竊竊私語:

「這小大夫皮膚真白。長得真好看。」

「誰說不是呢?」

「要是他天天能來這兒就好了。」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說道。

「看你,魂都丟了吧。」另一個女子打趣的聲音傳進她耳朵里。

不知不覺間,人越圍越多,附近村子里不少人都過來了,很多人來此為的不是來看病,而只是來看看這個傳說中的長的頗為好看的小大夫。

人群將青枝圍著了一個圈兒,她在圈內坐在破舊木桌前的破舊木椅上給要看病的人看病,病人坐在她對面的破舊木椅上,圈外的人則說說笑笑。

在她為今日的第九個人把脈時,人群外突然響起了一個嘶啞尖細的聲音:

「請大家讓讓!」

頃刻便有個人站在青枝面前,此時青枝正在低頭為病人把脈,未曾注意到突然站在面前的那人。

「你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好看的大夫是吧?」剛才那嘶啞尖細的聲音此時在青枝頭頂上方響起。

青枝抬頭,見是一個年約三十來歲的男子,身形清瘦,穿著深藍色織錦長衫,頭頂一支銀髮簪將發束束起,嘴唇很薄,眼窩凹陷,顯得眼睛又大又圓。

「你是?」青枝看著他,在一眾凡夫俗子中,這人面色的優越之色顯而易見,且看其穿著,應是家世不錯之輩。

「我家姑娘想要請你過去為她醫治醫治。」來人身軀略彎,對青枝道。

「請稍等片刻。」青枝道。

眼下正在給一個三十來歲的漢子把脈,把了片刻后,她對這漢子道:「大哥應是無礙,只是著了些涼。多喝開水幾天也便好了,若是不放心,也可以去附近藥房配些葯來吃吃。」

說著,站了起來,對那著深藍色織錦長衫的眼窩凹陷的中年男子道:「你家姑娘在哪?」

「在附近山上,大夫請隨我來。」男子彬彬有禮道。

說著,便在前面領路,人群此時開了一條路,讓他經過。

青枝於是跟在他後面。

這男子一直沿著一條山腳下的小路往西行去,大約走了半個時辰,到了仙女山腳下。

「我家姑娘在此山中。」這人在前面頭也不回說道。

一個要她去為其看病的姑娘,反而在山中閑逛?青枝有些不解。

跟在他身後,沿著上山的台階,一路往仙女山上面走去。

此時已經將近正午,遊人三三兩兩,有說有笑,大部分是往下山的路去的。

早上落的那一場大雨,使得山間還有些濕氣,需小心行走,以免腳下打滑。

行到半山腰處,只見前面二十丈遠處有一個轎子,有兩人用登山轎抬著一個遠遠看去便可看出年輕貌美的女子,眼下轎子未行進,正在路中間停著。

那女子身穿石榴紅雲霧綃長裙,裙邊妝點著朵朵荷葉,頭插一支綠玉步搖流蘇簪,手戴墨綠玉手鐲,正悠哉悠哉地半躺在轎中。

旁邊站了兩個年輕女子和一個中年男子。

兩個女子身穿淺粉羅紗長裙,一眼望去也是年輕貌美。

那男子和剛才去村中找她的男子穿著一樣,也穿著深藍色織錦長衫。身形修長消瘦。

只聽那兩個女子中的一個道:「娘娘,您病了,咱還是快回京城吧,真出點什麼事,可怎麼辦?」

「說了不要在外面叫我娘娘,要叫我木容姑娘,怎就記不住?」這年輕貌美女子說道,聲音嬌俏中帶著威嚴。

「木容姑娘,我一著急就忘了。」邊上的女子連忙解釋。

「誰要你那麼急了?」

「奴婢這次一定記牢了。木容姑娘原諒奴婢吧!」說著就欲下跪。

「在這兒下跪?不是擺明了讓人覺得我待人嚴苛?」

「奴婢只是想讓姑娘消消氣,不是想要木容姑娘難堪,木容姑娘待我們素來是極好的,旁人怎會輕易根據一個姿勢便胡亂猜測……」旁邊的女子還未跪下,只曲了膝,此時連忙站了起來。

「不必多解釋了,咱們出來玩,以後不必那麼多繁文縟節......」

「是,木容姑娘。但奴婢還是想提醒一句,咱得早些回京城了,木容姑娘真病了的話,太......公子會將奴婢們處死的……」

「不用再說了,本木容姑娘耳朵已經起繭了……」

「是,木容姑娘......」

就在青枝以為這些人只是會路過的遊人時,只聽那轎里的年輕貌美姑娘對著這邊喊道:「嚴福,這就是你找來的那好看的小大夫?」

帶著青枝過來的這男子立刻回道:「是的木容姑娘,這就是那好看的小大夫,我去的時候他正忙活著呢……」

說話間,這位嚴福已經走到了這位被他稱為木容姑娘的姑娘旁邊,向她賠笑道:「木容姑娘,這下總可以好好讓大夫把脈了吧,這次的大夫可不是之前您嫌棄的山野粗夫了吧?」

此時青枝也站在了邊上,正打算向前,就被剛才站轎子邊上的那個男子攔住了,「大夫稍等片刻……」

這男子轉身對轎內女子恭敬說道:「可是,木容姑娘,這個大夫也太年輕了,咱還是再換一個吧,之前那些大夫雖然看起來是山野村夫,但起碼看過多年的病,不說別的,經驗總是有的,這個大夫......」

「本姑娘就是不愛讓山野村夫污了本姑娘的手,就喜歡長的好看的大夫,怎麼了?有問題?」

「沒......沒問題,可是,這大夫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年輕了點,奴才也是擔心姑娘的身子,萬一被誤診了,就......」

「少啰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章 這個大夫太年輕

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