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一燈如豆

第429章 一燈如豆

接下來,那大夫就先在藥房的柜子里拿了三錢甘草,又去他家的廳堂的柜子里拿了三錢茶葉,然後再去他家的伙房拿了三錢竹筍,拿好這三樣以後,便到了伙房,讓他正在伙房裡忙著燒菜煮飯的夫人先停下炒菜,對她道:「飯等會做,先把這個煮了。」

他家夫人摟了摟和他一樣花白的頭髮,道:「怎麼,這是哪個病人用的?」

從傍晚開始,她就來到伙房裡開始準備吃的,所以根本不知道家裡來病人了。

大夫道:「一個中毒的,所以你得先停下做飯,這可是解藥。」

「這是解藥?茶葉,竹筍都能是解藥了?」

「讓你煮你就煮,快點。」這大夫說著便離開了伙房。

他家夫人只好把鍋里已經放進去的打算炒的菜先用鏟子鏟了出來,然後把茶葉,竹筍和甘草一起放進鍋里,接著又倒入一大勺水,開始生火熬煮這三樣東西。

熬煮個把時辰以後,天已經完全黑了。

周靜喝了大夫的夫人端來的那葯以後,問青枝:「要喝幾天方才將體內的毒素完全清除?」

青枝道:「要看下毒之人下了多少毒,少的話,兩日便可以將毒解盡,多的話,便需更長時間。不過,一般不超過十日。「

周靜便向大夫買了夠十天用的竹筍,茶葉,甘草。她要趁黑回到兵營里去。

在回去路上時,齊明方才告訴周靜青枝的身份:「周靜郡主,給你看病的這個人並不是什麼小大夫,而是個後勤兵。當時之所以說她是小大夫,是怕在別人家裡說出後勤兵這種字眼暴露了您的身份。」

周靜道:「是么?他叫什麼?」

齊明道:「秦康。」

周靜這時坐在轎中對青枝道:「謝謝你,秦康。」

青枝在齊明趕的轎子里道:「郡主您客氣了。」

周靜問:「你幾時進的後勤?」

青枝道:「今日剛進的。」

周靜的語氣有一絲懷疑:「今日剛進的?」

齊明道:「對的,我們在半路上遇到她,她說想參軍,我們便把她帶進來了。」

要不是青枝剛好可以救周靜的性命,周靜必然會對青枝的身份追問到底,畢竟,上次後勤兵從半路上撿來的兩個人,竟然是祁連的姘頭,她們差點害死了她。

現在,她對半路上撿來的人已經有了深深的警惕之心。

但是,這個新來的後勤兵卻是個一出馬便解救了自己的人,所以,她覺得自己若是再東問西問,便顯得有些失禮了。

也因此,她在齊明回了她剛才那句話以後,便不再多說什麼。

兩輛馬車在四面是雪的野外行著,回到四處環山的兵營時,已經將近半夜。

青枝被安排在了一個後勤兵們睡的一個房間。

那房間里全是後勤兵,除了她,一共睡了九個人。

齊明對大家介紹了她以後,便道:「以後這秦康兄弟便是咱們的人,誰也不能欺負她是新來的。你們要知道,她是救過周靜郡主的命的。」

其中一個後勤兵道:「什麼,他救過周靜郡主的命?」

齊明便把今日的事情和大家大概說了一下。

所以,這一晚上,青枝本來擔心的受排擠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她決定幾天以後,等後勤兵再出去運菜時,便和他們一同外出,然後便找個機會逃出此地。

這一晚,她早早就睡了。

.

在這個夜晚,一燈如豆照耀著周靜的房間。

她躺在床上。

窗戶邊卻站著一人,不是旁人,正是鄭杭肅。

他站在窗前,背對著周靜,面朝外面的夜色站著。

也不知是因為他擔心她再遭意外,還是因為別的,從回來開始,他並沒有離開過她的房間。

現在,萬賴俱寂之時,房間里安靜地能聽到一個人的心跳聲。

「鄭大哥,你還不回去休息么?

她聽到的他的回應是:「不回。」

「你是擔心我?對不對?」

「嗯……」

她知道他擔心什麼。

萬一解藥無效,萬一其他將士為了替祁連報仇也進來興風作浪,萬一……她活不過今晚。

「那你為何要離我那麼遠?之前在以為我快死的時候卻可以離我那麼近?難道你是覺得我要好了,便又開始遠離我了么?」她看著他窗戶邊的背影道。

他沒有回應她。

「要是知道我一好你便開始像以前一樣遠離我,我倒寧願自己一直半死不活的……」

這兩天在轎中,她一直依偎在他懷裡,而他也一直將她攬在懷中,那種雖然將死卻又幸福得飄飄然的感覺在她心裡刻下了極深的痕迹。

看到他的背影仍然站在窗前,一動不動,她道:「鄭大哥,我冷,幫我把被子蓋嚴實一點。我起不來,沒辦法自己蓋好。我的胳膊太沉了。」

他轉過身,走到她床邊,幫她將被子蓋得嚴實了些。

她對他道:「你坐在這兒陪我說會話吧。」

見他沒有反對,而是拉過了一張椅子,在她床邊坐了下來,她道:「鄭大哥,你會在這兒守著我一整夜,是么?」

過了片刻后,他方才點了點頭。

「你在這兒一整夜,你說外人會怎麼說我們?他們會覺得我們已經……」

他沒有回話。

她又道:「不過,我不在乎旁人說什麼。我想,鄭大哥也是不在乎的,不然鄭大哥就會離開了……」

他還是沒有回話。

她將手放在他手裡,然後對他莞爾一笑。

他看了她一眼,沒有回話。

但她能看得出,他的眉頭在那一瞬間舒展了一下。

之前他一直眉頭緊皺著。

重要的是,她把手放在他手裡后,他並沒有拿開她的手,而是讓她的手一直在他手心裡放著。

沉默有時候便是更深的情感交流。

無聲勝有聲之時,屋外的風吹打著窗欞,發出「吱嗄吱嘎」的聲響。

也不知這樣過了多久,桌上的蠟燭漸漸地熄滅了。

在蠟燭熄滅之後,周靜道:「鄭大哥,你打算就這樣坐一夜么?天氣太冷了,你躺上來暖和暖和吧。」

她本來以為他並不會照她的話去做,卻在話音落後聽到了他脫下外套的聲音。

很快,他躺在了她的身邊。

感覺到他就在身旁,她心跳得厲害,一動不動地躺著。

當他的手在瞬刻之後將她攬向他時,她感覺到了極致的幸福。

如果說之前因為擔心死之將至而讓幸福多了些凄楚的味道的話,現在她感覺到的則是單純的幸福。

她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突然對她轉變了態度,是因為曾經以為要失去了她,所以現在才知道她的不可或缺么?

在她胡思亂想時,他的吻也如期而至。

而在他吻著她時,她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一個看起來面孔冰冷的人,在吻著一個心愛之人的時候,那吻也是一樣火熱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9章 一燈如豆

7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