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一天

第431章 一天

到了第五日時,山下的雪已經化完,山腰處的雪化了一半,山頂處的雪仍然零零散散地覆蓋在草木之上。

這天早上醒來的周靜,感到自己的身體已經完全沒有了中毒的癥狀。

經歷過生死的她,對人生多了一番感悟。

該做的事要立刻去做,萬不能猶猶豫豫。

早上時,在鄭杭肅出去以後不久,她也出去了。

她猜他定然去了訓練場,因為他無處可去。所以,她也去了訓練場。

在訓練場邊,她看著那些人數眾多的支持鄭杭肅的新兵和她那些殘餘士兵一起訓練,兩邊隔開一定的距離,如同井水不犯河水。

鄭杭肅是站在那些支持他的新兵邊上的。

她走到他近旁,沉默了片刻后,忽然出聲對眾士兵說道:「大家先停停,我有事宣布。」

所有的士兵都停了下來,將兵劍拿在手裡,茫然地看著她,想知道她突然出聲要宣布的是什麼。

看到士兵們都在望著自己,她呼了口氣,盡量以淡然的語氣說道:「你們聽好了,我要宣布的是,明日便是我和鄭公子結為良緣之日,以後你們所有士兵便是一家,不該再分你我。」

她說完以後,感覺到鄭杭肅向自己看了一眼。在眾人面前,她沒有回看他,而是繼續說道:「既然明日是個大喜之日,大家明日可免了一天的訓練,明日我會讓伙房裡的師傅們給大家準備好酒好肉,不醉不休。」

士兵們一片啞然,片刻以後,才有人率先歡呼道:「祝周靜郡主與鄭公子百年好合!」

率先歡呼的這人是鄭杭肅這邊的士兵,很快又有這邊的其他士兵也加入了歡呼的行列,她自己那方的殘餘士兵沒有任何人發出聲音。

她往那邊看了看,見那邊人群里站著的幾個大將都是一副嚴肅甚至惱怒的模樣,士兵們同樣也是震驚加失落的神色。但是現在,她不想管他們此時心裡想的是什麼。

若有人膽量像祁連那樣對她,她定不會放過。

她的人生,不想被任何人所左右。

接下來,她對大家又道:「好了,這就是我要對大家宣布的事情,大家可以繼續訓練了。」

說著,她便離開了訓練場,甚至沒有鄭杭肅說聲告辭。

她一直沒有看他,不知道他的神色是震驚,是失望,還是高興?

沒有和他商量便向大家宣布這件事情,是因為她怕若和他說起這事,他會斷然拒絕。

雖然他這幾日和自己日日如膠似漆,但,喜歡一個人和願意和一個人一輩子在一起,卻是兩回事。

回去以後,站在屋裡百無聊賴之時,她便等著他回來。

心裡不無不安。

因為等待,時間便顯得無比漫長。

游德中間來過一次,端來了他一大早親自去熬的葯以及伙房燒好的早飯。

她在吃了早飯,喝了葯以後,對游德道:「游德,你告訴我,你家公子以前有沒有喜歡過別的女子?」

游德想了一會兒之後,道:「沒有。」

他認為自己不算是說謊。

公子和別的姑娘有過一兩次遊山玩水的時刻,但那都是老爺迫使他去的,是別有目的的。

所以,公子真心喜歡一個姑娘這還是首次。

周靜見他回答的是「沒有」,心裡放心了些。她之前一直擔心他常常表現得很抗拒她是因為心裡還有另一個女子。

她又對游德道:「以後不用再熬藥了,我已經好了。」

游德驚喜道:「真的好了?看來那個後勤兵,哦不,那個太子蕭身邊的大夫的方法還真的管用。」

她點了點頭。

對那個太子蕭身邊的大夫如何處置,她一連想了幾日還是不知道如何決定。

所以,只有把那大夫先關在那牢里再說了。

游德走後,她便又繼續焦急地等待著鄭杭肅回來。

等他回來了,她可以從他的一言一行中覺察出來他對今日早上她宣布的事情的態度。

但她沒想到的是,她一直等到了中午,還是沒見到他的影子。

中午游德端來午飯時,她有些食不知味地問游德:「游德,你家公子去哪了?」

游德道:「我沒見到他的人。我訓練場也去了,他房裡也去了,都沒見著他。」

周靜沉默不語。

她有些失落。

他在躲著自己?

但她轉瞬又想到,莫非,是有人在自己宣布自己要和他喜結良緣后,便對他懷恨在心?將他偷偷刺殺了?

這麼一想,她突然有些心慌,看到游德又想往外走,她喊住他道:「游德,你再去找下你公子,整個兵營里都好好找找,讓你們的人一起找一下。」

游德道:「好。」他還不知道周靜今日宣布的事情。

現在鄭家的護衛有十個左右都是守在周靜的門口的,都是周靜出事以後便換了的,所以他叫人很方便,出了門就把八個護衛叫上,只留下了兩個護衛在門口這兒守護著周靜。

周靜又在房間里等待著,一直等到了快天黑,游德和其他護衛來了一回又一回,帶來的都是未見到鄭杭肅的消息。

天色越晚,不詳的感覺在她心裡便也越來越強烈。

不久,屋裡已經完全暗了,她卻連將蠟燭點燃的念頭也沒有。

她一會兒從自己房間里走出來,走到院門處,一會兒又返回。

如果等到深夜他還不出現,自己大概要親自一個一個房間的去搜羅了。

她總得找著他,不管他是死的是活的。

眼看時間到了酉時三刻,他還是沒出現,她再次來到院門處,正打算讓還守在門外的他的護衛和她一起去搜羅時,就見到巷內來了一個人,此時已經走到距離院門還有幾尺處。

縱然天色黑暗,她卻一看就知道是他了。

心口一陣劇烈的心跳,剛想和護衛說的話便咽在了嘴裡,她返身,往院里走去。

沒往前走幾步時,就聽到院門處他的護衛的聲音:「公子您回來了?我們可找了您一天了。」

她沒停步,繼續往正屋處走。

旋即她聽到背後響起了腳步聲,那肯定是他的腳步聲了。比她的步速快得多。

那腳步聲轉瞬便到了自己背後。

她頭也不回氣呼呼地道:「你還知道回來?」

他沒死,而且還是安然無恙回來的,只能說明一整天他都在刻意躲著自己。

她聽到他回道:「嗯……」

「你既然不喜歡我,不想和我成親,我不勉強你,現在一切還來得及,我明日便當眾宣布今日的話不作數……」

一想到若明日又要去出爾反爾地當眾宣布和他的婚姻不作數,她一時心頭有些氣結。自己行事到底還是太魯莽了。

卻聽他道:「不必了。」

她道:「很有必要,我不能強人所難!」

他走到她並排處,拉起她的手,道:「今日我出去,另有他事。」

「誰要相信你?找借口誰不會?」

「並非找借口。」他道。

「我不信!」

她甩開他的手,往前走著。

他抱起她,往屋裡走去。

「你……當真願意我和成親?」她抬頭看著他道。

在夜色里,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看到他完美的面孔的輪廓。

「當真。」

說話間,他已經把她抱進了屋子裡。

裡面一片漆黑。沒有人點燈。

他將她放在床上。

她摟著他的脖子,道:「真的當真?」

「真的。」

她道:「好,我相信你。」

他在了,安然無恙地在了,並且並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快,她便安心了。

當兩人躺在一起,痴然相擁時,她覺得自己明日才和他成親,有些事情今日做的話似乎還為時過早。

然而,她沒有阻止他的步步深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1章 一天

76.28%